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42.我吃了梦魇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164字
  • 2021-04-21 12:00:55

听到这位自称“罗亚·莱伊”的少女的话,陈霄也并未感觉有多么意外。

虽然面前的这个少女看起来年纪比他还要小一些,但陈霄不在乎那么多,只要罗亚·莱伊可以教给他他所不知道的知识,他就愿意认可这个教官。

于是他思考了一下,按照西方国度的惯例,对罗亚·莱伊说道:

“很高兴认识你,莱伊教官。”

听到他的称呼以后,罗亚·莱伊似乎明白了他刚刚的想法,于是对他解释道:

“从国籍上来说,我是查理斯共和国的人,而且我与莱茵联邦或者曾经的法罗斯合众国也没有任何瓜葛,莱伊是我的名,罗亚才是我的姓。”

“那……罗亚教官?”

“随便你怎么称呼,我并不在乎。”

罗亚·莱伊在郑重其事地解释了一番后,又道:

“既然你来得这么快,说明你很期待接受我的培训了?”

陈霄点了点头,他不确定罗亚到底能不能够看到,于是又补充道:

“我不否认。”

“很好,我也不想做那些麻烦的准备工作。”听到陈霄的答复,罗亚似乎很满意:“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有丰富的夜晚活动经验,身体能力也肯定在我之上,所以这方面我没什么好教给你的,我要教你的,是关于夜晚的‘常识’,还有如何锻炼你自己的能力。”

在这方面,陈霄和罗亚有着不约而同的看法,于是他立刻找了根木凳,在罗亚的面前正襟危坐。

“从哪里讲起呢……对了,首先,你知道为什么各国政府都要禁止熬夜,并且严密封锁任何关于夜晚的情报,不让它们流入民间吗?”

罗亚·莱伊教官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陈霄回想了一下,然后把苏小南告诉他的那个认知论解释复述了一遍。

“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但是不全面。”罗亚听完以后,摇头道:“我相信你自己也觉得有些牵强吧。”

“的确。”陈霄点头道:“如果只是认知会让梦魇实体化的话,那么也没必要完全封锁关于夜晚的情报,因为这件事,民间很多人已经对政府的不透明政策持怀疑态度了,第三拘留区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来一些人。至少在我们查理斯,我觉得告诉民众,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明白不要作死的道理。”

“那是因为,人对夜晚的认知除了会诞生梦魇以外,还会改变夜晚的时长。”

罗亚语出惊人道:

“你知道在一开始,这个星球的夜晚只有八个小时吗?”

“我还真不知道。”陈霄老实回答道。

“大约在新历7年的时候,莱茵联邦那边进行了一场代号为‘倪克斯计划’的实验。”

罗亚说道:

“具体的计划内容是绝密的,总之那个计划失败了,然后,世界各国就知道了,当认识到夜晚的人类数量过多时,夜晚的长度就会被加长。”

“原来如此。”

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各国的政府千方百计地要封锁这些情报,因为这些情报是字面意义上的“有害信息”。

如果知道的人数过多,让夜晚的时长再进一步变长的话,人类就连最基本的生产和生活都无法再保证了。

“对于夜晚来说,人的认知就像是一根根船锚,它们刺入夜晚这片深不见底的大海,然后从海里捞出来可怖而骇人的怪物,又拽着正常的世界向海底沉去。”

罗亚说着,忽然话锋一转,道:

“而这,也是我们觉醒者能力的本质,我们的精神是‘更加粗壮的船锚’,而我们的能力则是我们从夜晚打捞出来的‘除了怪物以外的东西’。所以,要让我们的能力变强,就得想办法让我们的船锚变得更加粗壮。”

陈霄追问:“具体要怎么做?”

“首先,要寻找到晋升的‘仪式’。”

罗亚回答道:

“每个人的‘仪式’都不一样,不过‘仪式’与每个人第一次觉醒时的精神状态以及行为都有关联,你还记得,你自己是怎样觉醒的吗?根据你那时的状态,我或许可以给你找一下方向。”

陈霄沉默了片刻,接着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记得,我吃了‘梦魇’。”

“?”

气质清冷的冰山少女,在听到陈霄的话的这一刻,脸上浮现出了显而易见的疑惑。

“你……”她抿了抿嘴唇,问道:“你是怎么吃的?”

“具体来说,我应该是吃掉了它们被破坏后留下来的残留物。”

陈霄一边回想着一边答道:

“我在之前做了一个实验,想办法通过另外一个梦魇的规则破坏了一个梦魇,然后我从它消失的地方捡到了一块像是碎片一样的东西,我发现这块碎片可以刺激我的精神,加速我的觉醒,所以后来,我就把它给吃掉了。”

“……”

听着陈霄的叙述,罗亚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她咳嗽了一声,恢复了之前的从容和清冷,继续道:

“原来如此,借助另外一个梦魇的猎杀规则,的确是目前完全破坏梦魇实体的唯一办法,至于你所说的‘残留物’,那应该就是梦魇和我们的世界相互连接的‘锚’,是某人灵性的残留结晶。”

“不过你这种情况,我的确是闻所未闻。”

看到罗亚陷入沉思之中,陈霄也十分关切地问道:

“莫非,我这种情况很难找到‘仪式’吗?”

“当然不是。”

罗亚摇了摇头:

“根据觉醒时的行为来逆推只是最粗浅的一种方式,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要找到自己的‘仪式’,还有许多其他的方法。这样吧,我教你一种最准确的,你去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

“没错,准确地来说,是问你自己的本我。”罗亚解释道:“本我是你位于潜意识中的本能、冲动与欲望,是人格的生物面,而‘进化’这一项,也是生物的基本欲望之一,所以你的‘仪式’,你的本我肯定最清楚不过。”

“与自己的本我对话?”陈霄思索道:“这种事情,可以做到吗?”

“本来的话,一个人当然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自己的本我形成对话的,因为本我就是你自己的一部分。”

罗亚回答道:

“但现在你已经觉醒,灵性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桎梏,因此凭借一些特殊的办法,你就能够完成这种对话,我这里正好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与本我进行对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