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69.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啊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309字
  • 2021-05-07 19:40:55

在与邹世林联络后的几天,陈霄自己也尝试着通过自己以前的那些信息渠道收集了一下可能与“真理协会”有关的情报。

不过在成为能力者以前,他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因此信息渠道也十分有限,所以这几天下来,他也没能得到一点可能与“真理协会”有关系的消息,小奸小恶的家伙倒是被他逮住了不少,全都被他给反手举报给了川西市警局。

好在长耳鸮方面的专业渠道似乎值得信任,在四天之后,邹世林联络上了他,说是找到了一个可能知道消息的线人。

两人约在了第七区的一家奶茶店见面,陈霄到地方以后,很快就找到了坐在奶茶店角落的一张桌子旁的邹世林,并且跟他一起上了他那辆黑色的轿车。

“我向组织上申请了,这一次的调查行动由我们两个一起搭档。”

一上车,邹世林就对陈霄说道:

“陈哥,这次行动中我会努力配合你的,有什么你说就是。”

“嗯。”

陈霄没把邹世林的后半句话放在心上,他问道:

“那个线人在哪里?”

“就在第七区。”

邹世林一边说着一边发动了轿车:

“其实严格说起来,这次的线人不是长耳鸮机关官方联络的线人,而是我自己的线人。”

“你自己的线人?”

“嗯,他是我的一个朋友。”邹世林答道:“这人家里很有钱,为人也仗义,不过他比较……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喜欢花天酒地,出去胡来的人。”

“我懂。”

陈霄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嘛。”

“就是这个意思。”

邹世林不知为何对陈霄的敬佩又上升了一点:

“陈哥你真有文化。”

说话间,黑色轿车拐了个弯,从大路驶入了小路,又过了几分钟,邹世林将自己的车子停在了几栋僻静的居民楼楼下。

陈霄将车窗摇下来,抬头望了一眼,这几栋居民楼外观都比较朴素,层数不多,每一户人家的住房面积应该也不大。

“你这朋友住的地方还挺朴素。”他说道。

“他家不住在这里,他到这里来是来鬼混的。”邹世林回道。

“好吧。”陈霄瞅了瞅,问道:“你那朋友在几栋几楼?”

“我看看。”邹世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环,然后道:“陈哥,跟我来吧。”

说完,他带着陈霄下了车,然后进到了后方写着“四栋一单元”的楼房里,并且一路上到了五楼。

这种居民楼一层有十来户人家,邹世林带着陈霄来到“0509”号住户的门口,然后抬手摁下了防盗门上的门铃。

叮咚,叮咚。

门铃响起,却无人回应,邹世林又连续按了好几下,甚至还拍了拍门,但都没有反应。

“可能是没有听到,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邹世林有些尴尬地看着陈霄。

现在是白天,这楼里虽然僻静,但也不是空无一人,周围的房间都是有人住的,所以邹世林也不可能直接拔刀用能力切开门板。

一来根据组织规定,如非必要他不能在普通人面前暴露能力,二来面前这门是别人的合法财产,他破坏了他也得赔钱。

不过陈霄在听到邹世林的话以后却摇了摇头,他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面听了一下,接着说道:

“不用打了,我估计你打电话他也不会接的。”

陈霄的听力算是比较灵敏的一类,刚刚在过来的时候,他就隐约听到了从门里传出来的晃动声,而在邹世林按了门铃以后,这晃动声就停下了。

很显然,里面的人不是没有听到,而是假装没有听到。

邹世林也听明白了陈霄的话,他皱眉道:“这家伙,大白天的就……陈哥,我们难不成要在这里等他吗?”

“没事。”

陈霄从口袋里摸出来了一根铁丝:

“我会开锁。”

他的开锁技巧虽然不是登峰造极的那一种,但是开一扇普通居民的防盗门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之前在平溪镇他之所以选择让邹世林用能力暴力破门,也只是为了赶时间而已。

现在是白天,他们的时间又不急,所以陈霄就暂时捡起了自己曾经专门学过的开锁技巧。

他用铁丝努力了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便成功地“咔哒”一声,打开了面前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门内是一间面积较小的普通居民房,看得出来连装修都很随意,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房里倒是客厅、卫浴、卧室都有,甚至在陈霄进门的这里还有个小小的玄关。

而在陈霄进门以后,从卧室的方向也响起了一个脚步声,很快,陈霄就看到有一个光着上身,只穿着短裤的男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这个男子的年龄与他们相近,可能稍微要大个两三岁左右,他的相貌平平,身材也不精壮,不过也不算胖,此时这个男子正一脸怒容地瞪着陈霄,指着他骂道:

“你谁啊?!为什么开我的门锁?!”

“是这样的。”陈霄答道:“我刚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晃,好奇就进来看看。”

“晃什么?”男子怒气冲冲地骂道:“我这里在晃什么你不知道吗?好奇就可以随便开别人家门锁啊,快滚出去,死处男,不然老子报警了!”

“哦,这个就不用了。”面对这个男子的指责,陈霄一脸平静地掏出了长耳鸮给他的编外人员证件,答道:“我就是警察。”

“?”

听到陈霄的话以后,男子脸上的愤怒瞬间变成了惶恐。

“我接到附近的群众举报,说有个不认识的男的最近老是和一些年轻女人在这间房里进进出出。”

陈霄一边说一边靠近,并且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刚刚你是和年轻女人一起在这里面晃吗?”

“唉,当然没有,当然没有,我自己在晃,自己在晃。”

男子赔着笑迎上来,想要拦住陈霄,但陈霄哪里会被他拦住,随便一个闪身,陈霄便绕过了这个男子,推开了卧室的房门。

一开门,卧室里的情况就被陈霄一览无余,在凌乱的双人床上,躺着个年轻的女人,见陈霄进来,她带着惊恐地用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躯,很明显,她的身上没有穿什么衣服。

“你不是自己在晃吗?”陈霄指了指床上:“你可别告诉我那是你‘想象中的朋友’。”

男子呆愣了数秒,然后突然咳嗽了一声,正色道:

“是这样的,警察同志,你听我解释。她是我在车站附近遇到的,我看她孤苦伶仃,这种天里穿得这么少,一看就是人到外地来然后被人给骗了钱,所以我善心大发,就随便接济了她一笔钱。而她在接到钱以后,也表示自己不是那种会白拿别人钱的人,非要报答我一下,我拗不过她,所以就只好把她给带到了这里来……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