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迟到

“行了吧!我不说了,可以了吧!你一个人玩吧!我不陪你了,真是够烦人的。”过了好一会儿,梅小鱼的手才放开了公孙丽的嘴。可是,公孙丽借着酒劲,并没有给她好脸。不过,梅小鱼当时压根就不在乎公孙丽说了什么,而是在乎自己到底怎么了,或者说对王植是什么样的感觉。一个曾经无比会玩的“女王”,现在竟然独自一个人坐在一边,看着其他人开开心心的玩闹。梅小鱼此时,已然成为了一个“小配角”。可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来扶他回去休息吧!我没有喝酒,是他的朋友,可以陪他回房。你该拿的钱是不会少的,谢谢啊!”梅小鱼见到有人要带着喝的不省人事的王植走掉,她就不忍的上去主动帮忙了。这次的“带回服务”,就变成了梅小鱼这位千金大小姐了。

没有谁知道,也没有一个熟人看到,梅小鱼今天的行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王植,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情感冲动。好不容易把王植带回了他的房间,梅小鱼整个人都快散架了。“吴小美!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冷漠,为什么啊!我其实···其实已经···”王植刚刚被梅小鱼放在了床上,就开始说“醉话”了。“都说‘酒后吐真言’,好你一个王植,你的心里有别的女人,还跟我提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太可恶了!我今晚要···哼!才不便宜你呢!去你···”梅小鱼气的都要骂脏话了,可是到最后,她就算被气的离开,也没有放下自己“大小姐般”的涵养。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后,梅小鱼竟然独自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第二天,所有人都及时赶到了梅代世家心理医疗诊所上班。可是,只有一个人被落下了。由于大家都起的比较晚,十分的赶时间,一时忽略了梅小鱼。其实,这件事也怪梅小鱼她自己。因为她明明不会喝酒的,却因为王耿的几句醉酒说的话,放纵了自己。“这个梅小鱼,是想翻天了吗?现在还不来,昨天晚上是做了什么啊!王植!你过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事情跟你说。”梅晓喻打梅小鱼的电话也不通,气不打不一出来,所以就直接叫了王植,想要了解情况。王植一开始接到梅晓喻的呼叫,并没有感到什么问题。只不过,当他走到办公室附近的时候,就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事情了。“你们昨晚是玩到了几点啊!你们是可以放松一下,但是···”“我知道了,是我不对!梅小鱼她跟我说了,可是我忘记跟你说了。她昨晚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会晚来半天,请你不要责怪她,要怪就怪我吧!”

王植的反应很迅速,把梅晓喻都搞的楞了一下。“你怎么这么着急去为她开脱,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我可真的连你都不会放过的。”梅晓喻毕竟是一个聪明的老板,是不会轻易相信王植所做的解释。“我这不是看在···其实,我只是想为···总之,我不知道梅小鱼怎么了,她反正应该还在综合KTV。要不,我···”“快去啊!还愣着干什么,磨叽半天。限你半小时之内,把她给我带过来,否则你们昨晚所有参与活动的人,都得挨罚。”王植见情况不妙,立马就冲出了办公室,找到了公孙丽。让她赶紧去找梅小鱼,还跟她说了利害关系。公孙丽得知梅小鱼没有还没有来上班,也很着急,二话没说,就出去寻找梅小鱼了。

“梅小鱼!你快点起来啊!迟到了你,快点啊!昨晚你没有喝酒,怎么会···哎呦!你这一身酒气,你又跟谁喝了啊!真是服了你。”公孙丽一边和梅小鱼说话,一边拉扯着她的衣服,想要迅速唤醒眼前这个宿醉的女人。“啊!谁啊!想死吗?公孙丽,你干嘛啊!一大清早的,想看我出丑啊!”见梅小鱼一直不醒,公孙丽只好向她颇了一盆冷水。“你快点起来吧!已经迟到了,再不回去,你可能会被开除了啊!”公孙丽故意把问题说的很严重,就是为了让梅小鱼快点起床。梅小鱼接收到了这个讯息,立马就开始穿外衣和鞋子,都没有打算去洗漱了,拉着公孙丽就往外跑。梅小鱼的意识虽然已经基本清醒,但是仍然误以为公孙丽是为了自己,一起迟到了。结果,最后她一个人被带回了梅晓喻的办公室,准备接受大BOOS的“审判”。

“看你这个‘鬼样子’,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昨晚到底是玩的有多疯啊!所有人都准时上班,就你一个人迟到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特别,就可以为所欲为啊!这次我不给你一个重罚,是不能服众了。”梅晓喻一上来就对梅小鱼,很严厉的训话,把她都快搞哭了。梅小鱼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很委屈的样子,一直低头不语,似乎完全失去了生气。看到梅小鱼一直沉默不语,梅晓喻的心里,也不太好受。过了好一会儿,梅晓喻的气也基本上消了,也开始心疼起自己的妹妹了。“好了!你这样我也不好受,有什么话你也可以说的啊!虽然,你的处罚是跑不了了。但是,我也会给你机会去改正的啊!”

梅晓喻说话的语气,很明显已经变的温和了许多。也正是这种关怀的语调,让梅小鱼终于是绷不住了。“唔···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却是喜欢另一个女人,我···唔···”梅小鱼上去抱住了梅晓喻,一边哭,一边倾诉自己内心的痛楚。梅晓喻身为梅小鱼的堂姐,在这一刻也终于完全放下了自己老板的身份,尽情的让梅小鱼在自己的怀抱里痛哭流涕。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梅小鱼哭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完全的安静下来,梅晓喻才慢慢推开了她的身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