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吃瘪了

“既然你不愿意听,我就不说了。不过,你以前不是···好了,好了,那都是多年前的故事了,不提了。”王耿本来还想多说两句,可是看到梅晓喻的眼神,就“怂”了。“真的是稀客啊!赵老板竟然大驾光临,真的是太···”“你的嘴能不能消停点,我以后有可能会是你的老板,你给我小心点。”赵月敏的突然到访,让马宇正好撞见了,可惜他没有讨到一点“好脸”。“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吃错药了吧!”看着已经走远的赵月敏的背影,马宇才敢说一些放肆的话。“王耿,我今天来是跟你谈收购的事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啊!”赵月敏一进到王耿的办公室,就表现的趾高气昂。“请问你要收购什么啊!是我的头发,还是我的指甲啊!”王耿明知道赵月敏说的是什么意思,却故意去讽刺她。

“你···你不要太···”“好了,好了。你也不要急眼了,他跟你开玩笑呢!别介意啊!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谈。”梅晓喻见情况不对,就做起了“和事佬”。“我今天给我姐姐的面子,不跟你计较了。跟你说明白一点,你诊所当下的困境,我帮你解决,但前提是由我来掌管。我看你刚刚的态度,也不太愿意卖掉你的地盘,所以我退而求其次,怎么样啊!”赵月敏虽然自认为放低了一点姿态,其实在他人眼里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你是不是觉得你家里很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啊!你知不知道你家里为了维持你的诊所,花了多少钱进去,又养了多少不该养的人呢?你有没有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板,手底下又有多少人愿意为你干活,他们真的是想要振兴传统的心理医疗行业,还是纯粹的混日子呢?其实,这些本不该我来说,你自己早就应该发现了,或者说,你压根就不想去管。请问你都这样了,还可以接管我的诊所吗?”

王耿几个看似普通的反问,却是句句扎在了赵月敏的心里。“你···你,你太过分了。我···我,我···”赵月敏气的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最后只能扭头走掉了。梅晓喻见状,紧跟着就追了过去。“小月,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他说的也没有错。如果你不好好的去改变一下,恐怕我和你之间,只能冷静一段时间了。”赵月敏原本以为梅晓喻是过来安慰她的,没有想到来了“这一出”。梅晓喻并没有给赵月敏说话的机会,因为她本身就在赵月敏的背后。在撂下几句话之后,很快就转身回去了。赵月敏后来看着梅晓喻的背影,也不想再追过去了,因为她压根就不想再踏进王代世家的门槛了。“赵老板,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我们那个王总啊!他就是那副德性,也不知道梅老板看上他了哪一点,我怎么···”“你可以去死了,废话多,死的快。哪都有你,真是讨厌,以后不许再联系我了。”马宇还是“羡慕”王耿,不过赵月敏是“嫉妒”王耿,两人看似有共同点,却完全说不到点上。

王耿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的,结果被赵月敏给骂了回去,并且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赵月敏随后坐上了的士,飞驰而去。“不联系拉倒,我还不伺候你这个‘大小妞’了,还骂我,你自己小心点吧!”马宇就是嘴上不饶人,赵月敏走多远了,他还不能消停一点。赵月敏在车上,心情还是未能平复,他反复的回想自己的种种,几乎全被王耿给说中了。可是,她越是觉得王耿说的没错,就越是对他不满。梅晓喻作为她的好姐妹,已经暂时的抛弃了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赵月敏怎么会不记恨呢?“到了,小姐!美女!大美女···”“哦!不好意思,司机!刚刚在想事情,我下车,下车···”在赵月敏下车之后,那个司机还回头看了她一眼,才离开。赵月敏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到,她流出了伤心的泪水。“赵总,你···你的脸上是不是沾上什么···”“什么,什么啊!这是什么,难道是我的···不许你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我···”赵月敏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然后比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警告了下来迎接她的吴小美。

“我只知道是‘水’,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吴小美跟了赵月敏那么多年,是知道赵月敏的脾气的,这种“丢脸”的事情,是没有人敢去议论的。“你也别太在意了,看你怕的。赶紧去召集所有人开会,我要整顿一下诊所的风气了,别以为我只是一个‘千金大小姐’而已。”吴小美看着赵月敏的神情,明显感觉到了她的身上,有一股不一样的“气息”。很快,会议室就坐满了人,看来吴小美的办事效率还挺高的。不过,坐在里面的人一直“七嘴八舌”的议论赵月敏。这也难怪,多少年没有开会了,突然开一次,有一些闲言碎语也很正常。“你们‘开小会’开够了吗?是不是你们觉得我‘疯’了啊!其实,是有那么一点。不过,对付你们我已经足够清醒了。”此话一出,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因为所有人几乎都看出了今天的赵月敏,跟平常不太一样。

“赵总,与政府的合作还有两个月左右时间,我们应该做什么准备啊!你今天不是过来跟我们说这件事的吧!我看我们挺好的,没有必要再···”“很好,很好!我都没有开始,你就先开始了啊!我的位置你过来坐一下吧!我很欢迎你发表意见,过来,来啊!怎么回事!不敢啊!既然你没有那个‘魄力’,就不要给我装‘大爷’了。谁还想说些什么,尽管说,我是一个很‘民主’的老板···好!既然没有人敢出声,那我就把牛锵提为副总心理医师了。虽然他有些冒失,但是他敢于挑战我的权威,我很欣赏。”牛锵的本意可不是如此,他只是想要给赵月敏一点“颜色”看看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