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起晚了

“好了,好了。答应你了,你先上床吧!我去洗个澡就陪你,好不好啊!我的‘小妹妹’。”梅晓喻笑着指了一下赵月敏的鼻子,然后就走向了浴室。“啊!太好了,我的‘好姐姐’终于回来了。”赵月敏在这一晚,终于是回归到了“快乐的自己”。从小到大,梅晓喻就和赵月敏玩在一起,她们两个好的就像一个人似的,因此他们两家的关系,也相处的很好。不过,赵月敏的父母经常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去陪她。爷爷、奶奶虽然也很疼爱她,不过毕竟是隔着代的,难免有些照顾不到的地方。所以,当赵月敏长大之后,就把梅晓喻当成了一个最重要的“精神寄托”,甚至超过了她真正的亲人。然而,王耿的出现,让她在梅晓喻心中的地位有了一些变数,这也就是为什么赵月敏一直看不惯王耿的缘由。

梅晓喻上床睡觉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半夜12点,可是她完全没有什么睡意。倒是赵月敏抱着她很快就睡着了,像一个“孩子”一般。梅晓喻此刻挺羡慕赵月敏,可以不用为感情的事而苦恼。虽然,梅晓喻回来之后心情还不错。但是,当她一直无法入眠的时候,所有的旧事就涌上了心头。“我们就不能公开彼此的关系吗?你就不能为了我,单单只是为了我,放弃你的执着呢?”“我做不到,如果不能有一番事业的话,我恐怕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娶你。”这是多年前梅晓喻与王耿之间的对话。“如果我破产了,你还愿意嫁给我吗?看现在的情况,恐怕我的事业会···”“不会的,我相信你能够获得成功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也挺好的。”这是半年前,王耿与梅晓喻的对白。“你终于还是做到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可惜,我们两个···”

“这不都好起来了吗?等到我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一定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家门。”这是近日,梅晓喻与王耿的一次对话。三段记忆深刻的聊天,让梅晓喻一直深陷其中。她与王耿,不是恋人胜似恋人,是好朋友,又比好朋友多了一层感情。两个人可以像恋人一样亲密的相处,又可以像朋友一样关心对方。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试图去理清彼此的关系,这也是王耿一手造成的。听上去王耿是一个标准的“渣男”,可梅晓喻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心理医师,她虽然看不穿王耿的思想,但却知道王耿是真心爱她的。若不是王耿有一颗登上巅峰的决心,梅晓喻可能也不会那么的爱他。这种互相矛盾的声音,一直在梅晓喻的脑中回响,不知不觉中,她渐渐地也进入了睡眠。“我们的梅老板,今天睡的很香啊!还是有我陪着的作用啊!”“哎呦!头有点痛!几点了啊!我上班应该不会迟到吧!”

梅晓喻隐约听到有人在跟她说话,就慢慢的清醒了过来。“都已经快11点了,你干脆今天休息好了,不是还有我陪···”“啊!不行,我怎么可以迟到。完了,完了,都怪你,都不知道叫我。”赵月敏自己都是10点才醒,叫了梅晓喻也来不及。“你不要太慌忙了嘛!我已经给你请假了,不要着急了。你的伟大与完美的老板形象,是不会因此打···”“赵月敏,你不早点说,是想看我的笑话吗?今天我罚你跟我一起见王耿,快点准备穿衣服,看你一早不穿衣服的样子,以后谁敢娶你啊!”其实,赵月敏穿的是“透明装”,梅晓喻是故意这么说的。“什么嘛!一早就看我不顺眼,还要人家去见不想见的人,实在是好讨厌,不干了,不干了···”赵月敏嘴上这么说,可行为上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两位女老板,上车吧!我来接你们了。”吴小美是赵月敏的私人助理,随时待命都是日常的工作。梅晓喻微笑着看了赵月敏一眼,好像表示“你想的还挺周到”。

赵月敏可不是梅晓喻想的那样,可是当她看到梅晓喻可爱的表情,头顶上的乌云也就全部消散了。“赵总,我们是先去梅···”“去王耿那里,不是跟你说了一遍吗?你怎么忘记了。她可能认为你跟我···”吴小美差一点就让赵月敏露馅了,好在赵月敏反应够快。“你不用那么在乎我的感受,只要你肯给王耿一个机会就好了。”梅晓喻压根不在乎赵月敏的掩饰,她更在乎自己所爱之人。“停车,我要下车。”赵月敏突然的变化,让吴小美有些吃惊。不过,她还是按照自己老板的意思做了。“姐姐,不好意思了。我身体不舒服,你就一个去好了。”梅晓喻看出了赵月敏其实是心里不适,也就不再勉强她了。“那你一个人注意点,实在不行的话,一定要打给我,或者去医院,知道吗?我的‘好妹妹’。”梅晓喻最后一句温情的话,还有温柔的神情,让赵月敏稍微有些后悔下车了。

不过,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车立马就开走了。“吴小美,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没有想到你今天这么‘糊涂’,笨蛋!”赵月敏可能突然意识到了,梅晓喻一直以来与王耿都是“志同道合”的。她已经没有办法去阻止两个人的交往,何不跟他们一起努力、奋斗呢?就在这一刻,赵月敏因为梅晓喻的关系,正在试图去迎合王耿。不过,与此同时,她也隐约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所“牵着走”。后来,她没有再多想,就打了一辆车,去往王代世家了。“不是听说你休息了吗?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你的诊所都不管了吗?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梅晓喻显得很惊讶,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的内线遍布整个中丽市,你不用吃惊,不光是你···”“行了,行了。不想听你‘吹牛’,本来我也没有打算问你。”梅晓喻不给王耿机会吹嘘,是因为她足够了解王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