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男人的眼泪

“那个男人,是王植,对吧!他真是够可以的,才来没两天,就把你的心给偷走了吗?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使了什么招数,我现在就···”“姐姐!不要啦!我接受你的处罚,请你不要叫他,我会很尴尬的。再说了,是我先喜欢他的,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是他喝醉了,说出了自己的心上人,我才因此喝了闷就,所以就落到了这步田地。”梅晓喻刚刚准备为自己的堂妹出一口气,却被梅小鱼自己给挡了下来。“你···你真是无可救药了。不过,看你终于像是认真了一回,我就暂时先放过他。你如果还想追求他,也得勇敢一点,说不定你的机会更大。”梅晓喻不能找王植的麻烦,只好给了梅小鱼一个建议。

“讨厌!刚刚还要处罚人家,现在又教人家做事。对了,你要给我什么样的处罚都可以,前提是不能开除我。”梅小鱼这是头一回,认错的态度这么爽快。“罚你三天的工资,加上发布自己的检讨书,在诊所的群里。下班之前,必须完成发布,否则你就等着停职处分吧!”梅晓喻已经减轻了对于梅小鱼的处罚,可是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严重。“没问题!只要我还可以留在你的身边,一切都好说的。”梅小鱼知道了处分的结果,反而变的豁然开朗了。“你现在,还跟我说这种谎话,不怕鼻子变长吗?以后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去谈恋爱,有什么烦恼,也随时可以跟我说。不过,最好是下班时间,再来跟我诉苦。”梅晓喻暗示梅小鱼是有了心上人,才更加害怕离职。

“好的,我知道了。不跟你说了,我去写检讨了。今天的工作,我也不会落下的,请梅总放心。”梅小鱼很快离开了梅晓喻的办公室,然后没过多久,就发布了自己的检讨信。梅代世家的员工群里,有人一下子看到了,也有人暂时没有看见。不过,几乎所有看到的人,都感到很意外。梅小鱼为什么会迟到,反倒比检讨书本身,让大家更有兴趣去了解。“这个梅小鱼,还真是有了一点变化。她怎么会···算了,人家姐妹俩的事情,我去想什么哦!工作要紧!”王植看了梅小鱼写的检讨,重心放在了其他的地方。与王植有相同看法的人,还有公孙丽,她也觉得梅小鱼的表现,不太寻常。只不过没有认真去思考,因为她还得去接待狄镇明,这位特殊的病人。“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看你的气色,与往常不太一样了,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公孙丽刻意这么说,是为了试探狄镇明的反应。

“什么啊!我来到你这里才会开心一点,所以我这不就来了吗?我觉得我应该住在你们这里,那就可以天天开心了。”狄镇明竟然跟公孙丽开起了玩笑。“可以啊!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去申请特批的。不过,你这是跟我说笑呢!不会有下文的。好了,玩笑也开过了,我们就来谈正事吧!第二···”“你着什么急啊!我还没有要求走下一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们这不是心理医疗诊所吗?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吗?你未免也太‘急功近利’了吧!”狄镇明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又发起了火。“狄老伯,你这里清清楚楚的写着:绝对参与安详计划,没有第二选择的。那我跟你做心理诊疗,你万一对我不满,投诉我,那我可怎么办呢!这种投诉,一旦成功,我可能会面临失业的。”公孙丽真的是一肚子委屈。之前,跟王植聊过以后,她就知道自己应该先按照正常流程走,再做其他的工作。“什么?这么严重吗?那我错了,对不起!那我可以改吗?改成心理治疗,或者说先暂停第二阶段。这个,我应该可以决定吧!”

狄镇明显得有些着急了,把公孙丽都给看“乐”了。“呵呵···不好意思啊!狄老伯,我有点没忍住。你是病人,想用什么样的治疗,都是可以自己决定的。我们只能给予你一个最好的建议,接不接受,都是你来抉择。所以,你不必征求我的意见。不然,这样也算是我的诱导,不符合规定的。”公孙丽这么一解释,狄镇明的心情就平静多了。“原本如此啊!那我就放心了。若不是你们那个计划的出现,我可能都不会认识你。之前,我都是使用心理医疗科技产品。虽然,效果很明显。但是,好像始终少了些什么。当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才明白了,自己少的是什么。这种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但是很温暖,也很治愈。”狄镇明回去之后,才逐渐整理好了自己的心绪。他最终发现自己,不能这么逃避,因为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我觉得狄老伯,你虽然想通了一些,但未必是一件好事。你说是遇见了我,才让你有了本质的改变。不过,这种变化是可怕的。试想一下,没有我了,你就不会改变了吗?或者说,换了别人,你就不会想明白了吗?所以,你心底的痛苦,依旧还深藏在某个角落。如果你没有认清这一点,我是无法给你做全面的心理治疗的。”公孙丽很严肃的,也很专业的,向狄镇明说明了一切。“你确实有影响到我,因为你和我的妻子,在年轻的时候,很相似。我···可能···”狄镇明终于是坦白了,可是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公孙丽没有上去安慰狄镇明,而是让他尽情的释放自己悲伤的情绪。看着狄镇明,这么大年纪的一个男人,哭成了一个小孩的模样。公孙丽其实也很心疼,不过她还是不能上去打扰。这是一个很关键的时刻,必须要耐心的等待。公孙丽没有想到狄镇明竟然会因为自己跟他的老婆相像,才会突然的转变。王植在此之前,听了公孙丽的汇报,隐约察觉到了什么。虽然,他不敢确定。但是,在此时此刻,狄镇明痛哭流涕的样子,恰好验证了他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