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54.真是一位充满了正义感的善良人士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275字
  • 2021-04-27 12:00:05

“啊这……”

听到陈霄的话以后,罗普的脸上露出了无语的表情。

合着我刚才和小邹说了那么大一堆,你都走神没有听进去?

他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碍于陈霄的身份,他却不好明说。

邹世林是他的同事和搭档,两人也算共事了两三年了,而且他的年龄比邹世林大,经验也比邹世林丰富,所以他可以摆出前辈的架子来训斥和劝阻邹世林。

但陈霄却不是他们治安组的人,甚至严格来说他都不能够算是长耳鸮机关的人,人家是接了委托来帮他们的,而且刚刚才救了他一条小命。

面对陈霄,罗普既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去训斥他,因此他最多只能够劝道:

“别了吧,那边的危险程度太高了,就算你仗着这幅梦魇的油画,在里面也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的。”

“不。”

陈霄摇了摇头,面色坚定,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必须得去才行。”

在他说话的时候,罗普和邹世林看到,在这个人的脸上浮现出了某种名为“使命感”的东西,很显然,他的心中存在某种坚定的“信念”。

哪怕没有加入我们长耳鸮,他也依然以拯救生命作为自己的使命吗?

年轻人就是火热啊……

罗普的心中感慨,甚至忍不住生出了一点羞愧,他虽然是长耳鸮治安组的老前辈,但人到中年的他不仅身材变得越发油腻,就连原本在心中熊熊燃烧的信念都快要变成火星了。

而年轻一些的邹世林更是忍不住满脸敬佩地看着陈霄,道:

“如果你要去的话,也请带上我吧!”

陈霄当然不会带邹世林一起去。

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寻找自己的晋升仪式所需要的“材料”,救人只是顺带。

但看邹世林这个样子,很显然救人是他的主要目的,几乎可以确定,到时候二人同行绝对会起争执,并且自己还打不过这个把能力点在正面刚上的“基盘”。

更重要的是,在那种梦魇扎堆的地方行动,即使是邹世林这种能力者也只能算是累赘。

他又不能直接砍死梦魇,唯一的作用就是帮陈霄换手,避开油画的“五分钟杀人”规则,但陈霄自己也并非只有油画这一张底牌,在有了镜子世界以后,他完全可以把油画先放在镜子世界之内,然后开启伪装和隐形出去。

他的伪装和隐形同样对梦魇也能够造成效果,可以让这些梦魇把他误以为是一只梦魇,从而本能地避开他附近,而且距离如果离得比较远的话,他甚至连不小心触发了规则这种事都可以想办法糊弄过去。

他完全可以先在现实世界里搜索到那只与“眼”有关的梦魇,然后再回镜中世界去取油画也不迟。

反正这世界上除了他以外,估计也没有人会神经病到觉得梦魇是香饽饽,跑过来跟他抢怪。

于是陈霄拒绝了邹世林的要求,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带上你太麻烦了,我的能力更适合潜入进去。”

“是哦……”

邹世林的情绪低落了下来,表情变得有些郁闷。

“小邹。”

旁边的罗普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人小兄弟说的有道理,你那能力确实不适合搞什么秘密潜入之类的活计,就交给他去吧,我们俩先回去等他的好消息,毕竟另外一边也有一群群众需要我们看着他们的安全。”

“我知道了。”

邹世林振作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陈霄“唰”地敬了一礼:

“您真的是一位充满了正义感的善良人士,交给你了,同志!”

“哦。”

陈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只能很勉强地点了点头。

“我也没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只能送你一点小东西。”

罗普一边对陈霄说着,一边从裤兜里摸出来了一张白纸。

他把这张白纸上的褶皱压平,然后把它折成了一个样子有些难以恭维的纸飞机,并且对这个纸飞机吹了口气。

“拿上它吧,只要把它扔出去,它就可以帮你去寻找还活着的人类。”

陈霄接过这个纸飞机,低头看了看,然后问道:

“呃,为什么你不折一只千纸鹤?”

“罗哥不擅长这些,他……”

邹世林闻言刚要说话,就被罗普一巴掌糊在了嘴上。

“年轻人不要计较这么多。”

这个小胖子笑眯眯地回答道:

“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量力而行,能救多少就救多少,没人会怪你的。”

陈霄对他们摆了摆手,权当做答应,然后他拿起油画,带着罗普折给他的纸飞机,通过旁边某座工厂的一扇窗户进入到了镜中世界内,并朝着员工活动中心的方向靠近。

员工活动中心比刚刚的7栋宿舍楼还要靠近中心,几乎是毗邻着平溪镇镇政府大楼的,而且这次陈霄没有了帮他刷新油画规则冷却时间的工具人,所以进入的速度就比较慢一些。

大概花了二十分钟,他才抵达员工活动中心的大门前。

在来到这里之前,陈霄就从长耳鸮方面传给他的资料当中了解到了这栋活动中心的大概,这是一栋五层楼高的建筑物,下面三层是活动区域,因此占地面积宽广,一楼是体育馆和恒温泳池,二楼是KTV、桌游棋牌室等地,三楼是网咖,而上面两层则是此地的管理人员使用的办公室和会议室。

而且为了美观,这栋建筑物的内外都使用了大量的玻璃,这对于陈霄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在他的能力下,这栋五层楼高的建筑物直接可以当作迷宫来用。

不过这里与预想中一样,充满了各种危险,还没进门,陈霄就透过玻璃大门,看到现实世界的门里有数个徘徊着的诡异身影,它们故意拉远了和彼此间的距离,很明显都是梦魇。

见状,陈霄也没有直接闯进去,他先把杀人油画给放在了镜中世界大厅内的某个安全角落,接着透过这扇玻璃大门,小心地观察着现实世界的情况。

这时候,一个梦魇游荡着出现在了镜面映照之中,它浑身穿着黑衣黑裤黑皮鞋,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但面容和四肢都像是用小孩子的蜡笔画随意涂抹出来的黑色涂鸦。

这也算是个熟人,它正是在7栋三楼和另外一个纸人梦魇一起堵住陈霄去路的那个撑伞的梦魇。

在陈霄想办法把困在五楼的人们都给救出来以后,这只梦魇也悄悄地跟着徘徊了出来,只不过碍于陈霄手中的油画,它在跟了一段时间后就被陈霄“强制驱逐”开了。

没想到之后,它居然自己徘徊到了这里。

看到这只梦魇,陈霄也不客气,借助镜面的反射,他直接用能力拟态成了这只撑伞梦魇的模样,然后跨步一迈,来到了现实世界当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