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65.问话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079字
  • 2021-05-03 12:00:00

“真理协会?”

“没错,根据我们的初步调查,这所谓的‘真理协会’应该是一个网站,IP的地址在境外。”

邹世林看到陈霄意外的神情后,问道:

“您莫非也知道这个‘真理协会’吗?”

“嗯,今天早上意外地从别人那里听到过这个东西。”

陈霄点了点头:

“我或许知道一个知道线索的人。”

“真的吗?”

邹世林有些激动地探出了身子:

“他是谁?”

“是第三拘留区的一个犯人。”

陈霄回答道。

“陈哥,能不能……”邹世林欲言又止。

“我可以带机关的人去见他。”

陈霄伸出了一根手指: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希望我也能够参加进对这个组织的调查活动当中。”

“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邹世林听到陈霄的要求后,对他告了声歉,然后起身离开了这间茶室,片刻以后,他又走了回来,并对陈霄点头道:

“可以,组织上已经同意了您的要求,这次的调查活动,也将以委托的形式交付给您。”

“那就行。”

陈霄伸了个懒腰,然后站了起来:

“那么,你让调查的人明天来第三拘留区,晶宵华庭小区门口找我吧。”

“没必要。”

邹世林对陈霄摇了摇头,然后拍着胸口道:

“你现在直接带我去见他就可以了。”

陈霄上下看了他两眼,狐疑地问:“你不是治安组的吗?”

“平溪镇事件结束后,我就向组织申请去调查组了。两天前,我刚刚完成工作交接,现在我是调查组的二级警司兼调查员,邹世林。”

邹世林挺了挺胸口,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你在治安组不是干的挺好的吗?”

看他这个样子,陈霄又皱眉问道:

“干嘛要去调查组?”

“因为我要替平溪镇事件中无辜死去的人找出策划这次案件的幕后元凶!”

邹世林的脸上涌现出了一股带着愤怒的使命感:

“我不能让我的同事和朋友们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

听到他的话以后,陈霄恍然。

正常的长耳鸮机关成员,都是同时做着两份工作的,他们真正的工作是夜晚守护人们的特殊警察,但在白天,他们也需要一份正经的工作给自己的身份打掩护。

就像苏小南在白天就是川西市七中的实习老师,王文成白天是文印店老板,这间茶室的老板白天是经营茶馆的人一样,邹世林在白天也是做着正经工作的人。

他既然驻扎在平溪镇那样的地方,白天里做的工作想必和平溪镇当地的轻工业也脱不了干系,所以说那次事件里面被牵连进去的人里有他的同事和朋友,也不奇怪。

陈霄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邹世林的话,不过他还是说道:“你也一样,明天再来找我吧。”

“为什么?”

邹世林看了看时间,然后奇怪地问道:

“现在才中午一点过,我们就算吃了午饭再去,也够在第三拘留区和市区间打一个来回了。”

“因为我下午还要去帮别人做饭。”

陈霄回答道:

“而且,我今晚回去以后,也得先找这个人商量商量,做一做他的心理工作。”

“哦。”邹世林想了想,然后一脸恍然地答道:“我知道了,您是要去帮您的那位教官做饭吧?我有听王队提过,组织上给您安排的教官是一位身体方面有些不方便的小姐。陈哥,没想到您对自己的教官居然这么上心,真不愧是您。”

陈霄想了想,邹世林说得好像也没啥问题,虽然他为罗亚做这些事是为了和她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日后好撬一点私密的情报出来,但是不管是哪一种上心,上心就是上心嘛。

于是他便闭口不言,权当默认了邹世林的话,而邹世林在看到陈霄不说话以后,还以为他被自己说得不好意思了,于是赶紧又补充道:

“哪怕只是培训我们一段时间的教官,那毕竟也是教了我们东西和本事的老师,您自愿照顾教官的生活起居,可是一件值得我们学习的大好事。您没必要感到不好意思的,像我这种自打出了培训基地以后,就没有回去看过教官的人,才应该羞愧。”

“你说是,那就是吧。”陈霄回应道。

既然谈完了事情,两人便离开了这间茶馆,在出去的时候,邹世林硬是要送陈霄一程,想着这会儿的轨道车拥挤的要死,所以陈霄也没有推辞。

两人趁机在车上约定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然后邹世林就用车,将陈霄给送到了罗亚的花店附近。

当天晚上,陈霄与罗亚提前说了这件事,之后回到第三拘留区,又跟刘明杰稍微接洽了一下,然后到了第二天,他依然是帮罗亚预订了一顿外卖当作早餐,自己则留在了家里,等待着邹世林的到来。

早上七点整左右,乘坐着今早的第二班轨道车,邹世林来到了陈霄居住着的小区门口。

陈霄站在阳台上看见了他,于是便下楼去,将他给带了上来,然后两人一起乘坐着电梯上了天台,刘明杰就等在那里。

“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家的条子,你可以称呼他为邹警官。”

陈霄指着邹世林介绍了一句,然后又指向了刘明杰: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可能知道线索的人。”

“邹sir好。”刘明杰对邹世林点头哈腰。

“什么条子……”邹世林满脸无奈地对刘明杰解释道:“我是负责调查‘真理协会’有关案件的二级警司。”

“你纠结这些做什么。”

陈霄拉来了三根凳子,让刘明杰和自己以及邹世林相向而坐,然后他拍了拍大腿,喊道:

“直入正题吧,别浪费时间了,刘明杰,我从你妻子那里了解到了,你尝试熬夜似乎也是因为‘真理协会’?”

“呃,这个……”

刘明杰犹豫了半天,然后对邹世林试探性地问道:

“邹警官,我如果配合你们调查的话,真的能够帮我减刑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

邹世林点头保证道:

“如果你真的为我们这次破案提供了重大线索的话,肯定会给你记一个大功的。而且本来你也只是未遂犯而已,算不上什么大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