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8.他还只是个孩子,所以千万不要放过他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130字
  • 2021-04-29 12:00:00

就是现在!

看到这只梦魇的猎杀规则再次启动,陈霄也拿着油画,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不过,即使陈霄自认短跑的速度已经可以比拟那些赛场上的运动员了,但人类的速度比起启动了规则的梦魇,还是差得太远。

好在,那边那个双腿被射伤,只能够瘫坐在地上的少年,在面对一个触发了规则的梦魇时,似乎也爆发了自己的潜力。

他此时正尖声叫唤着,一边大喊着诸如“不要过来啊”这样的话,一边拼了命地制造出无数的幻象,想要扰乱这只梦魇的感知。

虽然在这个距离上,他的这种行为只能够算是临死前的最后抵抗,但这些幻象却依然有效地减慢了这只梦魇的前进速度,使陈霄勉强从后面追上了它。

陈霄也来不及再绕到它的正面了,因此他直接闭着眼睛,然后将油画翻面,从后面越过这只梦魇的脑袋,将油画扣在了它的眼皮子前面。

给你看个宝贝!

陈霄在心里一边呐喊着,一边努力地将这幅油画给压在了前面那只梦魇布满触手和眼球的“脸”上。

事实证明,眼珠子太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猎杀规则启动以后带来的迟钝反应,再加上数量如此众多的眼球,前方的那只梦魇对油画的猎杀规则根本避无可避。

陈霄感觉拿着油画的双手轻轻一震,油画的规则就已经被触发了。

湿滑黏腻的恶心触感再度出现在了他双手的附近,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那只紧贴着自己身体的梦魇开始被什么东西拉扯了起来。

他感觉到有一层带着沙土味道的破布擦过了自己的脸,破布的下面还有无数的东西在蠕动,就好像包裹着一团挤在一起的蛇。

好在,油画的猎杀效率很高,很快这种恶心的感觉就消失了。

陈霄保持着闭眼,摸索着将油画给翻了回来,直到确认了这幅油画已经正面朝外了以后,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皮。

他看到眼前那只可怕的梦魇已经消失不见,而面前那个双腿挨了他两枪的小子,应该也是目睹了油画破坏多眼梦魇的场景,猜到了油画的猎杀规则。

当陈霄睁眼时,这个小子正一脸苍白地紧闭着双眼,满脸的冷汗。

陈霄又四下找了找,然后成功地在自己的脚下找到了一枚浑浊的眼球——这应该就是自己这一趟来要寻找的东西。

他把这枚眼球贴身收好,接着又从身上摸出来了一瓶药剂。

趁着面前这个幕后凶手还闭上双眼茫然无措的时候,他直接把药剂插上台座,然后猛地摁在了这个小子的口鼻之上,强迫着他吸入了药剂。

用来让人保持安眠的药剂,同样可以作为麻醉药来对普通人使用,只是它的效果远不如真正的麻醉剂那么强烈。

但用来让地上这个失血过多,体力不支,还遭受了一番惊心动魄的可怕经历的少年犯罪者陷入沉睡,却是绰绰有余了。

没过几分钟,这个不知名的少年犯便在药剂的作用下陷入到了沉睡中,陈霄又从背包里摸出了先前用过的那捆救生绳,将这个少年犯的手脚给捆绑了起来。

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的确是死不足惜,如果他稍微有一点出格的举动,陈霄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不过,这家伙却知道一些远比他小命要宝贵的情报,而且看起来相当怕死,在有机会俘虏他的情况下,陈霄还是决定俘虏他。

重要的不是他的死活,而是在他背后指使他的那些人,陈霄相信不论是他还是长耳鸮,对这些人的存在都非常感兴趣。

……

十点二十二分左右,陈霄圆满地结束了这一次的委托,他扛着那个被他强行麻醉并捆绑起来的少年犯,施施然地离开了梦魇扎堆的平溪镇,朝着镇子外面的轨道车站走去。

聚集在大路两旁的幸存者们很快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在陈霄扛着那个少年犯回来的时候,邹世林和罗普立刻带着几个特警迎了上来。

罗普第一眼看过来,还没有注意到捆绑在少年身上的绳索,只以为这个少年是陈霄从员工活动中心捞出来的幸存者,于是便对陈霄咂舌道:

“就只有这一个吗?”

“什么只有这一个?”陈霄满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不,罗哥。”

陈霄的话让旁边的邹世林注意到了这个少年身上的怪异之处,他看了看少年身上的绳索,接着问道:

“咱们平溪镇里有这种年纪的小伙子吗?”

邹世林的话终于让罗普反应了过来,他看着这个少年,又问道:“这家伙是谁?不是镇子上的幸存者?”

“当然不是。”

陈霄一边将这个少年犯放在大马路的地面上,一边说道:

“我离开时跟着你的纸飞机检查了一遍员工活动中心,那里面还有十个左右活着的幸存者,我已经把找到的药剂分给他们,让他们睡下了,等天亮以后,他们会出来找你们的。”

“那这家伙是……”

“犯人。”

陈霄拍了拍这个少年的脸,对两个治安组的成员说道:

“我是在员工活动中心那里撞见他的,这东西应该是想偷偷跑去那里补刀幸存者,刚好和我碰上了。”

“就这么大年纪的一个孩子?”

罗普深吸了一口气:

“他到底从什么地方,接触到了什么东西,看他这个年纪,应该还在上高中吧,居然能够做出这种畜生般的事情来!”

“畜生可造不成十五人以上的伤亡。另外,虽然这家伙向我求饶的时候自称十六岁,但谁知道是真是假呢,兴许他只是脸嫩而已。”

陈霄拍了拍手,起身道:

“而且,你们管他多少岁呢,他杀了这么多人,你们还准备放过他不成。”

“是的。”

邹世林闻言也点头肃然道:

“重要的不是这个少年犯,重要的是他到底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要想办法,尽可能地从他身上压榨出这些情报来。”

“没错,他还只是个孩子,所以千万不要放过他。”

陈霄指着地上的少年犯,对两人说道:

“这家伙怕死的很,到时候你们可以建议机关里的专业人士试着吓一吓他。对了,顺带帮我跟王文成警官带一句话,人是我抓到的,他说出来的那些东西,共享给我不过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