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这是有组织的犯罪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3200字
  • 2021-04-16 16:17:06

砰!

一声枪响后,陈霄顺利地命中了门卫室的门板,虚掩的门一下子便被推开,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

“你这枪法比我还准呐。”苏小南咂舌道:“你难道悄悄摸过枪?”

“放心,是在市区里的射击俱乐部里练的。”陈霄长吁了口气,把枪还给了苏小南,并且回答道:“一开始睡不着的时候遇到那些鬼东西,我总得想点自保的手段啊。”

可惜的是,枪法打得再准也没有意义,第三拘留区内的许多老邻居已经用自己的小命证明,人类制造出来的杀戮武器根本对这些梦魇无效。

为了防止门内真的有什么梦魇,在开枪射击的时候,陈霄特意选了个刁钻的角度,这样一来,如果里面真有什么规则和开门有关的梦魇,也大概率触发不到他身上去。

在门开了以后,门卫室里面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就好像根本没人一样。

“说不定他已经用了药睡着了。”

见此,苏小南对陈霄说道。

查理斯政府使用的药剂是能够确保使用者进入到深度睡眠中的,在那种情况下,即使听到巨响,也确实有很大概率不会苏醒,毕竟,这药剂涉及到国家乃至全人类的安全问题,稍有不慎便是大灾祸,必须要确保其安全性和可靠性。

陈霄对苏小南的说法不置可否,不过就目前来看,门卫室里或许也没有梦魇的存在。

不过保险起见,两人还是又在门口稍微等了两分钟,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

这个门卫室并不大,面积只有六平方米左右,室内的家具也很少,除了摆放在左侧靠墙处的一张钢丝单人床以外,就只有贴在门卫室床边的一张办公桌,以及上面放着的一台台式电脑了。

当陈霄和苏小南来到门口时,两人一眼就看到了门卫室里的情况。

门卫室的那张单人床上被褥凌乱,很显然有人曾在这张床上躺过,但可惜的是,目前门卫室里却并没有人。

“咦?”

看到这一幕,苏小南愣住了:

“怪了,王哥的信号明明应该在这里才对……”

“先别慌,我们找一找他的那个信号发送器在哪里。”

陈霄想了想,又对苏小南叮嘱道:

“小心一点,不排除有规则特别难触发的梦魇蹲在这里。”

“嗯。”

苏小南也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将手上的信号发送器拿了出来,调成了近距离搜寻的模式。

原本散发着绿光的小装置顿时切换成了黄色的光晕,并且还发出了轻微的“滴滴”的声音。

苏小南手持着这个装置,开始在门卫室里扫描起来,门卫室总共也就六平米,也没有多大地方给她搜索,所以很快,当苏小南扫过那张钢丝单人床的时候,她手上的信号发送器就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在这里!”

苏小南一把掀开钢丝床上面的被褥,却发现在被子下面除了一张布满褶皱的墨绿色床单以外什么也没有。

“唉?”

她伸手在信号最强烈的那个地方摁了摁:

“怎么会?我的发送器出问题了?”

“不,发送器没有问题,那东西不是在这。”

陈霄轻轻推开她,然后伸出双手,凭借自己经过锻炼的力量,将这张钢丝床直接给掀翻在地。

这一下,床下的地板也暴露在了灯光之下。

“怎么会?”

看到地板上的东西以后,苏小南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陈霄的脸色也慢慢地变得凝重了起来。

在钢丝床下面的地板上,正安静地躺着一只断掉了的人类手臂,这只手臂只有前半部分,而在它的手掌之中,还捏着一个和苏小南手上一模一样的信号发送器。

当苏小南靠近以后,这个信号发送器顿时也像苏小南的那个一样,发出了短促的“滴滴滴”的提示声。

两人沉默了两秒,陈霄率先开口问道:

“这只手,是你那个前辈的手臂吗?”

他的话让苏小南回过神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忍着恐惧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从地板上拿起了那只断手。

翻看了两遍之后,苏小南非常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了答案:“是,我记得两天前他请我吃了一顿饭,作为我刚到这里的接风宴,那时候,他的手不小心被餐厅服务员端着的热茶给烫了一下,就是这只手臂。”

陈霄把手臂从她的手里接了过来,稍微查看了一下,然后道:“这手臂的切口平整,应该是某种利器。那么问题来了,这只手到底是谁砍下来的,是某个带了利器的梦魇,还是说……是某个人?”

