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仇永乐的隐忍
  • 仇氏家族
  • 苍天真人
  • 2125字
  • 2021-06-18 20:30:07

“仇道友,现在我们星河商会人手短缺,因此只能派出一名三阶中品炼丹师前来还望见谅。”

梁文心看着一接到传讯就飞速赶来的仇永乐心中生出一丝惭愧。

仇永乐对此也感到十分不满,质问道:“当初你们不是答应派出三阶上品炼丹师,你们星河商会就如此不讲诚信的吗?”

梁文心自知理亏,弱弱的说道:“这也是总部临时的决定,我提前也并不知晓。”

仇永乐这时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因此并没有再为难梁文心。

这时一道怒吼声响起,吓得室内之人无不心中一颤。

“梁文心,你这个分会长是不想干了吗?”

紧接着一名趾高气昂的满脸油腻的肥胖中年修士,面色不善的冲了进来。

“我堂堂一个三阶的炼丹大师亲自来到你这鸟不拉屎的琅琊郡,你还不感恩戴德,竟然把本大师安排到灵力如此缺乏的地方。”

梁文心闻言顿时笑脸相迎,上前解释道:

“玄大师,我给你安排的地方乃是整个郡城灵气最为浓厚的地方了,你再忍一忍到达碧玉峰就好了。”

听到梁文心提到碧玉峰,中年修士瞬间火气三丈。

“哼~”

“碧玉峰,仇家不过是侥幸诞生了了一名紫府修士,就真当自己是紫府家族了。”

“正是仇家害的本大师不远万里的赶来一趟。”

梁文心见状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解释道:

“玄大师,这位乃是仇家的仇永乐道友,前来接你去碧玉峰的。”

玄斗国不由撇了一眼,一直被自己忽视的仇永乐。

鄙夷道:“原来是仇家道友啊,不好意思刚刚把你给当成我星河商会的仆人了。”

仇永乐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那里听不出对方是在嘲讽自己。

但是想到族长的伤势,他不由选择了一笑了之。

上前笑着邀请道:

“玄大师,还望你能跟我即刻返回碧玉峰。”

玄斗国见状对于仇家不由更加鄙夷。

小声嘲讽道:“还真是一群贱货!”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这完全逃不出在场之人的耳朵。

仇永乐虽然心中气愤不已,但是依旧面不改色。

“我们走吧!”

玄斗国看了一眼眼前,默不作声的仇永乐,讥笑道。

仇永乐听到玄斗国愿意前往碧玉峰也不在计较。

“玄大师请跟我来。”

“丰翅我们走。”

玄斗国朝着自己的护卫大喝一声,大摇大摆的朝着走进了星河拍卖会外的马车之中。

上了马车他笑呵呵的看着仇永乐说道:

“我这马车缺少一名马夫,仇道友有劳了。”

仇永乐闻言顿时嘴角抽搐,指着丰翅说道:“你不是有护卫吗?”

玄斗国望着仇永乐,皱了皱眉头。

紧接着仇永乐瞬间被一道强大的气息给锁定,一瞬间宛如被千斤巨石压在头顶。

仇永乐忍不住扭头望去,玄斗国显然没有这个实力,令他难以置信的是那名强者居然是玄斗国身边的护卫。

他转身发现玄斗国正用着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果然身为一名弱者就是你所犯下最大的错误。

“我给你三息时间考虑,如果三息过后你没有给出我满意的答复,我就不去碧玉峰了。”

仇永乐神色微怒,责问道:“你不信守承诺!”

玄斗国不以为然的讥讽道:“那又怎样,我可是星河商会的客卿执事,给我治罪你们仇家敢吗?”

“好,我驾车!”

仇永乐最终咬着牙选择了屈服。

“算你识趣!”

玄斗国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旁的丰翅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眼中没有丝毫波动。

他明白,像他们这样的散修供奉的生存之道只有两条。

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敬畏强者。

其次便是忠诚。

……

仇永乐无奈的承担起了马夫的责任。

并且玄斗国的马车虽然华丽壮观无比,但是拉车的却用的是一阶灵兽。

很快仇永乐就体验到了人性的凶险,原本筑基修士只需要不到半日的路程,三人却整整赶了三天还未赶到。

仇永乐给人当马夫的事情自然传遍了大半个琅琊郡,正可谓颜面尽失。

当然这件事还未离开郡城就已经被仇永晨安排在的紫牙暗探给传了回去。

仇永晨知晓后气愤不已。

碧玉峰之上仇永安早已闭关冲击筑基后期,萧玉负责教授仇家小辈修行,仇庆麟则是在仇苏文闭关之后一直管理仇家内务。

仇永玉在山上扶着管理灵田、灵植最为清闲。

因此他被仇永晨排到山下负责迎接玄斗国等人。

碧玉峰之下,仇永乐赶着马车行驶了三天半的时间,终于感到了碧玉峰之下。

“永乐哥,你终于来了。”

当仇永玉看清赶车之人正是仇永乐之时,脸色不由变得阴沉,连忙上前搀扶。

“这就是你们仇家的待客之道吗?”

刚下车的玄斗国看到仇永玉忽略自己,不由阴阳怪气的指责道。

“家弟不懂事,大师勿怪。”

仇永乐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丰翅,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忌惮,连忙赔笑道。

玄斗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仇永乐,调侃道:“还是你懂事,如果你能当上仇家新一代族长,我保证仇家百年不衰。”

仇永乐连忙阻止住想要动手的仇永玉,笑道:

“玄大师你食言了,我仇家的族长正值壮年,何来新族长一说。”

“永乐哥所言不错,族长还有悠悠四百载的寿元,恐怕等到你的重孙子辈,我仇家都不需要换族长。”

仇永玉用还算客气的语气嘲讽道。

“哼”

玄斗国闻言不在多言,紧跟在二人上了碧玉峰。

碧玉峰之上仇永晨早已备好酒席,看到四人上山,他一眼就认出了只有筑基三层的玄斗国。

看到仇永晨他不上前紧紧握住玄斗国的手,十分的热情,一阵含蓄温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失散许久的亲叔侄呢。

此时不仅仇永乐三人满脑疑惑,就连玄斗国本人也摸不着头脑,甚至感受到了一阵恶心。

“我仇家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大师您的出现仿佛让我看到了希望…”

玄斗国看到仇永晨依旧不可能放过自己,下意识的后退三步,摆手说道:“这位仇家长老,仇族长的病情耽误不得,治病要紧。”

仇永乐见状不由感觉又好气、好笑,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

然而仇永晨确是早已默默的低下了头,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