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药方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385字
  • 2021-04-04 15:12:49

二十五分钟后,陈霄抱着一个小盒子,风尘仆仆地回到了自己在十六楼的家中。

一进门,他就立刻打开了客厅内所有的灯,随着灯光驱散黑暗,客厅中的景象也出现在了陈霄的面前。

在白天空荡荡的客厅,到了夜晚却十分热闹,一群宛如用蜡油糊成的人形正围着客厅的茶几,坐成了一圈。

在陈霄开灯以后,它们同时转动头部,用脸上那似乎是眼睛的两个黑洞洞的窟窿看向了陈霄,不过,因为陈霄并没有触发它们的猎杀规则,因此这四座蜡像也并没有动。

陈霄无视了这群可怖的人形,他匆匆走到客厅的墙边,从墙上取下来了一副反挂着的油画,然后拿着它走到了房屋的次卧,并且在开门以后,把这副油画面朝外挂在了次卧的房门上。

接着,陈霄走入次卧内,在不去看油画的情况下反手关上了次卧的房门,这样一来,那副油画的正面便朝向了次卧的门外。

与客厅里的几具蜡油人像相比,这副油画里的内容十分正常,上面描绘的仅仅只是一个垂着双眸的尼基塔女人。

但在陈霄将这幅画挂好以后,原本一直盯着他的几具蜡油人形,都在同一时间,将自己的脑袋扭向了别的方向,不再去看这幅油画。

这间次卧,是陈霄需要一个绝对不会被打扰的空间时,才会用到的地方。

夜晚漫无目的游荡的怪异,虽然很大程度上会被墙体、地板等事物所限制,但还是存在一些无法被实体障碍物所限制的怪物,因此,想要在夜晚获得一个绝对安全的区域,就只有利用怪异与怪异之间互相避让的这种特性,来让其他怪异主动避开某个区域。

门口的这副油画也是个怪异,曾经住在十三楼的一个邻居用他的生命验出了这副油画的猎杀规则,在他死后,这副油画便被陈霄给捡了回来,利用这副油画不会移动的特点,他成功地为自己做出了一个能在夜晚使用的安全房间。

这间次卧不大,但用来做一些需要专心致志的事情,那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在进到次卧以后,陈霄也立刻打开了次卧的灯光,简陋但整洁的房间顿时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在陈霄搬进来以后,以前堆积在这间房间里的杂物都被他给清空了,房间里只留下了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一张单人床,以及一个放满了各种工具的柜子。

陈霄来到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并且把手上一直抱着的金属小盒子放在了办公桌上面。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打开这个盒子,而是先从办公桌的抽屉里面取出了一本日记,一个文件夹,以及一只中性笔,并将它们次第放在了桌面上。

他先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放在旁边的那个文件夹。

这个蓝色的文件夹里面只放了一张纸,纸张的大小是上次大战之前,世界各国使用最多的标准a4型号纸,不过这张纸看起来已经有相当的年岁,它的纸面泛黄,边角破损卷曲,边缘参差不齐,甚至还有一小块被撕开。

这张纸便是陈霄唯一保留到现在的“药方”,它来自于市区里的某个非法黑市,当时陈霄去的时候,那里的商人们向他狮子大开口地开出了五千万的高价。

陈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当然掏不出五千万来,于是他反手将这个黑市的情况反映给了自己在警察局里当刑警的老爸,并趁着警察扫荡黑市的混乱,成功地将这副“药方”给偷了出来。

说是“药方”,但实际上一张只是记录了些关于夜晚秘辛的a4纸而已,而治愈自己的办法,也是陈霄自己从这副药方上面自己总结出来的。

根据这张纸上所说,夜晚所带来的影响不仅有那些可怕的怪物,还有人类的精神与意识的畸变,假如与夜晚接触得过深,人类的精神就有几率发生改变,从而进入到一种名为“觉醒”的状态之中。

而且这张纸上面还提到,有些人在使用了药剂,睡着了以后中途惊醒,是因为这种人的精神在睡眠中也能够受到夜晚的环境的影响,精神慢慢地发生畸变,最后出现了剧烈的增长与波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如果与夜晚的那些怪异们发生接触,就有很高的概率让自己“觉醒”,接触的程度越深,自身“觉醒”的概率也就越高。

“觉醒”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这张纸上并没有详说,但它提到,当人的精神“觉醒”以后,便会进入到一种平稳的状态,到这时,原本紊乱的睡眠状况也会因此而稳定下来。

这张纸上的内容,听上去很像是某些对夜晚一知半解的民科们所编造的,但偏偏,这纸上对怪异的各种特点总结得又相当精辟和到位。

若不是当初他遵循着这些总结,恐怕都很难活到今天。

而且,以陈霄的状况来说,他也只能够相信这张纸上的内容。

夜晚危机四伏,这栋大楼也如同有着某种奇妙的吸引力一样,不断地吸引着各种各样的怪异进来入住,若不能尽早地找回自己的睡眠,陈霄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某个怪异的手上。

在核对了一番“药方”上的内容以后,陈霄合上了文件夹,接着他打开了日记本,翻到了最新的空白一夜,拿起那只中性笔,开始落笔书写了起来:

“新历20年4月29日。”

“我的状况依然特殊,‘药方’上只提到过有的人会在使用了药剂的睡梦中中途惊醒,但我却是完全没有睡意,而且不止是政府的药剂,酒精、麻药,甚至是物理上的打击,这些能够导致人类的意识涣散的手段,对我来说都是无用的。

一星期前我偷走了十六楼血肉巨人的斧子,但就算是这种程度的接触,我也依然没有感到‘觉醒’的征兆。

我的猜想恐怕是正确的,要想觉醒,我需要的是更加深入的接触。

仰赖于某位热心群众的帮助,在今晚,我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实验,这些枪炮都无法伤害的怪异们,的确也会触发各自的猎杀规则,并且遭受到它们同类的袭击。

我留在八楼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整个过程,在遭受到同类的攻击后,它们的存在实体会被完全破坏,消失,并且遗留下一片类似结晶的残留物。

我不确定这种现象是不是特例,但这对我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似乎得到了某种与那些东西有直接关联的物质,我有种预感,如果能够利用这种物质,或许能够帮助我进入‘觉醒’。”

匆匆地记述完这些文字以后,陈霄终于伸出手去,拿过了那个小盒子,并且打开了它。

在小盒子里有一个证物袋,而在证物袋中静静躺着的,则是一枚小小的碎片。

这碎片仅有小拇指头大小,整体为菱形,从外表上看起来就像是镜子碎裂了以后所产生的事物,但在这枚碎片的内部,却有着让人目眩神迷的光晕,就仿佛其内部被封印了一片星河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