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 金玉雕全传
  • 坤明VIP
  • 2324字
  • 2014-06-23 15:54:31

金玉雕龙凤呈祥,二龙图恩仇难休。

君子洞里十寒暑,断肠崖头两春秋。

城门向东快活林,关山朝北风雪楼。

日破浓雾风光好,月透重云自在游。

第一回杨树林月下遭偷袭隐士山夜深落悬崖

这一年的暮春,连绵百里的隐士山照例满目苍翠,一派祥和。有诗为证:山叠青山路无路,树累绿树云外云。深谷清脆飞禽过,半山呼啸猛兽行。密林深处有花径,桃花尽头无市尘。东升西落满乾坤,南往北还隐士村。隐士山自北往南横亘,中间一条大路穿山而过,两座青山隔着那山路铁立对持。看那山上树木茂盛,满目翠色,百花齐开,从空中鸟瞰,恰似两个美丽的大花篮。而山上的奇峰异石则更显神奇,忽如仙人指路,忽如老者垂钓,又有弥勒笑卧,孩童放牧,东山头一尊天狗吞月,西山头分明是飞龙在天。空中时常有飞鹰盘旋,惊得山上的飞禽走兽一片慌张,满山林里一片躁动。正是胜景壮观,犹如世外仙山。然而,自山脚以上二丈内的山壁上却毫无草木,全是壁石。真个天工造化,万分神奇。

这老林深处,除却隐士山庄里居住着一批远离江湖、退居深山的隐者外,便几乎了无人烟,人迹罕至,飞禽走兽理所当然成了这山林中的常居客,过着难得的宁静自由、逍遥快活的好日子。尽管如此,隐士山庄因是黑童邪老前辈的得意弟子隐士老人所创,在江湖上威名远播,早被中原武林视为江湖名门,武林同道。当然也被心术不正者记恨惦念,譬如隐士山庄的二龙秘笈藏宝图传于侠踪无影派的师祖黑童邪,图上除了告诉世人那批失落百年的财宝藏身何处外,更令人垂涎的是还记载着侠影派的上乘武学,甚为江湖权谋者器重。二十载春秋里不知有多少武功超凡者潜山入林,明抢暗盗,终究无一所获,或葬身于山鹰野兽之腹,或身败名裂消失人间。这更平添了隐士山庄在江湖上的神秘和威名。

离晌午尚早,隐士山东北方传来惊慌失措的鸟鸣声,打破了长久的平和。上百只山雀蹿升入云,百双翅膀扑扇的巨大声响和强大气浪惊扰了地上的爬虫走兽,一时间竟惹得那一方树摇枝动,好不凌乱。继而,一彪人马电闪雷鸣般从青草和落叶铺就的密林山路上掠过,仿佛跑了很远人的呼吸,紧张而急促,转瞬即逝,消失在密林的那头。参天的竹子林回荡着慌张嘈杂的马蹄声。

在隐士山的另一侧,一条由落叶与花草点缀的山路穿透了整个杨树林。两辆各由两匹黑马拉着的马车一前一后正飞驰而来。但看那车上的轿子,便知主人身份显贵,绝非寻常人家,不是达官贵人,也是富甲豪门。为首的马车上,车夫头戴个斜帽子,嘴下巴处黑须一把,满脸堆笑,一团欢喜,仿佛正想着心里的乐事,右手一挥马鞭,长长的马鞭便在空中甩一圈,响亮的打在马背上……悠长的一声又一声“啪”在林中回荡。

两架马车才行过这个陡峭的山坡来,突然前方一丈远处路边的两颗参天杨树大山崩塌似的倒下,交叉着拦住了去路。马车下坡的速度收缩不住,直撞过去,两车夫手都拉断也休想停下车来。那四匹黑马闻此突变,无不惧的竖起前蹄“吁——”的一声大叫。万幸及时刹住,未撞在那倒地的树干上。

这时从林中四面围来八个手提大刀的武士,为首的那个大声吼道:“来者何人?快下马来。”惊的那马又竖起前蹄,嘶鸣不止,幸而被老车夫制住,才未酿成祸端。

四马受惊已定,马车停稳不动。门帘开处,车内的人皆下了来,连车夫共计六人,四男二女。除了两个车夫外,另两个男子四十出头,五十未满,无不梳发整齐,身着绸缎,其中一个年纪稍小者手持利剑,另一个徒手而立。观其打扮,的确出自富贵名门。还一个妇人,年纪也仿佛刚过三十而已,发型美,金钗亮,亦是一身绫罗,富贵无比。另一人乃是个小女孩,大约六七岁的样子,圆圆的脸上未脱稚气,镶着两颗大眼睛又圆又亮又黑,可爱之极,一声上下穿着浅红色的长裙,仔细看去却是真丝绸缎,出身富贵之家自不言而喻了。这女孩姓季,芳名一个影子,表字月池,取明月水影之意,正依偎在那妇人边上,原来是母女。

前车的老车夫,见来了一群武士,用老而不弱的嗓音大声斥道:“好一群小毛贼,哪里来的?敢当我们的去路?连季大侠的响名都不知道,胆敢在江湖上混饭。”

听得此话,那中间为首的一个武士头头走出队来,道:“啊!原来是季飞季大侠的马车路过,”——连连向季爷作揖——“季大侠的大名在下久仰。素问季大侠侠骨柔情,大仁大义,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如今在下乃奉武林盟主之命前来围杀隐士山庄,特来封山封路,还望季大侠大人有大量,原路返回,绕道而行。这样也不会置我们于难堪啊。在下回去也好交个差事。”说时回头看看身后的武士,表示不是自己一个人要交差,季大侠不要为难了一帮人。

“废话,”立于一旁的年纪比季大侠稍小的男子怒道:“你当我们季氏是什么人,岂由你说通就通,说不通就不通。赶了这半天的山路哪里有折回去的道理。我等就要从这里过去,你们让还不是不让?”

武士头亦对答道:“想必这位就是一直追随季大侠的季二爷季奔吧。”说时双手抬起,微作一揖。

季大侠季飞道:“隐士山庄乃是武林名门正派,江湖上美名远播,向来行事正义,光明磊落,令武林同道敬仰。武林盟主如今是缘起何事竟要对隐士山庄大开杀戒?简直荒谬。这么大的事情,江湖上怎么从来没有传闻,何时的事情?你们的盟主是要挑起江湖纷争吗?”

武士头子道:“这是我们武功山武林府的事。季大侠退出江湖十多年了,弃武从商,如今已经是富可敌国,也早就不过问江湖的事,这些还是少打听的好。”

季大侠道:“我虽经商十多年,但行侠仗义,替天行道的本性未改。如今武林府滥杀武林忠良,我决不会坐视不管。你们速回去传我口信,告诉你们的武林盟主任血英,隐士山庄行侠仗义,况且都是些有志退隐的江湖义士,多年不在江湖上走动了,不要滥杀无辜,挑起武林的血雨腥风。”

一个年轻的武士站出来,大声道:“岂有此理,我等这般好言相劝,你们居然不听。此路已封,今日任何人都休想过去,识相的速速折返,免得性命不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