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3.对话本我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638字
  • 2021-04-22 15:40:23

罗亚在说完以后,便立刻开始推动着轮椅,行到花店的后方,开始准备“对话本我”的材料。

她从柜台下面取出了一根通体紫色的蜡烛,然后又拿出来了一根银色的圆形吊坠,接着她侧过脸,对准陈霄的方向问道:

“你的能力是什么?”

“有点复杂。”

陈霄想了想,正要解释,但罗亚马上又说道:

“不想告诉我也可以,我换种说法问吧,你觉得和你能力关系最密切的物品是什么?”

“这个……”陈霄立刻答道:“当然是镜子了。”

这个问题想都不用想,无论是进出镜子的世界,还是伪装成其他的个体,陈霄都必须借助镜子的照射才能够完成。

“很好,是我这里有的东西。”罗亚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能帮我推一下轮椅吗?”

陈霄走上前去,抓住了她坐着的轮椅的扶手,然后在罗亚的指示下绕过了花店的柜台,来到了店面的后方的一扇门前。

陈霄拉开门,才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间电梯间。

似乎是感觉到了陈霄的愕然,坐在轮椅上的罗亚及时出声道:

“进去吧,没什么好惊讶的,这栋楼都是我的住处,我如果不在这里安装电梯,难道要靠推轮椅走楼梯上楼去吗?”

“没有。”

陈霄感慨道:

“我只是觉得自己和电梯很有缘分。”

他推着罗亚走进了电梯,并且在罗亚的指示下按下了前往二楼的按钮。

两人来到楼上,又通过了一扇防盗门后,终于进入到了罗亚的生活区域中,这是一间装修十分精致的西式风格的房子,面积很大,但也因此有些冷清。

客厅里除了沙发、茶几、餐桌等应有的各种家具以外,在客厅的一面墙边,还有一副全身精铁的骑士铠甲,它拄着一把双手大剑,也没有站在展示用的台座上,而是就依靠着自身的结构,这么支撑着靠在墙边。

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但陈霄也只是扫了一眼就略了过去,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是罗亚·莱伊的隐私,并不是他该多嘴问的。

在关上房门以后,陈霄又在罗亚的指挥下,来到了盥洗室的门口,在这里的洗手台前,就摆放着一面圆形的镜子。

“就在这里吧。”

罗亚指着那面镜子说道:

“你坐到镜子前面去。”

陈霄照着她的指示,从客厅里面搬出来了一张凳子,然后坐到了镜子前面,趁着这段时间,罗亚也从自己家里翻找出了一盒火柴,她将那根紫色的蜡烛放在了洗手台的一侧,摸索着将其点燃,然后又拿出了吊坠,看着陈霄道:

“你的脸现在看着哪里?”

“我正看着你。”陈霄看到她伸出手来,四处摸索,忍不住又问道:“你到底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

“从生理上来说,我是看不见的,但我可以‘看’到你的存在。”

罗亚答了一句陈霄理解不了的话,然后又道:

“你看着镜子,然后把我握着吊坠的手放到你和镜子之间去。”

陈霄依言照做,轻轻地托着她的手,将她那只抓着吊坠的手放到了自己和镜面之间。

“很好。”

感觉到陈霄松开了自己后,罗亚又说道:

“你现在试着发动自己的能力,但不要让能力起效果,然后放空自己的思维,看着我手上的吊坠……”

陈霄深吸了一口气,发动了自己的能力,在他的眼中,镜面一下子变成了某种可以操纵的存在,但他依然坐在原地,试图去看罗亚手上的银色吊坠。

在能力发动以后,他的感官似乎也变得敏锐了起来,他开始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这种香味是来自罗亚点燃的那根紫色的蜡烛。

