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误入洞府
  • 仇氏家族
  • 苍天真人
  • 2149字
  • 2021-04-06 13:34:31

然而让仇永晨吃惊的一幕发生了,他确信自己并没有听到红目撞击悬崖的声音。

仇永晨不由向悬崖看去,只见悬崖峭壁之上并没有一丝血迹,低头向地上看去也没有红目的身影。

“红目失踪了!”仇永晨不由面色沉重的想到,随即仇永晨沉重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他知道这意味着红目还有活着的可能。

这时仇永晨看向黑斑玄蛇发现它还在看着一个地方在默默发呆,显然是不明白那条白狼为什么会消失,仇永晨瞬间明白那个地方就是红目失踪的地方。

仇永晨随即一跃而起,挥出一掌打向那头黑斑玄蛇的头部。

仇永晨自己则是趁着黑斑玄蛇吃痛之时,跳上悬崖朝刚刚红目消失的地方攀爬去。

爬到红目失踪的地方之时,仇永晨的手突然抓空险,些失足掉落下去。

随即仇永晨接连摸了几下都没有摸到那块石头,仇永晨瞬间明白这里应该是被人布下幻术。

这时的黑斑玄蛇也反应过来,朝着悬崖峭壁上仇永晨袭来,仇永晨慌忙朝刚刚自己抓空的地方钻去。

仇永晨直接穿过那块墙面,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了起来,这里面是一座洞府,他也在里面看到了受伤的红目。

这时身后仇永晨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正是袭来的黑斑玄蛇被卡在洞口处。

黑斑玄蛇体型庞大,根本进不来洞府。

仇永晨看到这一幕不由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连忙上抱起红目为它检查伤势,同时打开御兽袋放出黑灵虎,开始拿出疗伤丹药给两只灵兽服下。

一段时间之后,两只灵兽渐渐恢复了部分伤势,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

红目率先跑了过来,用自己的脸在仇永晨不断的蹭来蹭去,仿佛在表达劫后余生的喜悦。

此时的黑灵虎看向仇永晨面露复杂之色,不久之后它也选择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朝仇永晨跑了过来,选择了臣服。

仇永晨见状笑着抚摸着黑灵虎的头颅。

慢慢的等到仇永晨放松警惕之后,他感受到周围居然灵气四溢,即便是自己家族的碧玉峰中灵气最充足的地方,这里的灵气与那里相比也浓郁了二十多倍不止。

仇永晨不由暗自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五阶灵脉了。

随即仇永晨想到自己只能在这里呆上三天,不禁面露可惜之色,如果这样即便遇上五阶灵脉又有什么用呢?

仇永晨随即小心翼翼的继续朝着洞府深入,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路上他并没有遇到阵法和暗器,走着走着就到达了洞府的尽头。

洞府的尽头,完全是一座供修士修炼的场所,也是整个洞府内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

洞府中也是空空如也,突然红目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不安的嚎叫了起来。

这立马引起了仇永晨的注意,他放眼看去只见一具面目狰狞的白色干尸,根据仇永晨多年的药理经验推断出此人显然是身中,慢性毒药而亡。

这具干尸一看便知已死多年,但是自己却能够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强者的威压。

仇永晨小心翼翼的靠近干尸,在小心的从干尸上搜寻宝物同时防止感染上剧毒,最终他在干尸的身上发现了三件东西。

一把灵剑、一枚令牌还有就是干尸身手上居然还有一枚储物戒。

仇永晨强行拿起这把灵剑,显然这把灵剑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只见上面刻着净水剑三个大字,这把灵剑已然达到了六级下品灵器的地步,仇永晨不由面色大喜。

同时仇永晨也知道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出去,自己将会遭受无尽的追杀,仇家也会因此而招来灭族之灾。

要知道苍天宗的镇宗之宝—苍海剑,也仅仅达到了五阶上品灵器的地步,整个胶东之地明面上还没有一件六阶灵气。

仇永晨拿起了第二件物品,也就是那一枚令牌。

拿起令牌,令牌正面刻着净月宫三个大字,仇永晨摸到令牌后面刻着一行小字不由反转过来,只见上面刻着太上长老碧水真人八个字。

看到这八个字仇永晨心中喜不自胜,虽然他不知道净月宫有多么的强大,但是仅仅碧水真人八个大字就代表着这是一个不弱于,现如今胶东之地四大势力任何一个势力。

仇永晨满脸欢喜的拿起储物戒,这可是金丹真人的储物戒,里面装着她毕生的收藏和财富。

正当仇永晨要查看储物戒中宝物之时,一道神识从储物袋中传出,顺着仇永晨的精神力进入他的身体,直奔仇永晨的丹田而去。

仇永晨见状连忙运转精神力奋力抵挡,不一会仇永晨就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那一缕强大神识,使它进入仇永晨丹田之中。

但是那股神识似乎并没有要伤害仇永晨的意思,最终只是在丹田里转了一圈就顺着仇永晨的经脉出来了。

随即一道中年妇人的身影出现在仇永晨的面前,对仇永晨笑着说道:“孩子不要紧张,刚刚只是为了检验你是不是邪修,不知道今年是星海帝国哪一年。”

仇永晨闻言疑惑的摇摇头说道:“前辈,我不知道什么邪修、星海帝国。”

中年妇人闻言不仅没有失望反而面露喜色,喃喃道:“好啊、好啊…”

“看来邪修已经被完全消灭了,孩子你给我讲一讲现在胶东之地的情况吧。”

仇永晨闻言连忙点点头,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跟中年妇人说了一遍。

当中年妇人听到胶东之地地脉被破坏,并且断了跟大陆之间的联系之时,不由露出神伤之色。

仇永晨好奇的问道:“前辈当时发生了什么?”

中年妇人闻言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不久过后说道:“当时我正在闭关冲击元婴,其实关于这些我也并不清楚;只知道当时胶东之地发生大战,被邪修趁虚而入,而当时邪修杀上了净月宫,我不得不被迫出关,被数名邪修金丹真人联手打伤,我本来带走了净月宫大部分的资源躲在山洞里凭借法阵逃过一劫。”

“本来我想在山洞里躲过这段时间,企图东山再起但没想到自己在与邪修的对战之中却惨遭暗算,身重慢性剧毒。”

“唉…”

“本来我留下这一道神识是想把这些宝物留给净月宫后辈,让他们重振净月宫,没想到一等就是这么多年,净月宫也没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