第84章 84.肉体系能力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170字
  • 2021-05-12 12:00:00

在俞最之前,陈霄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肉体系的能力者。

毕竟按照罗亚的说法,觉醒者的能力来自于精神与灵性和夜晚之间的交互,而这种单纯反应在肉体上的能力,无疑与精神之间的关联是最遥远的。

而且,能力者的能力最大的功效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付梦魇,在此之前陈霄遭遇到的能力者,他都能够想象的出来这些人的能力该怎么样作用于梦魇身上,以此来拖延被梦魇猎杀的时间。

但俞最的这个能力,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难不成在俞最不小心触发了某个梦魇的猎杀规则以后,他还得跑上去和这只梦魇一起玩摔跤不成?

想来想去,陈霄确实有些心痒难耐,于是他最后还是委婉地问了一句:

“您这能力,到晚上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哦,你是想问我怎么对付梦魇吧?”

俞最倒是一脸无所谓地回答了陈霄的问题:

“很简单,如果我被梦魇追了,那就砍掉一只手,给它们吃就好了。”

“嗯?”

看到陈霄一脸“就你妈离谱”的表情以后,邹世林适时地解释道:

“陈哥,在能力者当中,是有可以把某种物体变成自己的诱饵,以此来诱导梦魇做出错误判断的能力类型的,俞副就是这一类,他可以把自己的某一部分身体变成能够骗过梦魇的诱饵,而且效力极强。”

“嗯,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陈霄收敛起了自己的表情,点了点头。

邹世林的话让他想起了那个在平溪镇搞事情的蔡欢,那个家伙的能力在作用于梦魇身上时,也是以这种诱饵误导的方式。

只不过他用的诱饵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幻象,比起俞最这种砍掉自己的手扔出去的猛人,纯度低了不是一点半点。

在陈霄和邹世林看着俞最疗伤的时候,身为调查组组长的涂娟却并没有闲着,她保持着发动能力的状态,眼瞳中的光圈不断缩小,似乎是已经将这间作为“漏洞区域”的房间给扫描了一遍。

接着,她回头看向其他三人,说道:“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我们走吧。”

听到涂娟的话,邹世林和俞最都默默地跟在了她的身后,离开了这个房间,准备回到楼上去接手调查组后续的工作,不过陈霄却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忙道:

“等一等,这里还有人。”

已经走到了走廊上的三人闻言停下了脚步,涂娟回头问道:“在哪儿?”

陈霄为他们指明了地方,涂娟和俞最去“回收”了那群躺在三号客房里,依然沉醉在不明液体的药效之中的年轻人,还有那个被陈霄一脚踢翻,丧失了行动能力,却并没有死去的女性操梦能力者。

值得一提的是,当涂娟和俞最进去的时候,这个倒霉的女性能力者刚刚恢复了行动能力,正准备逃跑,结果被忌惮着她能力的俞最又给踹了一脚,后来俞最差点跪在地上求她不要死。

而陈霄和邹世林这边,则去到地下三层的男厕所,把被陈霄打晕在厕所隔间里的甩哥给捞了出来。

这家伙也是狗屎运好,他所在的那个男厕所被战斗的余波所波及,墙壁都塌了半边,结果刚好就没有埋到他晕着的那间厕所。

陈霄他们把这群人给带回了一楼,涂娟还专门留了一个房间,来安置这些个小年轻,并且安排邹世林和另外两名特遣组成员在这里看着他们。

而陈霄作为一个编外成员,现在也什么事情都插不上手,因此在跟涂娟他们提了一嘴袁莉协助调查的事情以后,便也回到了这个房间,和邹世林一起守着这帮年轻人醒过来。

老实说,他也有些好奇这些年轻人在喝下那杯液体后会感觉到什么东西。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些年轻人们便陆续苏醒了过来,比较巧合的是,被陈霄打晕的甩哥,差不多也和他们同一时间苏醒。

陈霄算了算,从这群年轻人们喝下液体到苏醒后的这段时间,大致就和这里的菜单上写着的一份“套餐”所需要的时间相当。

而这些年轻人们在苏醒过来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拿着刀坐在他们面前的邹世林,以及他背后拿着自动步枪,站得笔挺的两名特遣组成员。

刀和枪这种东西,在有些时候无疑比言语有力的多,邹世林一句话都没有说,这群年轻人就明白了他们的身份,纷纷低下了头,坐在原地,老实得一匹。

就连甩哥都是如此,本来,他在认出了邹世林以后,似乎还想要解释一下什么,但看到横着刀的邹世林一眼朝自己扫过来,他便羞愧地低下了头,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邹世林的举动已经很清晰地告诉了他一个信息——这次可不是开玩笑的了。

看到这群人老实了下来,站在一旁的陈霄也走了过来,他先看了邹世林一眼,姑且算是征得了对方的同意,然后来到这群年轻人们的面前,俯身看着他们,问道:

“说实话,我还挺好奇的,你们在喝了那种东西以后,究竟收获到了什么样新奇的体验啊?有没有哪位愿意出来和我们分享一下的?”

在邹世林和两位特遣组成员们和善的目光下,这群年轻人左看右看,最终选了一个最能说会道的站了出来,回答陈霄的提问。

陈霄一看,发现这家伙就是之前他伪装成甩哥进去以后,话最多的那个年轻小伙子。

“警官。”

这个年轻小伙子当然不知道陈霄之前已经和他谈笑风生过了,面对陈霄的提问,他显得十分紧张,一边说话,一边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那个饮料,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在喝了它以后,我们就可以做一个清明梦。”

“清明梦?”

“是的。”

这个年轻人回答道:

“在那个梦里,我们有清醒的意识和记忆,那个梦里的一切也都和真实的世界没有区别,而且,我们在那个梦里拥有绝对的权力,我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原来如此。”

陈霄了然,怪不得这群什么都不缺的富二代们喜欢来这里,对他们来说,普通人努力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得到的东西,他们在出生时就已经得到了,但他们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或许对他们来说无论怎么样努力也难以得到。

所以他们才会来到这里,试图在一个清醒的梦中寻找慰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