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进入镜中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080字
  • 2021-04-15 12:01:02

对于在二十年前突然异变的黑夜,以及黑夜中诞生出来的种种古怪,即使是那些全世界水平最高的相关方面的专家,也都还只是处在一知半解的状态中,就更不要说陈霄这种没知识、没能力,也没背景的三无人士了。

他原本就不清楚手上的这枚结晶到底是什么东西,当然也不会清楚人类直接生吞这种结晶会有什么后果。

有可能这枚结晶会在他的肚子中重新化作一个可怕的梦魇,然后破腹而出,也有可能他的消化系统根本无法承受这种东西,从而让他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产生一些不良的身体反应。

当然,也完全有可能像他预想的那样,这枚结晶成功地刺激他的精神,让他快速地完成觉醒。

总之无论如何,这枚结晶的效果来得也比想象中要快,在差不多十秒钟以后,陈霄就发现镜中自己的面部开始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

细密的青筋开始从他还算白皙的皮肤上浮现,一直从脖子处延伸到整个面部,然后又向下蔓延,随着这个变化,陈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也开始出现了剧烈的动摇。

就像上次那样,他所感知到的一切事物,都开始被某种幻觉所扭曲,但这一次的幻觉,来的比上一次还要猛烈。

他明明就好好地站在原地,但他的感官却告诉他,他正在经历一场八级以上的大地震,不止是这间男厕,他感觉到整个房屋,甚至是整个地层都在跳舞。

他用力地扶住了面前的洗手台,以防止自己直接跌倒,然后,他就看到以自己面前的镜子为中心,整个世界都仿佛被一记重锤所击中,在顷刻间化作了碎片,猛地崩散。

他感觉到自己开始向下坠落,在剧烈的失重感中,他掉入了一片茫茫的黑暗之中。

他再次出现了幻听,但这一次,他听到的不再是老式收音机那仿佛被干扰了的沙沙声,而是某种巨兽般的存在所传来的饥渴的喘息。

他的鼻尖也再度嗅到了昨晚的异味,这一次,这股异味变得清晰而浓烈,他终于分辨出来,这股宛如铁锈般的气味,原来是鲜血的味道。

而后,陈霄感觉自己下坠时的失重感忽然消失了,他停留在了这片黑暗深处,他的耳中又听到了声响,除了那饥渴的喘息外,还有个沉重的脚步声开始响起,并且似乎还在朝着自己的方向靠近,他鼻腔里闻到的那股鲜血的味道也变得更加清晰了起来。

但陈霄的心中却并没有畏惧,他反而努力地想要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伸展他的躯体,并且摸索,探知这个诡异的幻梦。

这一次,他的努力似乎得到了回馈,他感觉到了黑暗中的某个事物,虽然它不可见,不可触,但是陈霄知道,它就在那里,而他已经捕捉到了它的位置!

就在他出现这个想法的瞬间,他的脑袋里忽然出现了一阵剧痛。

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触手开始在他的脑袋里疯狂地搅动,将他的脑浆和脑髓统统搅和成了一堆颜色奇怪的浆糊,然后又把一些本来不属于他的东西强硬地塞入了他的脑海当中。

但忍受着这股非人所能够承受的剧痛,陈霄却反而发自内心地露出了开怀的笑容,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他感觉到,自己在朝着某个方向,出现某种未知的进化。

疼痛进一步加剧,陈霄眼前的视觉、耳中所听到的声音,鼻腔里嗅到的味道,似乎都在这一刻被这股剧痛所覆盖,所扭曲。

他所能够感知到的一切,似乎都被这疼痛化作了一个漩涡,然后将他本人一下子吞没了进去。

“呼,呼……”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陈霄脑中的疼痛都快要麻木的时候,他再次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喘息声。

从这一刻开始,幻觉与现实的世界似乎出现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他的感知如同潮水一般地流淌了回来,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四肢和身体,感觉到了自己的内衣被冷汗浸湿,然后黏在身上的那种不适,充斥在他鼻腔里的不再是鲜血,而是除臭剂的味道,他双眼前的画面也开始慢慢地变得清晰。

地震没有发生,他也没有坠入一片黑暗的世界,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从始至终,他最多也就是用双手撑住男厕的洗手台,然后站在原地而已。

陈霄注视着自己手背上清晰的血管逐渐隐没在皮肤下面,他瞄了一眼手环上的时间,发现距离他进入厕所时,才只过去了五分钟左右。

但他自己的体感时间也和上次一样,出现了明显的错位,或许是那剧烈的痛苦放大了他对时间的感知,现实世界里明明只有五分钟,他却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极其漫长的时间。

不过这剧烈的痛苦并不是白挨的,陈霄很肯定,在经历了刚刚的幻觉以后,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某种实质性的变化,只是他还没有摸索清楚,这种变化到底是什么。

在确认完毕时间后,陈霄只甩了甩脑袋,便抬起了头,不过当他的视线从自己的双手移动到面前的镜子上时,他突然发现男厕所原本被关好的木门不知何时突然打开了,除此以外,镜子里面显示还有一个可怕的黑影,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男厕门外的光线投射了进来,那个背着光的身影似乎穿着一件七中的教师制服,当陈霄注意到它的那一瞬间,它似乎也察觉到了陈霄的所在,并且发出了冰冷而又麻木的声音。

“陈霄,你在做什么?”

面对这诡异而恐怖的情景,陈霄却反而松了口气,这冰冷麻木的呼唤声代表站在他身后的这个黑影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就是那个锁定着陈悠的唤名梦魇。

正好省了我去找你的力气。

陈霄在心里想着,索性不再去理会站在自己背后高一声低一句呼喊着自己的梦魇,他看着面前的镜子,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升起了某种微妙的冲动。

他慢慢地抬起了手,将自己的手掌覆盖在了面前的镜子上。

镜面如同水波一般荡漾着,于是,陈霄进入了镜子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