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51.上楼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215字
  • 2021-04-26 12:01:17

“我们回去。”

见机不妙,陈霄对邹世林使了个眼色。

他虽然不怕死,但也不是准备白白送死的蠢货,对面两个梦魇,他手上的这幅油画最多也只能够在同一时间段里对付一只,要是他或者邹世林同时触发了这两只梦魇的规则,光靠这幅油画,他们很难苟下来。

两人退到了二楼,接着陈霄对邹世林说道:

“看来距离有人的地方越近,梦魇的数量就越密集,这两个梦魇肯定都是被幸存者们的认知给实体化的。”

邹世林仰头看了看头顶,透过楼梯栏杆间的缝隙,他能够隐约看到那两个梦魇似乎还待在那里。

“这楼道里太窄了。”

他对陈霄说道:

“而且梦魇扎堆,哪怕是有这幅油画,我们也很难过去。”

陈霄看了看身后的宿舍门,接着问道:

“这栋楼的员工宿舍里配有镜子吗?”

“7栋的话应该是有的,这里是女员工宿舍。”

邹世林奇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刚刚我看你用了自己的能力。”

陈霄摸了摸身后的铁制防盗门,说道:

“用你的能力的话,应该可以打开这扇门吧。”

邹世林看了一眼那道铁门,然后道:

“没问题,你退开一点。”

陈霄依言后退,接着他便看到邹世林一扣扳机,刀光如匹练,唰唰两下,这扇坚固的防盗门便被他如同切纸板一样地切开了。

“你这能力真厉害。”

看到这一幕,陈霄略带羡慕地说了一句。

他目前的能力虽然也不错,但还不具备什么正面的破坏力,如果是他自己来这里的话,估计只能够用撬锁的方式来尝试开这种铁门。

他现在浑身上下杀伤力最强的武器就是罗亚给他的那把手枪,但一把左轮手枪就想像电影里那样开锁是不可能的。

真正被军队拿来开锁的那种“万能钥匙”可是霰弹枪,而且人家是基本上都是拿来打木门的。

“一般吧,我也只是因为能力比你高一等级而已。”

切开防盗门以后,邹世林收刀入鞘,然后有些谦虚地说道。

从他的说法来看,他应该是一个“基盘”的能力者。

“不过,你要我开门做什么?”

“因为我要找一面足够大的镜子。”

陈霄一边回答着,一边走进了屋内,顺带把快要到时间限制的油画递给了邹世林。

平溪镇的员工宿舍条件不错,独门独户,每一个人的宿舍都是独立的,而且都是一厨一卫一厅一室的配制,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

在这间宿舍内,陈霄成功地在卫生间里面找到了一面足够大的镜子。

“我们来刷一下冷却。”

到了这里后,陈霄关上房门,接着把手上的油画递给了邹世林,过了一分钟以后又给拿了回来,然后继续对他说道:

“你在这里等我的信号。”

陈霄虽然是编外成员,但他手上的发信器也能够与邹世林之间相互发送信号。

邹世林点了点头,表示清楚,接着他便目送着陈霄一头钻进了镜子当中。

……

来到镜中世界以后,陈霄并没有选择走楼梯,镜中世界的一切都是以现实世界为基准的,也就是说,如果现实世界里的五楼宿舍门关着,镜中世界也是一样。

撬锁对他来说太浪费时间了,在带着油画行动的情况下,他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所以陈霄直接来到了这个宿舍的阳台,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阳台,以及修在阳台之间的管道。

而且当初为了求生,他也曾去学习过徒手攀爬楼房的技巧,这种有阳台又有管道的楼房,对他来说就是简单难度。

所以只用了两分钟不到,陈霄就顺着管道和阳台,一路爬上了五楼。

邹世林的那个同伴所在的房间也很显眼,现在是夜晚,而五楼这层楼的三间房间里,只有中间的那一间亮着灯光。

陈霄翻进这层楼的阳台,来到卫生间,透过镜子朝现实世界一看,果然看到了邹世林的那个同伴。

邹世林的这个同事也是男性,面向普通,身材微胖略矮,看起来约摸三十岁出头,房间里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的四个人,男女都有,应该是当地的工作人员。

陈霄之所以能够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他,是因为除了他们以外,在这个房间中还有一只梦魇,而且这只梦魇的杀人规则似乎已经被其中的一个人给触发了,邹世林的那个同事此时正努力地发动能力,想要保住这个倒霉鬼。

这只梦魇看起来是一具穿着甲胄,肩上插满令旗的老将军的木偶,它有着白色的长髯,手上拿着一把关刀,在这具木偶的身体各处还有丝线悬于半空,与一只漂浮在半空中的诡异手掌相连。

在邹世林同事能力的驱动之下,无数的纸张从这个宿舍的书架上纷纷扬扬地飞起,然后像是铠甲一样地贴在了那个人身上。

但这只木偶似的梦魇只是挥舞着关刀随手一撕,附着在这员工身上的纸片就如同破布一样变成了飘扬的纸屑。

即使这个能力者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却只能够勉强挡下来这只梦魇的随手一扒拉,这种不均衡的对抗当然持续不了多久,因为陈霄看到邹世林的同事已经满头冷汗,并且这宿舍里的纸张也快要被他给用完了。

见状,陈霄也不再犹豫,他抱着油画,从卫生间的镜子直接冲了出去,并且朝这些人喊道:

“别动!”

他的声音吓了在场的众人一跳,不过这些受过训练的员工的确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听到陈霄喊“别动”,然后就真的保持着姿势,躲在原地没有动。

而陈霄则趁此机会,一个箭步插到了那个木偶梦魇和被袭击者之间,把手上的油画正面朝外,猛地拍向了对面的梦魇。

梦魇有一个好,就是它们在平时候虽然会遵循行动规律尽量地避开彼此,但一旦规则被触发,有了奋斗的目标以后,在进行除了猎杀自己的目标以外的行动时,它们就会变得有些迟钝。

在这种情况之下,梦魇就会变得比较容易触发其他梦魇的规则,陈霄家里那几只能够在触发规则以后还避开油画猎杀规则的蜡油人形,被他骂作“老油条”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过这里的梦魇却不是蜡油人形,再加上陈霄这厮行动大胆且没有丝毫犹豫,所以那个正处在猎杀模式下的木偶梦魇第一时间也没有回避掉油画的规则。

它那用墨笔描出的双目看到了这幅恐怖油画的正面,油画的规则被触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