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大规模梦魇滋生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309字
  • 2021-04-24 12:01:22

“成了。”

在看到自己手环上被匿名账户传过来的一份份事件资料,以及王文成回复他的那句“量力而行”以后,陈霄明白,自己这个委托算是接下了。

于是他赶紧背上了自己那个提前准备好的,装满了各种道具的登山包,并且在出门的时候,顺带把次卧门口的油画也给取了下来,一并塞进了背包里。

上次没带这幅油画,是因为一个人最多只能够携带它五分钟,但现在有了能力,陈霄就有了和它转圜的空间。

背着登山包,陈霄快速地穿过十六楼的走廊,然后一边看着接收到的资料,一边进入到了电梯厅里面。

回传过来的资料中也有平溪镇的地图,在现在这个时代,人口基本上全都集中到了川西市这样的巨型都市当中,市区外的这些镇子,则都是工厂或者农田集中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工农业生产基地。

企业做出投资,就可以在工业镇上建立自己的工厂,农民交付自己的土地使用权,就形成了农业镇,而这些镇子则由国家派出来的经过专业培训的职工来进行管理,企业和农民只需要在市区里等着收取产品和利润就行。

很明显,这也是国家为了规避夜晚的问题而做出的政策调整,而这次事件的所在地“平溪镇”,则是川西市附近的一个轻工业镇,镇子上多是各种纺织厂和服装厂,附近亦有养蚕的基地。

因为如今生产活动的高度机械化、智能化,因此这个镇子上只有一百三十多位员工,他们平时在镇子的工厂和养蚕基地中上班,管理着这些地方的智能化生产设备,到了晚上,他们会在镇子上的居住区里居住,只有放假期间才会从镇子上返回市区。

整个镇子的结构也十分简单规整,最中心是平溪镇政府大楼的所在地,中间的一个小的圆形区域是员工们居住的宿舍楼,外圈的则是各个工厂和基地,外圈比内圈的面积要大得多,在平溪镇西北方的近郊,还有一个轨道车车站,陈霄这次的目的地就是这里,车站里有专门给残疾人提供的上下电梯,而且根据资料上的报告,如今被从宿舍楼里面转移出来了的幸存者们,也都聚集在车站附近的空地上。

叮的一声轻响,打断了陈霄的思路,他抬起头,电梯已经来到了十六楼,并且打开了门,无脸的电梯小姐正双手交叠,笔直地站在电梯里“注视”着他。

于是陈霄将目光暂时从手环的界面上挪开,他背着登山包,走进电梯内,对电梯小姐说道:

“去平溪镇轨道车站的地面层。”

接收到陈霄的话语后,电梯小姐合上了电梯的门,等到电梯门再度打开,陈霄走出电梯,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小镇外。

在他身后是一处小型的轨道车车站入口,而在他的前方,则是一条笔直的公路,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的小镇中。

一阵夜风吹来,陈霄抬头看向前方,在这条公路的路边,已经零零散散地站了一些人,看起来约摸有七、八十人,他们脸上都带着惊惧的色彩,但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慌张。

很明显,对于这种情况,他们也曾接受过相应的培训,因此在场的情况并没有多么混乱。

看到陈霄背着包靠近他们,这群人也只当他是刚刚从员工宿舍那边跑出来的生面孔,没有在意。

陈霄捏着发信器,在人群中转悠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长耳鸮机关在这里的治安组成员,那是一个年龄与陈霄相近的年轻男子,他上半身着一件格子衬衫,下身穿着皮鞋和休闲裤,脸上戴着一副度数不低的眼睛。

在他的左手中,还提着一把造型古怪的军刀,这把军刀通体黑色带鞘,并且在刀柄与刀鞘相连的位置,还有一个扳机。

在陈霄找到他的时候,这个年轻的男子正一脸焦急地看着远处的员工宿舍区,并且用右手中捏着的发信器不断地对宿舍区内发送着信号,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些全副武装的特警,看打扮和那晚出现在七中的特警们一模一样。

陈霄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好。”

“吓?!”

正专注地望着远处的男子吓了一跳,他转过头来,上下看了看陈霄,接着认真地对陈霄说道:

“你是刚刚逃出来的人吗?我这里已经没有药剂了,不过不要着急,增援已经在路上了,劳烦你先去旁边等一会儿,保持冷静。”

“哦,那我不用等的。”

陈霄拿出了自己的发信器,对他说道:

“我就是增援。”

“你是救援组的人?”

看到陈霄手上的发信器,这个男子顿时明白了陈霄的身份,他又惊又喜地睁大了双眼,还对陈霄敬了个礼:

“你好,我是平溪镇长耳鸮治安组的二级警司邹世林,除了你之外,还来了多少人?我们需要许多的人手和药剂。”

“就我一个。”

陈霄答道:

“还有,我不是救援组的,我是编外成员。”

“什么?”

听到陈霄的话以后,邹世林脸上浮现出些许怒容,他骂道:

“救援组的人是怎么想的?这种时候,只派一个编外成员过来有什么用?”

“别这么说嘛,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况且救援组已经在路上了。”

陈霄对他说道:

“来,跟我说一说情况,我来看看我能够做些什么。”

邹世林与陈霄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放弃似地叹了口气,说道:

“好吧。”

他简短扼要地将事件的经过告诉了陈霄。

“也就是说,在那片区域里,还有差不多三四十个人,其中还有你的另外一个治安组同僚?”

“是,不过他们被困在里面,和我们彻底失联了。”

邹世林总结道:

“在我们苏醒以后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镇子上就突然出现了大规模的梦魇,我也只能够尽可能地带着一批人先逃了出来,而我的同事则留在了里面,现在,我们根本无法靠近镇子了。”

“你等会儿啊,我整理一下自己的背包。”

陈霄看了看手环上的时间,然后对邹世林招了招手。

接着,邹世林就看到这家伙把自己的登山包放到了地上打开,从里面摸出了一面方形的镜子,放在地上,然后又摸出来了一幅被黑布包裹着的画。

他将那幅画扔向了地上的镜子,镜面居然如同水体一样,将那幅画给吞没了进去,在那幅画完全陷入到镜子内前,邹世林似乎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声充满哀恸的哭泣。

邹世林顿时有些惊骇地看着陈霄:

“刚刚那幅画,是梦魇?”

“……”

陈霄也没有否认,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镜面,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员工宿舍区,然后又回头看了看轨道车站电梯的方向,接着他对邹世林说道:

“我有办法进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