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70.夜总会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020字
  • 2021-05-05 12:00:00

这个男子的解释听得陈霄连连点头,十分感动。

然后他对这个男子问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呃。”这个男子认真地说道:“我觉得您可以相信一点。”

“嗯。”

陈霄对他笑了笑,然后忽然脸色一板,喝道:

“给我把衣服都穿上,然后靠墙抱头蹲下!”

“是,是!”

听到他突然提高的声音,男子和床上的女人忙不迭地穿好了各自的衣服,然后按照他所说的那样抱头蹲在了卧室的角落里。

跟着陈霄后一步进来,并反手关了门的邹世林这时也来到了卧室的门口,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那个蹲在地上的男子说道:

“你看看你,甩哥,我就说你迟早有一天会被逮住。”

听到他的声音后,蹲在地上抱着头的那个男子回过了头来,然后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邹世林。

接着,这个男子满脸惊喜地说道:“嗨,原来是你啊世林,别他妈吓我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放下了手,就想站起来,见状,陈霄对他道:“我让你起来了吗?”

这个年轻男子看向邹世林,道:“世林,我记得你不是警察吧?”

“我的确不是警察,陈哥他也不是。”邹世林点了点头。

“你看。”这个男子的态度顿时嚣张了起来,他挑着眉毛对陈霄挑衅道:“不是警察你说个屁,还让我抱头蹲着,吓唬谁呢你?没见过约的吗?小崽子年龄不大管得还挺宽。”

“嗯,陈哥虽然不是警察,但在必要的时候,他依然可以执行警察的执法权力。”邹世林见状,又补充道:“也就是说,甩哥,要是陈哥他不高兴,现在也是可以把你送进派出所里去拘留的。”

“哥,我错了。”甩哥马上抱着脑袋又蹲了下去。

“你还告诉了他你是做什么的吗?”陈霄看着邹世林,指着蹲在地上的“甩哥”问道。

“甩哥他大概知道我在吃公家的饭。”邹世林回答道:“不过陈哥你放心,具体我们是干什么的,他是不知道的。”

接着,他又看向了自己那个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朋友,叹了口气,说道:

“起来吧甩哥,还有那边的那位女士,我们今天不是特意来抓你们的,我们只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在邹世林的保证下,“甩哥”和那位被他“救济”的女子也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拘谨地坐在了卧室的床上。

邹世林则去客厅里搬了两根板凳进来,先把一根给了陈霄,请他坐下,然后自己才坐。

陈霄和邹世林与这对男女的相对而坐,然后“甩哥”忍不了沉默,率先开口问道:“世林,你要问什么就说吧,我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老实交待的。”

“甩哥,你还记得你上次在我们那个群里面说的那件事情吧。”

邹世林问道:

“就是那个可以听到‘夜间故事’的地方,那个地方在哪里?”

“哦,你说那个地方啊。”

甩哥反应了过来:

“那地方叫‘楚思夜总会’,听我那个圈子里的朋友说,是个找刺激的地方,不过我不知道具体在哪里,上次他们找我去的时候,我听他们说那里又不能玩别的,只能够听故事,我觉得很没意思,就没去。”

邹世林知道“甩哥”所说的“圈子”是什么,在富二代这个群体当中,虽然也是形形色色的各种人都有,但粗略地可以分为“努力的”和“不想再努力的”,“努力的”一般都被家里安排着去继承生意事业去了,一天到晚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没空学“甩哥”这么放松,而剩下那些“不想再努力的”,就是“甩哥”嘴里的“圈子”。

这些人是甩哥的狐朋狗友,家里都挺有钱的,他们一天到晚聚在一起,聊的不是车子就是女人,总之就是一群成天不愁生活又游手好闲的家伙。

“夜总会?”而陈霄关注的则是另外一个重点:“现在这个时代,哪里还有‘夜总会’的?”

“有的,有的,无论在哪个时代,乐意花钱找刺激的傻子永远都不会少。”

“甩哥”解释道:

“‘夜总会’也是,在这个时代里,‘夜总会’也分为挂羊头卖狗肉的,和货真价实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就和战前时代的那种夜总会一样,基本上是服务于像我这样的人的,而货真价实的夜总会,则是给那些觉得生活缺乏刺激感的人准备的。前面那种夜总会虽然也会被警察们冲,但最多也就是进去蹲个几年,而后面那种夜总会但凡被逮到了,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老板再出来过。”

“那你可以帮我们问问这个‘楚思夜总会’在哪里吗?”

邹世林问道。

“可以。”“甩哥”点头道:“不过他们口风紧得很,一般都是只带他们信得过的人一起去,不一定会愿意说。”

“总归试试吧。”邹世林说道:“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好。”

“甩哥”悄悄地看了陈霄一眼,注意到前者的目光,陈霄也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说道:

“放心,你只要能问到路,今天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好。”“甩哥”连忙点头答应,喜上眉梢。

在几个人谈话的时候,旁边那个被“甩哥”约来的年轻女子一直都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过她又不敢打断陈霄、邹世林这两个“警察”和客人“甩哥”之间的谈话。

好不容易等到几个人聊完了,她终于犹犹豫豫地举起手,小声地问道:“那个,警察同志,请问你们说的那家‘夜总会’,挂的牌子是不是叫做‘楚思茶话会所’?”

“好像是叫这个名。”听到她的话以后,“甩哥”想了想,然后问道:“你怎么知道那里的?”

“我有个闺蜜小姐姐,好像就在那里打工。”

这个女子小声地答道:

“如果你们真的要去的话,我可能知道那家‘夜总会’在哪个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