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3.警报
  • 天黑请入眠
  • 食周鸟
  • 2354字
  • 2021-04-07 18:19:18

等到三人吃完这一餐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到两点了。

陈悠和苏小南都要返回学校去,帮着她们那个班级布置明天的场地,于是陈霄就将她们俩送到了学校的门口。

“小悠。”

临别时,陈霄又不放心地对自己的妹妹告诫了一句:

“假如你晚上突然醒了,一定要记住,先不要动不要乱看,而且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应,等彻底看清楚了情况以后再做行动。”

“知道啦。”

陈悠拉长了音调答道:

“老哥你今天怎么这么爱瞎操心,之前你不是这样的啊。”

“你就当我是瞎操心吧。”

陈霄叉腰道。

他告别了自己的妹妹和苏小南,然后乘上了轨道车,回到了他父母目前住着的那个家里面。

等到父母都下班了以后,他把那个应用也传给了自己的父母一份,又顺带在这里蹭了顿晚饭,然后才坐车回到了第三拘留区。

刚一乘坐着电梯,回到自己所居住着的十六楼,陈霄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家门口等着的刘明杰。

“陈兄弟,原来你在这儿。”

看到陈霄以后,刘明杰也赶紧迎了上来:

“你后来到哪儿去了?我睡醒过来以后四处都没有看到你,我还以为昨晚上你……”

“我出去了一趟。”

陈霄答道:

“刘先生,你在这里等着我,是找我有事?”

“是这样。”

刘明杰对他展示了一下手上提着的塑料袋,说道:

“那些送餐送药剂的人来了,给你也留了一份,让我顺带交给你。”

“谢了。”

陈霄从他的手里接过了袋子,打开来看了看,然后取走了药剂,并对他说道:

“不过饭我就不要了,我在市区吃过了。”

“留着当夜宵也好啊……等等,你刚刚去市区了?”

刘明杰说到一半反应了过来,有些惊愕地看着陈霄:

“你白天还能出去的?”

“是啊。”

陈霄对刘明杰说道:

“我又不是犯人,我只是碰巧住在这里面的守法公民罢了,为什么我不能出去?”

刘明杰无语凝噎了好久,等他重新组织好语言以后,陈霄已经用手环解锁了自己的房门,准备进去了,见状,他赶紧问道:

“你为什么会来这种鬼地方住?”

陈霄停住动作,回头一望,问道:

“那你为什么会被送到这种鬼地方来?”

刘明杰愣了一下,然后讪讪道:

“我那不是一时脑子糊涂,没有转过弯来嘛。”

“那你就当我也是脑子糊涂好了。”

陈霄对刘明杰说道:

“要进来坐坐吗?”

看陈霄这一副不想明说的样子,刘明杰也不好再追问了,他想了想,然后对陈霄道:

“坐坐就不用了,不过那个……陈老弟,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可以吗?”

陈霄看着他:“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从市区里带些什么东西回来吧?”

刘明杰很惊喜地问道:“可以吗?”

“做梦吧你。”

陈霄指着他的鼻子说道: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啊,你现在可是在坐牢,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要是帮你带了东西进来,我也会被政府的人问责的好不好?”

“不行吗?”

刘明杰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他长叹了口气,然后报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看着陈霄道:

“那陈老弟,你能不能帮我带点东西出去,就一封信,拜托了。”

“你如果想寄信的话,可以去跟那些来送餐的人说啊。”

陈霄道:

“这第三拘留区的犯人每个月不都有寄两封信的配额吗?”

“这……”刘明杰看上去欲言又止,但他最后还是老实说道:“那个来送餐的人我见过,就是当时把我押送到这地方来的警察,我之前不是不懂事吗,就骂了他一下。”

“骂他怎么了。”陈霄道:“你昨天不也骂了我,我也没整死你啊。”

“那是你大度,而且,我骂你的可比骂他的轻多了。”

刘明杰的视线左右逡巡:

“我昨天骂了他一堆脏话,什么难听的都说过了。你现在要让我去求他,他怕不是会整我。”

“那你想太多了。”

陈霄摇头道:

“人家在这里干多久了,什么人没见过,人家一公务员至于和你这未遂犯一般见识吗?”

“就算他不和我一般见识,我也不好意思去求他了啊。”

刘明杰无奈道:

“刚刚他过来送餐的时候,我都是躲着不敢看他的。”

陈霄想了一下,然后道:

“行吧,不过你得自己去打申请报告,而且今天已经出不去了,只能改天。”

“改天就行,改天就行。”

听到陈霄的话以后,刘明杰大喜过望,连忙道:

“反正我也还没有写好信,我也得想一下,该在信里面给她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快回天台上去睡觉吧。”

陈霄摆手道:

“马上就要到七点了,你再不回去睡,怕不是今晚又要被那帮家伙们折磨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你也早点休息。”

刘明杰转过身去,走了两步以后,又回头喊道:

“陈老弟,谢谢,谢谢啊,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砰。

送走了刘明杰这个麻烦以后,陈霄摇了摇头,然后关上了自己家的防盗门。

他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把昨晚上挂在次卧门口那幅油画给反着挂在了门上面,防止待会儿到了晚上,自己一不小心触发了这幅画的规则。

等到了晚上七点,那些怪异之物们开始蠢动的时候,陈霄又走进次卧,顺手把这幅画给翻了过来,用正面对着外面的客厅。

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里的四个可怖人形一下子就把它们的脑袋转向了不同的方向,不再窥视着陈霄。

说起来,这幅画的确好用,只可惜陈霄没法把它带的太远。

如果有人抱着它超过五分钟的话,也会触发这幅画的另外一个猎杀规则,同样死于非命。

当时陈霄也是险之又险地把它从十三楼给拾回了家,在赶时间的过程中,还险些被十三楼的怪异给盯上。

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次卧的房门后,陈霄按照惯例记完了今天的日记,接着便带着些许惬意地躺在了次卧的单人床上面,然后从自己的衣领里面取出来了那个装着结晶的香囊。

他把香囊解开,取出了里面的结晶,哪怕是经历了一轮白天,这枚结晶依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变化,它表面依旧散发着凉意,里面也还是如同装着一片星河一样,散发着眩惑的光芒。

带着些许的期待,陈霄将它再次贴到了自己的额头上,然后关上了次卧的灯,闭上了双眼。

他本以为今天晚上,自己可以再度进入到那如同噩梦一样的觉醒前兆之中,并且借此来渡过漫漫的长夜,但就在他躺下以后没多久,他的手环却发出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陈霄噌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抬眼看向了自己的手环。

他的手环自动弹出了一道投影来,上面显示着的发出警报声的那个应用,正是他今天白天才传给了陈悠和父母的那个睡眠监测程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