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梦魇与认知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044字
  • 2021-04-11 12:00:00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陈霄问道。

“应该不会,我这个前辈是个资历很老的警员,他无论是能力强度还是行动经验,都远在我之上。”苏小南答道:“而且我们每个区域的负责人之间,都配备有专门的发信器,可以互相看到彼此所在的位置的。在我醒来以后,我看到他从门卫室的方向向教学楼移动,然后又到了后方的附属楼里,之后也一直保持着移动,那时候他一定是和我一样,在搜救学校里的幸存者,所以我猜,可能只是他的通讯器坏掉了而已。”

“所以我们现在是要去找他?”

陈霄看了看漆黑一片的校园:

“这个人在哪里?”

“稍等。”

苏小南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取出来了一个小小的装置,这个装置只有小拇指指头那么大,散发着绿色的微光。

苏小南轻轻地摁了一下这个小装置,这个装置顿时为她弹出来了一片投影,上面显示着一幅川西市七中附近的地图。

“他现在已经回到门卫室里面了。”

看着这幅投影,苏小南有些乐观地说道:

“说不定前辈已经处理完这次的事件了,走吧,我们去找他。”

说着,她加快了速度,朝着楼下走去,而陈霄也紧随其后,同时他提醒道:“别太掉以轻心,根据小悠他们之前在教室里的表现来看,这学校里除了那个人体模型,应该还存在着别的怪物。”

“你是说……还存在着别的梦魇?”苏小南一听这话,脸上也流露出了警惕之色。

“梦魇?”陈霄闻言,顿时颇为感兴趣地问道:“原来官方的人都把那种怪物称之为梦魇啊。”

“这是负责主管这方面事务的院士给它们起的名字,很贴切地表现出了它们的特点。”

苏小南也边走边解释道:

“你知道这些梦魇是怎么出现在夜晚的吗?”

陈霄摇了摇头,在他到达第三拘留区的时候,那里就已经遍地魑魅魍魉了,而他的药方上也没有写那些鬼东西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之后,他的生活重心也全在研究怎么治好自己的怪病,从那个地狱一样的夜间脱离出去,当然没有心思来关心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梦魇,是从我们人类的认知当中获得实体的。”

苏小南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比方说,我们远远地看到了一家阳台上晾晒的白床单,并误以为那是一个穿着白衣飘来飘去的鬼怪,在白天,这当然就只是我们的幻觉而已,但要是在夜晚,我们有了这样的想法,那就真的会出现一个穿着白衣的恐怖梦魇,并遵循着它的规则,开始猎杀人类。”

陈霄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所以,这才是各国政府都出台法律,把熬夜列为最高禁止行为的原因。”

如果在夜晚,人类的认知能够让梦魇实体化,那的确应该想办法让全人类的意识在这个阶段都处在沉眠状态。

陈霄光是回想一下自己家那里热闹的状况,都知道这种实体化的现象基本上是随便触发的,如果不禁止全民熬夜的话,那说不定人类真的会面临灭亡的危机。

“话说回来……”想明白苏小南话里蕴含的信息后,陈霄又突然问道:“你们这些觉醒者,可以用能力可以对抗,甚至是杀死那些梦魇吗?”

“正面对抗基本上是做不到的,触发了规则以后我们也只能够想尽办法逃生,杀死更是不可能,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苏小南一听这话,顿时摇头道:“我听说十三院最多也就是短暂地破坏掉了一个梦魇的存在实体,但到了第二天晚上,那个梦魇立刻又毫发无损地复苏了。”

“那你们这些觉醒者,在遇到了梦魇的时候,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有什么区别?”陈霄问。

“虽然不能正面对抗,但我们的能力还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那些怪物啊。”

苏小南说道:

“比如我的烟雾,就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躲避掉梦魇的追踪,利用这种特性,哪怕是触发了规则,我们比一般人也更容易存活下来,只要在梦魇的追杀下活到天亮,那么就算是成功地避开一次死亡了。”

“大概懂了。”

陈霄沉默了两秒,又问道:

“你有听说过类似用一个梦魇来杀死另一个梦魇的实验吗?”

“听说在十三院刚成立那会做过,不过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梦魇之间会本能地避开各自的规则触发。”

苏小南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接着答道:

“现在倒是没听说过有这种实验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的权限太低,毕竟我只是一个刚刚入职的二级警员。话说,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陈霄含糊道:“我就是好奇一下。”

这个话题在目前来看并不重要,因此苏小南也没有在意,两人保持着前进速度,很快就来到了校园的门卫室附近。

川西市七中的门卫室是岗亭式的,这栋独立的小房子就建在学校的正门旁边,与教学楼之间隔着一个小操场和一片花园。

当陈霄和苏小南来到门卫室附近时,发现门卫室里的灯光亮着,旁边的门也虚掩着没关。

“王——唔?!”

见状,苏小南刚想喊话,就被陈霄给摁住了嘴巴。

“你想死啊?”

他压低了声音,对自己的发小说道:

“万一里面的不是你那前辈,而是一个梦魇怎么办?”

“哦,对哦。”

听到陈霄的话以后,苏小南也反应了过来,她知道陈霄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因为当初在培训的时候,负责指导她的那名教员也是这么说的。

还是吃了经验不足的亏。

念及此,苏小南有些尴尬地小声问道: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陈霄想了想,然后看向了苏小南的包包:

“你刚刚用来打梦魇的那把枪,对现实世界里的正常物体有效果吗?”

“有倒是有,不过只有冲击力而已,很难打死人。”苏小南答道。

“有冲击力就够了,给我用一用吧。”陈霄伸手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