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邀功失败

  • 仇氏家族
  • 苍天真人
  • 2354字
  • 2021-05-31 22:54:33

仇永晨凝视着自己丹田中的紫府,掏出数枚玉盒,里面清一色的都是三阶疗伤丹药,显然是早有准备。

仇永晨伸手夹起一枚丹药吞了下去,虽然三阶丹药对于紫府修士的伤势来说见效甚微,但是它也毕竟是中阶丹药,有总比没有的要强。

接连服下数枚疗伤丹药后,仇永晨才感觉逐渐恢复了少许的真元,脸色也逐渐红润了起来。

接下来的数天,仇永晨一直沉浸在闭关室之中。

直到数日之后,通过神识他感受到一道筑基大圆满修士独有的气息,进入了舒城之中,他不得不主动出关。

刚刚离开闭关室,他就发现城主府之内的仆人变成了一张张生疏的面孔。

正在此时得知仇永晨出关而赶来的仇子熊,看到知一切,不由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仇永晨顿时明悟,欣慰的点了点头。

“去将平清盛给我请过来。”

“族叔,平清盛此人修为高强,并且跟您有弑兄之仇断不可留。”

一说到平清盛,仇子熊立刻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你在教我做事!”

仇永晨面色不悦的说道。

“侄儿不敢!”

仇子熊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

“好了,去做你该做的事,去吧!”

仇永晨见状语气和蔼的说道。

“诺”

仇子熊紧接着就转身离开了。

……

经过侍卫的一番打探,仇子熊最终在城中的一件客栈之内找到了平清盛。

“平前辈,府主有请!”

仇子熊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强行挤出一缕笑容说道。

平清盛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自从他一进入城中,他感觉已经发现了自己被一股强大的神识锁定。

但是当他仔细查探一番仇子熊之后,忍不住自嘲道:“在下虽然是降将,但是也不必派一名凝气中期的修士来羞辱我!”

“平前辈,我们走吧!”

刚刚平清盛的话并没有刻意隐藏,因此仇子熊将这一切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反驳,只是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番。

“唉~”

平清盛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跟了上去。

但是当他走入城主府之中,他的神经迅速紧绷了起来,毕竟自己是叛军之将,并且还袭杀过仇永晨。

“拜见府主,平前辈已带到。”

仇子熊将他带到一出偏僻的庭院之中,朝着院内的仇永晨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奴才,拜见府主!”

平清盛不敢怠慢,非常识趣的朝着仇永晨单膝行礼。

“说说现在济西郡的情况吧!”

仇永晨轻轻瞥了他一眼,直接问道。

“启禀府主,无色会之人并无一人逃走,借机成功收复济西郡的所有城池,并且还活捉了三名筑基修士。”

平清盛一脸谄媚的笑道。

“我不是说过不留活口了吗?”

仇永晨听到此话语气不善的呵斥道。

“府主息怒,他们都是想要投奔府主之人,虽然他们修为低下,但是在济云岛这个地方,为府主跑腿做事,也称得上是一把好手。”

闻言他连忙解释道

“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自作主张了,究竟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仇永晨散发出威势,将平清盛说定了起来,压的他动弹不得。

这倒不是仇永晨不近人情,有些人耍小聪明只要你满足他第一次,他就会得寸进尺。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他瞬间冷汗直流,脸发白。

他不敢反抗,也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

紧接着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中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不喜欢别人为自己的愚蠢找借口,你不是你的父母不需要你的理由,我只看结果明白吗?”

“但是看你在剿灭无色会上还是略有功劳的份上,我给你个选择的机会。”

“属下明白。”

“多谢府主。”

他知道自己还有生机、心神微定,不由松了一口气。

“你死或者他们死,你选择吧!”

“属下一定给您一个满意打答复!”

平清盛闻言果断的选择了自己,毕竟自己当初留下他们只是希望保留自己一部分势力。

这样即便换了主子,依旧可以凭借着这些心腹混得风生水起。

不过很显然自己这点小心思被仇永晨给看破了,自己还险些丢了姓名,对他来说现在弃车保帅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府主请看…”

平清盛掏出一本暗金色的古籍献给仇永晨。

仇永晨微微颔首,这本古籍显然引起了他的兴趣。

在查探完真假之后,他便收入了自己的储物戒之中。

平清盛这时竟然站了起来,邀功道:

“属下,有一件礼物送给府主。”

“拿上来看看吧。”

只见一名身穿银色骷髅头服饰的青年修士被带了上来,一眼就能够看出此人是无色会的银衣杀手。

“平清盛你这个叛徒,有本事放了我,光明正大的跟本公子打一架。”

“无色会对待叛徒的手段想必你再清楚不过了,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快来人将他的嘴堵上。”

平清盛见状连忙吩咐道。

仇永晨看到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修为已经达到筑基七层,并且在平清盛这个副堂主面前竟敢自称本公子,显然背景不小。

不过,还不等他主动向平清盛询问此人的来历。

“仇府主,此人乃是无色会—内会川长老最看重后代,年仅四十岁就已经拥有筑基后期修为,并且是三步筑基,如果他安心待在总部的话将来必定可以突破紫府成为一方巨头。”

仇永晨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两地相隔甚远,一名有潜力的大家族子弟对自己用处不大。

随口问道:“川家老祖修为如何?”

看到仇永晨的兴趣不大,他连忙介绍道:“府主,川家老祖可是会内为数不多真人,想必此人也知道无色会内不少事情。”

“金丹几层。”

仇永晨不仅微微惊讶。

“那倒不是,川家老祖乃是一名假丹真人!”

平清盛不由尴尬的解释道。

“一名假丹真人啊!”

仇永晨闻言有些失望。

假丹修士虽然同样修为不弱,但是确实远远不能与金丹修士相比的,而假丹修士的寿命通常情况之下也仅有金丹修士的一半。

看到仇永晨一脸不屑的样子,平清盛不仅嘴角抽搐,虽然他想要反驳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不禁默默地低下了头,显然自己这次邀功不是很成功。

“把人留下吧,严刑拷问兴许还会有些价值。”

仇永晨平静的说道。

“是”

平清盛连忙答应了下来。

“不知府主对于奴才的去处作何安排。”

“你乃是无色会余孽,毕竟罪恶深重,暂且在我天位府担任蓝衣使者一职,将在如有大功劳再做安排吧!”

……

“属下领命”

平清盛在天位府也待了一段时间,自然知道蓝衣使者大多是由先天境修士担任,以自己的修为完全可以担任青衣使者、执事,乃至护法。

不过他很快就将自己心中不情愿压在心中,笑着答应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