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63.玩儿刀的眼镜仔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112字
  • 2021-05-02 12:17:02

接下来的几天,陈霄的生活终于变得稍微平静了些。

或许是因为在这次的委托中,他抓到了一个活的犯人,顾忌到长耳鸮机关的追查,隐藏在幕后的那个组织也消停了下来,这几天的晚上,陈霄都没有在长耳鸮的网站上看到附近出过事了。

而长耳鸮机关那边也没什么反应,在委托结束后的第二天,王文成亲自给陈霄发送了消息,告诉他组织上同意了他的要求,并且已经移送了那个少年犯人,请了专门的人士过来审问他。

王文成让他安心地等待一段时间,等到情报出来了,机关方面就会把情报和他在这次委托里应得的奖金一起送给他。

人家一机关干部都这么说了,陈霄也不太好再去追问,只能够安心地等下来。

长耳鸮机关倒不至于像其他单位那样拖沓,这种机关先天存在的性质都与一般的单位不同,陈霄猜测,这几天他们除开审问那个小崽子外,估计也是去试着抓住后面那个非法组织的马脚去了。

这种事情,他一个编外的成员也不太好参与进去,所以他这几天也只能够天天跑去罗亚那里,在罗亚的指点下进行冥想,加快自己灵性的稳定速度,顺带帮这位女士做好一天三顿的饭菜。

时间很快来到了五月八日,昨天晚上下了一场蒙蒙的小雨,因此今天天气转阴,气温也顺势下降了两度。

本来今天,陈霄也应该去罗亚那里帮忙做饭,然后顺势在那里冥想一个下午,加速自己灵性的进化的,但在昨天晚上,许久未见的刘明杰忽然找上门来,以非常低的姿态请自己帮他送一封信。

陈霄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像是答应了帮他送信的要求。

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刘明杰这个人,但是毕竟自己有言在先,陈霄也不准备食言。

于是,在今天早上帮罗亚做完早饭以后,陈霄就跟她知会了一声,然后带着那封信前往了刘明杰告诉他的地址。

刘明杰的这封信要给的人是他的妻子,这位女士在十七区的某个小区门口开了一家小卖部,陈霄过去的时候,还见到了她的女儿,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看起来刚上小学,而且眉眼的确很像刘明杰。

他不禁感叹,像刘明杰这样的家伙居然都有妻女,但没办法的是,现实就是如此。

在他过去送信的时候,这位独自经营着小卖部的勤劳女性似乎把他给当作了第三拘留区来的公务员,于是陈霄也就顺势多问了几句,并且从这位女士的抱怨当中大致了解了刘明杰是怎么从一个家庭幸福,妻女双全的上班族混到第三拘留区的未遂犯去的。

据刘明杰的妻子所说,刘明杰是不知从哪儿接触到了一个名为“真理协会”的东西,并且在这个协会里的人的诱骗下,一步一步走到试图熬夜这一步去的。

陈霄记下了这个名字,并准备之后试着去找一找和这个东西相关的线索,然后便告别了刘明杰的妻女。

他离开小卖部,走过两条街,来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轨道车站外,不过正在他准备买票回到罗亚的花店去的时候,他突然又接到了一个来自未知号码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那一头就传来了一个男性非常热情的声音:“喂喂喂,是陈哥吗?你现在有空吗?我们可以见一上面吗?”

陈霄莫名地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于是他问道:“请问你是……?”

“啊,是我,邹世林。”

电话那头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他有些惭愧地说道:

“就是平溪镇那边治安组的警员,你还记得吧?”

“哦。”陈霄恍然大悟:“玩儿刀的那个眼镜仔。”

“是……我就是那个……邹世林。”

邹世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尴尬,很明显,他不是很喜欢“玩儿刀的眼镜仔”这个称谓。

“我知道了。”

听到是长耳鸮机关的人以后,陈霄的声音多出了一些期待:

“你们是不是把那个臭小子审出来什么东西了?”

“可以这么说。”

邹世林说道:

“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目前在哪里?我过来找你一趟,咱们当面聊一聊吧。”

陈霄当然不会拒绝这种事情,于是他给罗亚回了个电话,说明了这件事。

听到陈霄去和长耳鸮机关的人面谈,罗亚也表示理解,并且要求陈霄想办法帮她解决午饭的问题。

于是陈霄只好按照她平时的口味,帮她在app上面订了一份外卖,让外卖员帮忙送到她的花店去。

应付完了教官,陈霄就在附近的路边找了个可以歇脚的地方,边坐边等了起来。

在白天,长耳鸮机关的人们行动速度就变得迅速了许多,陈霄只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低调而沉稳地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窗摇下来,露出了邹世林的脸,他对着陈霄露出了一个有些殷勤的笑容,接着道:

“久等了,陈哥,上车吧。”

陈霄拉开了另一侧的车门,然后坐在了副驾驶上面,并且系好了安全带。

邹世林发动车辆,带着陈霄在大街小巷地熟悉地穿梭,十分钟以后,他将汽车停在了一家茶楼的停车场内,接着带着陈霄上了茶楼。

“这里是我们机关的人开的,比较私密,适合谈一些案件的问题。”

一边走,邹世林一边对陈霄解释道:

“如果您以后有事情要找机关,也可以来这种地方,像这种地方,您的教官应该会告诉您。”

陈霄点了点头,心说罗亚还真没告诉过他这种地方,不过想到罗亚那种不方便的情况,他觉得,估计连罗亚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地方分布在哪儿。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入了茶馆,茶馆的老板似乎是认识邹世林,一见到他,就明白了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不等邹世林吩咐,他直接扭头,就让店里的服务员带着两个人,来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包间。

两人来到包间中落座,服务员又端上了两杯清茶,接着,他就关上了房门,独留两人在这个包间内。

陈霄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然后看着邹世林道:

“好了,现在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