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9.觉醒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053字
  • 2021-04-15 12:01:02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陈霄的决定,理所当然地引来了陈悠的反对。

不过苏小南倒是没有说话,因为她在听到陈霄询问另外一个办法的时候,就大概猜到了陈霄接下来的决定。

而失去了苏小南的支持,陈悠自然拗不过自己的哥哥,听到她的反对,陈霄直接提高了声音,反问道:

“除了这个办法以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救你吗?”

陈悠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虽然在平时,她老是和陈霄顶嘴打闹,看起来根本不把自己哥哥的话当回事,但在这种时候,陈霄罕见地拿出了兄长的威严,陈悠也只能够露出一副充满委屈的神情。

她总不可能对陈霄说“你不用管我的死活”这种屁话,如果她这么说了,那她不仅对不起冒着生命危险跑到学校里来救她的陈霄,也对不起刚刚为了保护她而牺牲在梦魇攻击下的好友彭佳了。

看到自己妹妹这副表情,陈霄沉默了片刻,又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

他双手扶着陈悠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的双眼,然后对她说道:

“小悠,你还记得咱们的老爸常说的那句话吗?”

“记得。”陈悠抿了一下嘴唇,然后答道:“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兄弟姊妹是骨肉相连的一个整体,所以父母要保护孩子,兄妹要互相帮助。”

“没错,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才懒得冒着犯法的风险,从我住的那里跑来这个鬼学校。”

陈霄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脑袋,并对她道:

“我都来了,如果还不能把你给救下来,那不就说明我是个废物吗?所以,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不要走动,如果我运气到头死了,那你就得活下来,然后帮我报仇。”

说完,陈霄看向了苏小南,后者咬了咬嘴唇,然后对他用力点头。

“这个你拿上。”她说着,将自己的那把可以暂时击退梦魇的红色手枪递了过来。

陈霄接过,然后对她问道:“问个问题,如果我在晚上杀了人,法律会判我多少年?”

苏小南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答道:“正当防卫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那就好。”

陈霄对苏小南说道:

“开门吧。”

趁着苏小南操控门上烟幕散开之际,陈霄打开了门锁,走出了广播室,就在他准备关上房门的时候,陈悠突然喊道:

“哥!”

见陈霄回过头来,她继续说道:

“李二水老师现在应该在附属楼三楼的德育处办公室里,那里有整个学校的监控,不过男女的厕所里没有监控摄像头。还有,这学校里面,暂时只有三个那种怪物。”

陈霄望着自己的妹妹,发现她的双目如水,仿佛有淡淡的光芒在流动,于是他点了点头,然后反手带上了房门。

原本在门外搜寻陈悠踪迹的唤名梦魇似乎已经徘徊着走远了,于是陈霄不耽搁,直接朝着这层楼的厕所走去。

随着他的走动,他的脚步越来越快,沉静的双目之中也逐渐染上了一层疯狂的色彩。

有些事情,陈霄并没有和陈悠、苏小南说清楚,比如说在那枚结晶的影响下,他也出现了类似觉醒的前兆,这种事情,之前没必要,现在则是没时间。

不过这件事却给了陈霄一个机会,一个在这种逆境之中翻盘的胜机。

从苏小南和李二水,还有刚刚才觉醒的陈悠的表现来看,觉醒者们的能力都能够或多或少地影响到夜晚出没的梦魇,虽然正面对抗不了,但至少能够给他们留下一丝回旋的余地。

假如陈霄也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完成自己的觉醒,成功拥有类似的能力的话,那么再搭配他丰富的经验,未尝不能在护下陈悠性命的同时,在梦魇的袭击下存活下来。

当然,陈霄现在也只是出现了一些觉醒的前兆,按照“药方”上所说,他距离觉醒还有一段距离,最起码,今天晚上以内,按照正常流程,他肯定是无法觉醒的。

所以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些非常规的操作了。

“该到玩命的时候了。”

陈霄心中彻彻底底地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也做好了丢掉性命的觉悟,他知道,目前留给自己的那条途径到底充斥着怎样的危险。

但越是清楚这点,陈霄的心里反而越是兴奋起来。

或许我在三年前的时候,就已经疯了吧。

在推开男厕门的同时,他心中自嘲地想到。

来到男厕里,陈霄先检查了一下男厕的环境,或许是因为附属楼五楼并没有教室,平时学生过来的也少的缘故,这里的男厕所相对教学楼那边就比较干净,整个厕所的空间里都充斥着明显的除臭剂的味道。

而且在两个洗手台的墙面上,还挂上了一面镜子,正好对准了男厕的门口。

确认了厕所的安全以后,陈霄关上了门,他没有苏小南那样的能力,所以能做的最大努力,也就是别上了厕所木门上的卡子。

接着,他来到了洗手台前,面朝着那面镜子,掏出了被自己放在T恤衫内的那个香囊吊坠,并把里面的那枚结晶给取了出来。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白天,但是在这枚梦魇留下来的神秘结晶上,那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晕还是没有褪色半分。

而且,正好遗留下这枚结晶的那个梦魇,也是与镜子这种事物有着密切关联,不得不说,这或许也是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奇妙的缘分。

昨天晚上,陈霄已经用自己的身体做过了实验,手上的这枚结晶,的确是会对他的精神力形成某种刺激,促进他的觉醒。

只不过这是一种经由量变积累抵达质变的过程,所以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是不足以让陈霄完成觉醒的。

但现在陈霄没有时间,那么根据控制变量法,他就只能够调整这场实验当中的另外一个变量了。

毕竟在零距离接触之上,还有着负距离的接触。

于是陈霄面向镜子,捏着结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他仰头张嘴,一口将这枚结晶扔进了自己的嘴里,并且直接吞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