“也有可能是前辈自己切掉的。”苏小南推测道:“前辈的能力是操纵丝线,那种丝线如果绷直了以后,作为利器使用,切开人体组织也很容易。而且,凡是被梦魇袭击的人类,基本上在死后都不会有尸体遗留下来,这或许是前辈在遭到某个梦魇袭击后,为了提醒我们,所以在临死前用能力切掉了自己的手臂。”

听了苏小南的推测,陈霄拿着手臂站了起来,视线在门卫室里扫了一圈,然后直接推翻了她的推测。

“不,他是被某个人给杀害的。”

看到苏小南疑惑的神情,陈霄顿了顿,然后指向了这间门卫室天花板上东南方向的角落。

“如果是梦魇杀人,还会特意破坏监控设备吗?”

苏小南循着陈霄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顿时看到了门卫室里遭到损坏的那个监控摄像头。

她随即嘶了一声,说道:

“这下我们麻烦大了,能够在夜晚行动,做出这种破坏活动,而且还能够害死王哥,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一个觉醒者,而且比王哥还要强!”

“那可不见得。”

陈霄此时已经坐在了那张办公桌前,并且打开了电脑,他一边娴熟地调出学校监控录像的程序,一边回答道:

“这次我更倾向于这个凶手是用了某种诡计干掉你的前辈的,按你先前所说,这位‘王哥’在死前曾通过教学楼,又去到了附属楼,如果他们真的正面打起来,按理说我们在教学楼里应该也能够察觉到动静,除非他们之间的差距大到你这个前辈被瞬杀。但这样又会有另一个问题,凶手既然都已经能够瞬杀比你还厉害的老警察了,为什么不连你这个小菜鸡一并也杀了?”

“是哦。”听到陈霄的这番推测后,苏小南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她说道:“这样说来,这个凶手就算能力等级不弱,大概也不是擅长正面冲突的类型,可惜这里的监控被破坏了,否则我们只要能知道他的长相,就能够占据很大的优势。”

“这倒是没问题。”

陈霄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他斜看了苏小南一眼,然后问道:

“七中老师的制服,从一五年以后就一直没换过是吗?”

苏小南低头看了一眼,她现在身上穿着的正是七中女教师的制服,是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加上过膝套裙的经典款式,于是她答道:“换没换我不清楚,不过现在还是我身上这一套。”

陈霄盯着她的衣服看了两秒,然后看着电脑屏幕道:

“那就是没换,你来看看,这个监控里拍到的老师是谁?”

他调出了监控,监控画面显示,这是今晚六点半时候的记录。

苏小南凑了过去,看到监控画面上有一个身穿川西市七中教室制服的男子从门卫室的监控镜头下走过,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性,头发较短但并不稀疏,看起来约摸三十五岁上下,他的面容平凡,但因为眼角和嘴角略微向下的缘故,所以看上去显得有些苦闷。

“这不是李老师吗?”

看到这个人,苏小南吃惊道。

陈霄嘶了一声:“李老师是……”

“就是小悠他们的班主任,先前请了事假的那个。”

“哦——”

听到苏小南的话以后,陈霄立刻想了起来:

“就是那个教历史的,崇拜什么精英政治的,老在课堂上讲一些无关紧要的牢骚话浪费时间的那位?”

“对。”苏小南有些尴尬,毕竟屏幕里的这位勉强也算她工作上的前辈。

“怪不得我觉得他耳熟。”

陈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小悠以前在饭桌上面抱怨过他,说因为他上课不讲考试知识点,全班考差了以后又赖学生学历史没有什么灵性。”

“他在课余的时候是研究战前历史的。”

苏小南叹气道:

“而且他总是认为,要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天灾异变,那么在战争里赢的不会是我们的国家。”

“还真是个典型的家伙。”

陈霄闭着眼想了想,然后说道:

“七中规定的正式放学时间是六点整,到了六点半的时间,学校里的学生老师应该都走得差不多了,我查了之后的监控,这厮故意卡着这个时间回来,之后又没有离开学校,合理推测一下,这次的事情跟他应该脱不了关系。”

说完以后,他又豁然起身,吓了苏小南一跳。

“你找到药了吗?”

陈霄对苏小南问道。

“我看看。”

苏小南从包里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办公桌下面的柜子,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橙色塑料箱。

她打开箱子,里面的药剂已经被人给取走了一些,不过还剩下几瓶,应该足够他们使用。

“够了。”

“那就赶紧走。”

陈霄一边说着,人已经走到了门边:

“我怀疑这家伙应该也在某处悄悄窥视着我们的行动,我们得快点回去,不然小悠他们会有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