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80.光辉级能力者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481字
  • 2021-05-10 12:01:20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陈霄慢慢地从背后取出了自己的手枪与子弹。

不过他却并没有要把武器给交出去的意思,而是打开了这把银色左轮的弹仓,施施然地一发一发,将弹药重新填充了进去。

看到他的举动,中年男子也不恼,他背着双手,继续说道:

“看来你是不打算遵从我的命令了?我提醒你一句,这只梦魇对于‘违背会长命令’这条规则的判断时间只有一分钟,一分钟以后,你要是再不表态,它就会直接咬死你。”

“是吗?”

陈霄一脸无所谓地瞥了一眼那只恶鬼的脑袋,发现它原本闭着的双目已经微微睁开了一道缝隙,从里面冒出来了一些扭曲的黑色气体。

他收回目光,然后竟然举起手枪,瞄准了会长,问道:“那么,我要是这样,它会怎么样判断我呢?”

被明晃晃的手枪瞄准着,中年男子也很淡然,他看着陈霄,面色如常地回答道:“也是一分钟。”

“噢,看来你们这个协会的组建规则有很大的漏洞啊。”陈霄吹了声口哨:“你就不怕自己在这一分钟之内,被下面的人给做掉了吗?”

“如果有人能够在一分钟以内干掉我,那他就是名正言顺的新会长。”中年男子表现得十分自信。

“是吗?”陈霄话音未落,忽然直接开枪连射。

砰砰砰的火光之中,六发手枪的弹丸朝着会长的额头、脖子、前胸、腹部等各处要害部位飞了过去。

然而在这一瞬间,会长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变得有若实质,原本肉眼不可见的子弹也因为这个现象而出现在了陈霄的视线当中。

陈霄看到,自己发射出去的子弹就如同朝着深水中射击一样,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子弹的旋转,以及空气中子弹拉出来的“尾巴”。

这些子弹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在它们抵达会长的面前时,速度已经如同蜗牛了。

会长轻轻地屈指一弹,这些子弹便叮叮当当地坠落到了地面上。

接着,这个男人又举起了自己的手臂,他并掌为刀,朝着陈霄的方向遥遥地一切。

虽然陈霄并不能够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以“会长能够打到自己”为前提,朝着侧旁翻滚了一次。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他刚刚飞扑出去的瞬间,一道无形的气刃便从会长的方向飚射了过来,将他之前所站立的那块地板切成了两半。

陈霄迅速起身,接着低头看了一眼地板上深深的划痕,把它与自己之前曾见到过的邹世林的能力做了一个对比。

单论斩击的力度来说,应该还是邹世林的能力比较强,但这个会长的能力却是攻守兼备,而且看起来他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媒介。

“光辉”的家伙么……

“行吧。”分析完这些情报以后,陈霄对着会长的方向耸了耸肩膀:“看来我手中的这把善良之枪,今天是奈何不了你了。”

“那么你要遵从我的命令吗?”

听到陈霄像是在示弱的话以后,会长也放下了自己的手掌:

“还是说,你打算直接投降?”

“为什么就没有第三条路呢?”

陈霄挺了挺胸膛,反问道:

“比如说我舍身取义,直接冒死把外面我们的人叫进来之类的……我相信你们两个就算捆一起也不是调查组的对手吧?否则你们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

“以死相博是最愚蠢的办法,猫头鹰。”会长闻言露出了冷笑:“我知道你们之中有很多不怕死的家伙,但是,你可以试试,你的死亡对于我们而言毫无影响。”

“我知道,我知道的,你们两个人既然现在还敢站在这里,那就表示,这个地方一定有能够让你们脱身的办法吧?”

陈霄微笑着说道:

“哪怕我现在通知了调查组进来,你们两个人也有时间等着这个梦魇做掉我,然后再带着它离开这里,到时候,长耳鸮机关就会再次丢掉你们的行踪。”

“你既然清楚,那就不必多说。”会长说道:“你说再多,也无法动摇我们的意志,你只是在浪费你所剩不多的时间而已。”

“呵,或许吧。”陈霄不置可否,继续说道:“你们能够制约我的前提,是这个梦魇,你们有信心让真理协会继续存在的根据,也是这个梦魇。说穿了,对于真理协会来说,会长或是导师都不是最重要的角色,最重要的,是这个能够用‘誓言’来帮助你们约束成员的梦魇。”

“所以呢。”会长反问:“你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

“你说。”陈霄嘴角的弧度逐渐变大:“我要是想办法让你们失去了这个梦魇,你们会怎样?”

“哼,如果你是在打着‘舍出性命将梦魇诱导到漏洞区域之外,让它消失’的想法,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会长的脸上依旧古井无波:

“只有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才会觉得这种办法有用,梦魇的杀人方式是特殊的,只要它们身处在漏洞里,哪怕你逃到漏洞区域之外,它们也会跨越漫长的距离来杀掉你,而且,在杀掉你以后,它们还会再次回到这个漏洞区域之中。蔡欢的死,难道没有给你们这群蠢笨的猫头鹰留下任何的启示吗?”

“我都说了,我知道的,包括梦魇的这种行动规则。”

陈霄晃了晃头,对会长自以为是的说法嗤之以鼻。

梦魇的这种行动规律,他再清楚不过,被他利用得最多的电梯小姐和杀人油画都有过对这种规律的表现。

这些梦魇杀人的能力并不在于目标所处的区域,而是在于它们自身所处的区域,只要它们没有失去形体,那么它们就具备着继续追杀目标的能力。

而如果想要把梦魇移动到某个地方去,就必须要保证那个地方能够维持它们的形体存在,像是那幅杀人油画,它在白天只是一幅很普通的尼基塔肖像画而已,如果有人在白天带走了它,并且将它放在了一个它无法形成实体的地方,那么到了晚上,这幅肖像画并不会变成杀人油画,而是会在前一天晚上杀人油画所在的位置,再出现一幅具备杀人效力的油画。

而利用猎杀规则来引诱梦魇主动离开漏洞区域同样不可行,这些梦魇们都遵循着某种让自己最大限度维持形体存在的规则。在这种情况下,梦魇在击杀了目标以后,就只会遵循着这种的规则再度回到能够维持自己形体的漏洞区域之中,除非,它们杀死目标时所在的区域也是漏洞区域。

换句话来说,如果陈霄想要通过猎杀规则的诱导,把这个恶鬼脑袋给藏到真理协会的人找不到的地方,他就必须要找到另外一片可以让它维持存在的“漏洞区域”,然后将它诱导进去,并且“死”在那里。

如果陈霄所料不差,那么面前的会长和导师,应该也是持有着某种可以快速移动到另一片漏洞区域的办法,才会对长耳鸮调查组的包围表现得这么淡定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要让这东西跟着我走,要么是在晚上,要么是在其他的‘漏洞区域’之中。”

面对会长和导师,陈霄继续说道:

“但如果,我能够找到另外一片漏洞区域呢?”

听到陈霄的话,一直以来都表现得淡定自若的会长,终于第一次变了脸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