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聘请炼丹师
  • 仇氏家族
  • 苍天真人
  • 2118字
  • 2021-06-20 03:29:19

“原来如此,老先生在下仇永晨,不知你是否还记得。”

仇永晨显然遗憾的摇了摇头,随即转身向梁文心身后的老者说道。

“哦,原来是仇道友啊!。”

老者思考半天之后,最终想起了仇永晨。

当初自己看到仇家有崛起之势,因此主动邀请仇永晨担任商会客卿,在仇家上赌一把。

不过最后因为张家的介入,仇永晨重伤失踪,导致此事不了了之。

“不知仇道友来此,可是有何需求吗?”

老者看着仇永晨客气的询问道。

虽然他不知道仇永晨为何还这么年轻但是丝毫不敢怠慢。

然而仇永晨却语出惊人。

“老先生,仇某想要雇佣一名三阶上品炼丹师,如果能够请到四阶炼丹师那就再好不过了。”

梁文心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嘲讽道:

“三阶灵上品炼丹师是你想请就能请的吗?”

老者闻言之时,也觉得仇永晨有些好高骛远。

仇永晨见状有些不悦的说道:“我来你们星河商会开门做生意,难道你们还怕我缴纳不起报酬吗?”

梁文心见状竟然嬉笑了起来,说道:

“小弟弟,聘请普通的三阶炼丹也许只需要数千灵石,但是三阶上品炼丹师则不然,没有数万灵石根本不行。”

“姐姐,劝你还是聘请一名普通的三阶炼丹师吧。”

仇永晨虽然有些不悦,但是他派人打探过,星河商会乃是星极门麾下四郡中,除星极门之外唯一拥有三阶上品炼丹师的势力。

他强行平复心情,语气坚定的说道:“梁掌柜,我只要三阶上品炼丹师。”

“你…”

梁文心看着眼前油盐不进的仇家小子一时间有些咬牙切齿。

这时一旁的老者仿佛想到了什么,在梁文心的耳边小心嘀咕了几句。

梁文心瞬间平静了下来,看着仇永晨问道:“小子,这难道是你家族长命你来的。”

仇永晨看着她,指着其身后的老者说道:

“跟他所想法的差不多。”

“哼,装神弄鬼!”

梁文心小声嘀咕道。

随即看着仇永晨说道:“小子,先回去告诉仇前辈,让他先准备好十万灵石。”

仇永晨看着她一副不屑的样子也仅仅是淡淡的笑了笑。

随即他大手一挥,一座堆积如山的灵石,出现在二人面前。

梁文心看着眼前这一大批灵石,足足有十万枚,不由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一时间也震惊的拿不出,扭头看看身后的老者。

老者会意上前笑着说道:“仇公子,你的要求我们会向总部汇报的,一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

紧接着他想了想,笑着说道:“至于上面会不会派遣炼丹师来,就不是我等能够决定的了。”

“有劳道友,在下就恭候佳音了!”

仇永晨大笑一声,转身将地上的灵石给收了起来。

毕竟他虽然现在不缺修炼资源,但是十万枚灵石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仇永晨在星河商会分会搜索一番,发现并没有自己所需的修炼资源。

正当仇永晨要转身离开之时,身后传来老者的声音。

“仇公子请留步!”

仇永晨拱手客气的说道:

“不知道智老有何见教!”

老者连忙摆手谦虚的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啊。”

“当初仇公子答应老朽担任星河商会的客卿一职二十年。”

“但是公子只担任了十年就不知所踪,那你看…”

仇永晨自然看出他的意图,笑着说道:“报个数,仇某愿意赔偿星河商会的损失。”

“不不不,我想仇公子可能是误会了,我希望再次邀请仇公子继续担任商会客卿二十年。”

仇永晨当即拒绝了,毕竟此时他可不想把自己的信息暴露给外人。

“仇公子如果哪天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智某。”

老者看着仇永晨离开的背影大声呼喊道。

仇永晨走后,梁文心翻着大白眼质问道:“智伯,那姓仇的小子明显看不上我们家个分会,你有何必招揽他呢。”

老者见状笑着说道:

“小了、小了。”

“什么小了?”

梁文心满脸疑惑的看向老者询问道。

“你的格局小了。”

老者一脸慈祥的看着他。

梁文心顿时一脸不服气的说道:“仁宣老祖宗可是说过我有晋琪老祖之才!”

老者闻言淡淡一笑说道:“你跟晋琪老祖可是差着很远的,不要说紫府这个大境,我告诉你从筑基初期到中期这个坎,就能够拦住一大批人。”

她闻言点点头,毕竟她也感受到自己突破筑基之后,每提升一层都需要至少三五年的时光,哪怕她是资质不错的三灵根。

虽然有足够的上品灵石,筑基修士是可以连续破镜的。

但是家族之中,总是会出现分配上的差异,特别是梁家这样的大族。

家族往往会拿出七层以上的资源去培养那三、五个紫府种子,以保证家族每代的紫府修士连绵不断。

突然她灵光一闪,看向老者惊喜的说道:

“智伯,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仇永晨是仇家第二代的紫府种子,而他消失的二十年其实一直在闭关修炼。”

老者看着她点点头,欣慰的说道:

“不错,此人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恐怕已经达到筑基后期。”

“这怎么可能,二十多年前他消失之时才仅有先天大圆满修为!”

梁文心难以置信的惊呼道。

“你梁家百岁以内的筑基大圆满修士也不少,记住不要看不起任何人!”

显然是因为她刚刚的大呼小叫,不够沉稳冷静而感到失望。

“智伯,我知道错了。”

梁文心连忙上前摇着老者的手。

“好了,好了。”

老者见状收起严肃的表情,看着她笑道:

“小姐,我不久之前就得到消息,仇家召开什么—归族庆典,将琅琊郡所有筑基家族都请了过去,恐怕是有大动作。”

“我亲自去探过陈家人的口风,看他那个样子似乎真的有大事放生,这也许是我们重返总部的一次机会。”

梁文心得知能够返回总部,心思顿时活跃了起来。

看着老者说道:“智伯,需不需要我多去跟他接触接触。”

老者见状笑道:“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过我观此人并非贪图美色之人。”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去就不去。”

梁文心显然并不相信老者的说法,颇为高傲的骄呵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