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诧异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050字
  • 2021-04-16 12:01:17

“嘶——”

附属楼三楼,川西市七中的德育处办公室中,李二水正用消肿清淤的药水,喷洒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伤处。

他之前在楼上的时候,猝不及防之下,挨了陈霄这个“凡人”一顿毒打,虽然陈霄并没有使用什么利器或者枪械,但他身上挨到的那些拳脚可都是实打实的。

生活在第三拘留区那种地方,陈霄免不了和那些各式各样的犯人们起过冲突,像刘明杰那样拿着小刀来威胁的都算是比较友善的了。

为了保护自己,陈霄早就练就了一身不弱的格斗功夫,而且具备丰富的实践经验,他就算徒手,对付几个小流氓也完全不成问题,这样的人的拳头打在李二水身上,当然不是可以轻易无视掉的。

李二水掀开衣服,借助办公室的灯光,直接就能看到自己的身上肿了一大片,甚至连他被陈霄最后那极限一脚扫到的手腕,也变得通红胀痛。

“该死的愚民!”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仔细地喷吐药水,唯恐被影响到了今后的身体状况。

在觉醒了能力以后,他已经具备了一名“精英”的自觉,作为精英,他的身体和生命当然是相当宝贵的财富,不能够随便出岔子。

当然,嘴上骂归骂,实际上,李二水还真的没有轻视陈霄他们的意思,在逃到这个德育处办公室以后,他就立刻使用自己在七中的权限,打开了德育处办公室内的总监控画面,通过监控录像,查看着陈霄他们的动向。

广播室的门现在依然还关闭着,想来苏小南他们依然躲在里面,而且还用能力影响了梦魇的感知。

不过根据那只唤名梦魇的动向,李二水又推测出,他们三个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广播室里面,那只唤名梦魇前往的男厕里,一定也还待着人。

在仔细地推敲了一下后,李二水当即确定这个在男厕所里面待着的人应该是陈霄,毕竟现在一个陈悠被梦魇锁定,一个苏小南必须要用自己的能力维持住陈悠的生命,能够自由活动的也就只剩下了这个粗鲁的普通人。

待在男厕所里,也比较符合他男性的身份。

所以李二水的关注重点也全都放在了男厕附近,他把这附近的几个摄像头画面给调到了最大,然后一边涂药,一边关注着屏幕上的变化。

就在八点五十五分的时候,监控画面上的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

透过监控画面,李二水看到,原本循着感知走进了男厕的唤名梦魇,不知为何又拖着步子走了出来,并且漫无目的地徘徊着,走向了附属楼五楼通往楼下的楼梯口。

“怎么会这样?”

他有些惊讶,这只梦魇作为最早出现在学校里的梦魇,早就已经被他用一些学生来测试出了行动的逻辑和猎杀规则。

在附近存在醒着的人类的时候,这只唤名梦魇是不会离开那片区域的,它会一直跟随着被它感知到的人类,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他们的名字。

这个时候,被它锁定住的人类哪怕是从嘴里发出一点点的声音,都会被它视作“回应”,并且触发它的猎杀规则。

总得来说,这算是一个不会太频繁地发生移动的梦魇,而要让它突然离开某片区域,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在感知范围的极限上有某个目标不小心触发了它的猎杀规则,吸引它奔过去杀人,另一种就是在它感知范围内的人类忽然消失,丢失了目标的它,也会在本能的驱使下,去寻找新的目标。

看现在这只唤名梦魇的状态,明显就是丢失了原本躲在男厕所里面的目标。

难道是已经被它给干掉了吗?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作为能力者,李二水也是知道能力者的相关情报,而且因为一些缘故,他知道的还比苏小南这个新手夜警多。

能力者们在觉醒的能力以后,或多或少都能够使用能力,对梦魇造成一些影响,以此来获得比普通人更高的生存率。

而这些能力虽然各自都不相同,但从表现形式和作用原理上,大致能够分为直接影响梦魇行动的,感知梦魇行为然后提前避开的,提高自身抗性,然后用小命和运气来硬抗的,还有作用于人类身上,能够暂时阻断梦魇规则,屏蔽梦魇感知的四大类。

像李二水这种,就属于能够直接影响梦魇一些行动的,而看苏小南的能力表现,她的能力明显是作用于人类身上,然后能够阻断梦魇规则和感知的类型。

也只有这种类型的能力者,才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从一只触发了猎杀规则的梦魇手下救下陈悠。

但李二水也清楚,梦魇毕竟是梦魇,可以说在夜晚,它们才是真正的主人,人类的觉醒者充其量也只能够造成一点影响,要说与其对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像苏小南这样的能力者,想要真正救下陈悠,就必须在能力作用的期间让另一个人再次触发梦魇的规则,让它自动放弃先前丢失的那个目标。

而整个学校目前清醒的人就只能下了他们三个人,这个鱼饵,也只有陈霄才能够做。

这种任务九死一生,哪怕是陈霄这种经验丰富,身手矫健的选手,也说不准就直接被唤名梦魇堵在男厕里杀死了。

但李二水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稳一手,他总觉得以陈霄之前的表现,没有这么容易死掉。

于是他没有去管那个徘徊离开的梦魇,而是继续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附属楼五楼的男厕附近,因此他也没有注意到,那个徘徊着的唤名梦魇,已经一步一步地沿着楼梯下了楼,来到了楼下四楼的舞蹈训练室门外。

仿佛只是凑巧,在它来到舞蹈训练室门口的时候,舞蹈训练室原本关闭着的门突然被一阵风给推开了,因此,这只徘徊的梦魇当即就随着性子进入到了舞蹈训练室中。

而在它进入舞蹈训练室以后,原本黑暗一片的舞蹈训练室监控忽然短暂地亮起了一瞬,接着又很快熄灭,重新变回了漆黑一片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