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这个人是真的不怕死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252字
  • 2021-04-25 13:03:16

听到陈霄的话,邹世林一边保持着警戒,一边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

“怎么说?”

“你忘记梦魇在夜晚是怎么实体化了的吗?”

陈霄反问道。

邹世林愣了愣,顿时明白了过来。

在夜晚这种环境下,如果是没有经受过培训的普通人,即便是随便遇到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产生认知现象,让一只本不存在于世上的梦魇完成实体化。

平溪镇的员工们虽然都经历过上岗培训,但他们却并不是邹世林这样的长耳鸮机关干员。

他们假如遇上诸如挂在阳台上的衣物、摆放在草丛里的篮球这些现象是不会惊慌,可如果他们遇上的是以假乱真的幻象呢?

刚才遇见的那个苍白色的怪物幻影,别说是平溪镇的一般员工了,就连邹世林一开始也把它当作了真正的梦魇,还用自己的能力对其发动了攻击。

连他这种专业人士都尚且如此,一般的平溪镇员工要是遇上了那些幻象,定然会将它们当作真实存在的梦魇。

而这种认知则会反作用于那些幻象之上,让那些原本是虚幻的假物真地通过人类的认知,来到这个世界上,成为拥有可怕规则的梦魇。

“也就是说,从这里面出现的怪物,我们没办法第一时间分辨出来到底是假的幻觉,还是真的梦魇……”

邹世林低声道。

“那倒是不至于。”

陈霄指了指他手上的油画:

“你记住,凡是会躲开那幅油画的,就是真的梦魇,不会躲的,肯定是假货。”

顿了顿,他又说道:

“我担心的是别的方面,你觉得刚刚那种幻觉是什么东西?”

邹世林想了两秒,然后脸色大变。

“没错,是能力。”

看到邹世林的表情后,陈霄也肯定了他的猜测:

“无论是员工们的苏醒,还是周围大量出现的梦魇幻象,都在说明这起事件是人为引起的犯罪,而且其中必然存在能力者。我在意的倒不是这些幻觉,我在意的是,能够引发这些幻觉的那个,或者那些人。”

平溪镇的这种情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李二水在川西市七中引起的那起事件是一样的。

这次的犯罪者采用了和李二水相同的手段,都是先用某种不知名的方式大规模地唤醒一个区域里的普通人,然后再用能力推动梦魇们去无差别地杀人。

上一次遭遇李二水的时候,陈霄就猜测他的背后应该有某个不知名的组织在支持他,现在看来,他的猜测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很明显,平溪镇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和李二水在七中时的目的是一致的,他们都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制造混乱和大规模的死伤。

“我们必须要把这次的犯罪分子给揪出来!”

邹世林咬牙切齿地说道。

“还是先救人吧,这些家伙躲在幕后,平溪镇也不算小,里面梦魇和幻象横行,我们现在也无法确定他们在哪里。”

陈霄建议道:

“不过既然始作俑者的目的是混乱与死亡,那么我们只要把平溪镇里的幸存者全部救出来,他或者他们肯定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邹世林也同意陈霄的这个提议,他拿出自己的发信器,确认了一下队友的方位,然后走在了前面带路。

“在这边。”

两人穿过街道,进入到了平溪镇的员工宿舍区域中,一进来这里,两人的面前便出现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魑魅魍魉,有篮球场旁蹲着的诡异小孩,有站在旁边员工宿舍阳台上,直勾勾看着下方的红衣女子,也有端着自己的脑袋,坐在小卖部里面一边梳头一边唱歌的少妇。

不过两人都是心理素质过硬之辈,在识破了这是某个人的能力制造而成的幻觉以后,当即也不再理会这些诡异的存在,两人换着端那幅油画走在前面,只要是不怕油画的,两人就直接当它们是空气。

发信器的信号显示,邹世林的同伴在员工宿舍区的7栋,两人很快来到7栋的楼下,不过在楼房的入口处,邹世林却停下了脚步。

在7栋大楼的入口处,静静地站着一个怪物,它头发稀疏,牙齿缺损,双目泛白,皮肤上布满了浮肿和溃烂,手臂和指头上甚至露出了白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末世里走出来的丧尸。

在邹世林捧着油画靠近的时候,这个怪物做出了反应,它静静地把头别到了一边,不去看那幅油画。

这是一个真的梦魇。

“怎么办?”

邹世林捧着油画,看着这个梦魇,表情有些为难。

虽然在油画的威胁下,这只梦魇把头别过去了,但它的脚却一步没挪,依然堵在7栋宿舍楼的入口处。

邹世林不知道它的规则是什么,当然也不敢贸然地接近它。

“让我来吧。”

陈霄直接从邹世林的手上接过了油画,然后大踏步地走向了那个梦魇,他把手上的油画伸到了那个梦魇的脸前,简直就像是要把画给贴到它的脸上去一样。

因为他这种过分的举动,本来只是把脸偏过去的梦魇,也只能够在油画的猎杀规则驱使下,被迫地开始挪动脚步,转动身体,去躲避那幅油画的正面。

“去,去。”

陈霄举着油画,一路将这只梦魇给撵到了7栋楼的旁边,他一边撵,一边还从嘴里发出了很嚣张的嘘声。

这个人是真的不怕死。

邹世林见状暗暗咂舌,不过不管怎么说,在陈霄大胆的举动下,那个浑身溃烂的梦魇终归是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进去的路。

而陈霄在把这个梦魇驱赶走了以后,也没打算再去管它了,这只梦魇的长相实在是太过于没有下限,哪怕是真的用手上的油画把它给破坏了,掉落出来的灵性残留物,陈霄也不想吃下去。

毕竟看它这幅样子,也不像是和“眼”有关的梦魇。

两人一起进了7栋的楼梯间,并顺着楼梯向上走去,信号显示,邹世林的那个队友目前就在7栋宿舍楼的五楼。

不过就在两人刚走到三楼楼梯口时,又在三楼这里遇到了一个浑身黑衣,撑着一把黑色雨伞的扭曲怪物。

在看到陈霄手上的油画以后,它也把自己的脸给别了过去。

陈霄举着油画靠近,依旧是准备利用油画的杀人规则逼走这只梦魇,不过就在他刚刚上了两阶楼梯时,这个撑伞梦魇背后的一扇紧闭的房门忽然打开,接着从门内走出来了一个面色苍白,脸颊两边打着刺眼腮红的纸人。

这个纸人在走出房门后,感知到油画的存在,也用僵硬的动作,缓缓地将它的脸给扭了过去。

见到这个情况,陈霄停下了脚步。

这栋宿舍楼里面,并不只有这一只梦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