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83.组长与副组长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355字
  • 2021-05-12 12:01:13

在通过了检查以后,陈霄扫了一眼门口的大厅,结果并没有在这附近看到袁莉和邹世林两人,于是他拉着旁边的一名特警问道:

“你们有看到过调查组的邹世林吗?”

“邹警司的话,刚刚有人看到他往那边走了。”

这名特警想了想,指了指走廊的最深处。

陈霄望了一眼,发现这正是前往那台电梯的方向,他立刻明白邹世林是干什么去了,在对这个特警道了声谢以后,他也快步来到了走廊尽头的电梯前面。

一过来,陈霄就看到了被劈得稀碎的电梯大门,这显然是邹世林的手笔。

至于里面的电梯,现在已经下到楼下去了,还没有上来。

除了地上被邹世林斩开的铁块以外,在电梯的门口附近,还站了几个人,从他们的装束上看,应该都是长耳鸮机关调查组的能力者。

在陈霄靠近的时候,他们也注意到了陈霄这个生面孔,随后,人群之中便有人轻轻地“咦”了一声,然后对陈霄说道:

“你不是应该在下面的吗?”

陈霄停下脚步,看着这个发问的人,这是一位比较成熟的女性,看年纪已经有三十出头,她穿着一身咖啡色的风衣和白色的裤子,戴着一副眼镜,显得非常干练。

看着她的模样,陈霄问道:“请问你是?”

听到陈霄的话,这名成熟女性先是轻皱眉头,又慢慢舒展开来,接着她自我介绍道:

“可能你不认识我,但我是知道你的。我叫做涂娟,是长耳鸮机关川西市分部调查组的组长,二级警督。”

“哦,原来是调查组组长,那怪不得。”陈霄对她轻轻点头,以示尊重:“可惜我是编外成员,不然我就得对你敬礼了。”

“这种东西我不在乎。”

涂娟看了看陈霄,又看了看电梯的方向,接着问道:

“看来你是用自己的能力脱身的,你上来的时候有看到小邹和俞最吗?就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和一个不修边幅的男性中年,他们两个人下去救援你了。”

“没有。”

陈霄老实地摇头:

“我并没有见到这两个人。”

于是涂娟转过头,对周围的能力者们命令道:“你们去控制住现场。”

然后,她又对陈霄说道:“我们俩下去看看他们情况如何,怎么样?”

“当然可以。”

陈霄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虽然他知道会长和导师两个人大概是跑掉了,但他也隐隐期待着,邹世林和另外一个能力者能够把这两个人给留下来。

万一长耳鸮机关的人特别牛逼呢?

涂娟的行事风格和她的气质一样雷厉风行,在得到陈霄肯定的答复以后,她立刻来到电梯的旁边,伸出了手掌。

陈霄注意到她的眼瞳中仿佛闪过了一道不断缩小的蓝色光环,紧接着,她并拢在一起的五指忽然两两分开。

随着她的动作,原本沉到了地下的电梯也突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升了上来,回到了这一层。

“我们走吧。”

涂娟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电梯之中。

陈霄也跟在了她的身后,同时也忍不住在心里面感慨,这些能力者的能力,真的是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

像涂娟的这种能力,更是匪夷所思,陈霄哪怕是在旁边观摩了她施展能力的全过程,也依旧弄不明白她的能力具体是什么。

当然,陈霄也很知趣地没去问,毕竟邹世林曾说过,即使是在机关内部,贸然询问别人的能力也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涂娟作为长耳鸮机关川西分部调查组的组长,是他的友军,陈霄没必要去惹人家不愉快。

两人乘坐着电梯下到了地下三层,电梯一落地,两人就看到了遍布在这层楼走廊两旁的战斗痕迹。

那些残留在地板上的斩击痕迹,应该就是邹世林或者会长留下来的,至于另外的一些仿佛遭到重锤砸击的坑洞,就不知道究竟是俞最,还是导师留下来的了。

循着这些战斗的痕迹,陈霄与涂娟来到了走廊尽头的“漏洞区域”房间之中,在这里,他们找到了邹世林和俞最两个人。

两人的身上看起来都挂了些彩,邹世林还好,只是在额头上有了一些浅浅的擦伤,而那个留着胡渣的中年男子俞最看上去就凄惨了。

他身上的衣服都被切碎了,浑身上下也遍布着深浅不一的伤口,这些伤口正往外不住地渗血,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但调查组的组长涂娟仿佛没有看到这凄惨的一幕似的,她一进来,便对着俞最和邹世林问道:

“没有抓到吗?”

“啧,是的。”

俞最虽然浑身是伤,但却像一个没事人似的说道:

“本来我都要抓住那个用风的男的了,但是旁边那个外国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个可以传送的梦魇,让他们逃掉了。”

而在俞最的身旁,邹世林也仿佛不在乎自己前辈的死活一样,在看到陈霄以后,他立刻惊喜地站起来,对陈霄问道:

“陈哥,你没事啊?我听那个真理协会的家伙吹牛说你被他们的梦魇追杀,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我没事。”

陈霄对他答应了一句,然后望着一旁的俞最,又忍不住说道:

“虽然这是你们调查组的内部事务,不过你们真的不打算管管他吗?这大哥看起来才是要寄了吧,你们好歹也给人家叫一辆救护车。”

听到他的话,涂娟扫了一眼俞最,接着她淡然地说道:

“没关系,都是皮外伤,死不了。”

“就是。”

俞最咧了咧嘴巴,咂嘴道:

“那个屁话贼多的老男人放出来的气刃还不如小邹的刀子利,要不是他跑得快,我早把他的腿给打断了。”

“大哥你吹牛没关系,但你顶着这模样跟我说这种话,我实在很难相信啊。”陈霄对着俞最叹了口气。

“没事的,陈哥。”这时,一旁的邹世林主动为俞最解释道:“俞副是光辉的肉体系能力者,以他的恢复能力和肉体强度,哪怕是被卡车碾过去也能活蹦乱跳的,放心吧。”

“肉体系?”陈霄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

他以前遭遇到的能力者,从苏小南到会长,无论他们的能力是强是弱,在肉体的强度上似乎都和正常人是一样的。

就像会长,如果他不用能力来削弱子弹的速度,那么他在挨了枪击以后,也和古经理一样,会直接倒毙而亡的。

像俞最这种能力对承伤能力都有加强的能力者,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注意到陈霄的表情以后,俞最似乎也有意对他展示,只见这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直接赤裸着上身,双手平举,摆出了一个扎马步似的手势。

他身上的肌肉逐渐绷紧,接着,原本在他身上的那些伤口,也开始以非人的速度愈合起来。

陈霄甚至能够看到他伤口中不断冒出来的肌肉纤维,短短数秒之间,俞最身上那身看起来很可能会要命的伤势就已经恢复如初,不复存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