闻着这股香味,陈霄的精神开始不自觉地放松,他的注意力也不知不觉地集中到了罗亚的手上,银色的吊坠在他的视线中不断地摇晃、摇晃,直到银色充斥了他整个视野。

哒。

一滴水声忽然打破了这股寂静,陈霄的意识恢复清醒,但他愕然地发现,自己身边的罗亚不知何时不见了。

不仅如此,他所在的这片区域虽然依然是罗亚家里的盥洗室,但光线却似乎变暗了许多,有些阴森的味道。

“呃……”

一阵低沉的呻吟声突然从面前的镜面中传了过来,陈霄抬头看去,发现自己对面的镜面中,竟然有一团扭曲而不定形的混沌之物,正在不停地蠕动,变幻着自己的形态。

而当陈霄的视线集中在它的身上之后,这团不定形的混沌之物忽然发生了变化,它化作了一个人形的物体,穿着和陈霄身上一样的衣着,但却没有五官、没有四肢。

陈霄看着它,它也“看”着陈霄,这一次,陈霄终于听清了它所发出来的声音:

“我很饿……”

看着这个人形,陈霄心里一时百味杂陈。

因为这个鬼东西,大概就是罗亚所说的他的“本我”了。

难不成我的本能聚合就是一个饿死鬼吗?

说归说,谈话还是要谈的,不然就白来了这么一趟,陈霄伸出手,轻轻地摁在了镜面之上,然后问道:

“我的‘本我’啊,我们晋升的‘仪式’是什么?”

“我们?”

对面的人形做出了和陈霄一模一样的动作,它先似乎是对“我们”这个词语表现出了困惑,接着,它又摇了摇头,继续道:

“我很饿。”

“行吧。”

看着这个人形不买账,陈霄收回了手掌,问道:

“那你想吃什么?”

“吃!吃!”

人形听到陈霄的声音,顿时激动了起来,口齿不清地喊道:

“甜的,我要甜甜的东西!”

甜甜的东西,难不成是要吃糖?

不过就在陈霄猜测的时候,他忽然看到,镜中的人形从胸口的位置取出来了一个香囊吊坠,然后不停地拉扯着这个香囊吊坠,对他疯狂地示意着。

这个香囊吊坠里,正好装着昨晚销毁了人体模型以后得到的灵性残留物,因为之前镜子梦魇的那个已经被他给吃掉了,所以陈霄索性就把那个残留物给放了进来。

他将香囊吊坠里的东西给取了出来,人体模型掉落出来的灵性残留物,是一块发硬的,像是皮肤一样的东西,这东西也不大,如果揉成一团的话,大概只有一个指头的大小。

在陈霄取出这个灵性残留物以后,镜中的人形变得更加激动了,它几乎是贴在了镜子上,大喊道:

“给我,我饿。”

“给你就是了。”陈霄说道:“不过作为交换,你要告诉我‘仪式’是什么。”

镜中的人形疯狂地点头。

陈霄将灵性残留物贴在了镜面上,镜面顿时如同水面一样荡开,而这个灵性残留物也一下子被对面的人形给扯了过去。

它狼吞虎咽地吞掉,或者融掉了这张皮肤似的灵性残留物,接着打了个饱嗝,陈霄看到它的身体表面似乎变得有些透明起来。

接着,这个人形似乎得到了一些满足,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对陈霄说道:

“我,还不够,不是这个甜甜的。”

“你别蹭鼻子上脸啊我跟你说。”

陈霄指着它骂道:

“别以为你是我的本我,我就不敢动你,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你再不告诉我‘仪式’,小心我揍你。”

自己威胁自己的一部分,陈霄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了。

而他的威胁竟也似乎起到了一些效果,在听到他的话以后,镜中的本我忽然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我,想要一双眼睛。”

“一双眼睛?”

陈霄纳闷道:

“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话音刚落,周围的黑暗忽然如同被一个超大功率的吸尘器吸走了一样,刷地以他为中心聚拢了过来。

陈霄的眼前一暗,再见到光明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先前的状态,回到了罗亚家里的真正的盥洗室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