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仇子熊
  • 仇氏家族
  • 苍天真人
  • 2676字
  • 2021-05-26 19:06:51

“咦?”

“你怎么一直呆在这里的。”

仇永晨一踏出闭关室,就看到一直在外守候的那名仆人。

“奴才拜见公子”

“奴才在这里等候是因为有要事禀报。”

听到仇永晨的调侃,仆人只能微微一笑,随即认真的禀报道

“有什么事情速速道来!”

闻言仇永晨逐渐严肃起来,身上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仆人感受到仇永晨散发出的气息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禀报道:“公子,云豹将军攻打初阳城之时遭受无色会的围杀损失惨重。”

“轰…”

仇永晨听完仆人的禀报之后神情大变,下意识的往身旁的一块巨石拍去。

随着仇永晨一掌落下,巨石便就以他的手掌为中心,向着四周开裂接着化为粉碎石屑。

同时仇永晨的气势向着四周散去。

向其禀报情况的仆人,被仇永晨散发出来的气势压的面色通红呼吸困难。

感受到自己失态了之后,仇永晨急忙收拢了身上的气息。

仆人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不知云将军等人情况如何?”

面对仇永晨的质问,仆人颤颤巍巍的回答道:“启禀公子,详细的情况老奴也不知道,不过奴才听城主府的下人议论,此次回来的人数不足一半。”

“去把云豹给我带过来,我有事情要问他。”

仇永晨强行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冷冷的说道

“公子,奴才还有一事需要禀报~”

仆人强行鼓起勇气,看着仇永晨小心的禀报道。

看到仆人颤颤巍巍的身影,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还有何事,速速道来!”

“侯执事带领的后行军意外遭到了伐天联盟的袭击。”

“好一个意外!!”

“啪!”

仇永晨大吼一声,觉得瞬间觉得上天给了自己一个无形的耳光,眼前瞬间一黑,体内一股暴躁之气开始不安的躁动了起来。

“给我镇!!”

仇永晨咬牙强行将体内暴躁之气给强行镇压了下来,脸色变得惨白。

“公子,您没事吧?”

仆人虽然被刚刚的气势给掀飞出去,但是爬起来之后焦急的朝着仇永晨看去,随即连忙夹步向前搀扶仇永晨。

仇永晨见状大吼一声,呵斥道:“站住,不要过来!”

“是”

仆人连忙止住脚步,低头原地等候着。

“仇永晨取出一枚丹药服下。”

没过一会仇永晨的脸色恢复了一丝血色,看着仆人问道:“侯静,他们情况如何?”

“公子尽管放心,侯执事带领大军布下战阵随即应变、在拼死抵抗之下将敌军围攻,顺利等到了冯、陈、卫以及后来赶到的韩、杨五位筑基长老,众人合力一举消灭了五千多名敌军,以及包括林玉侯国大将军在内的三位筑基强者。”

“经此一战我们虽然损失了不少将士,但是我们也成功剿灭了伐天联盟大部分的有生力量。”

“公子,此乃喜事啊!”

“侯静确实是可造之材。”

仇永晨虽然点头认同,不过脸上却依旧并无半分喜色。

“他清楚这很有可能是无色会故意派出伐天联盟的人前来,想要使他们两败俱伤,不过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料到自己会派出足足五名筑基修士接应,才使的侯静他们捡了一个大便宜。”

仆人似乎看出仇永晨的苦恼,鼓起勇气向前。

“公子,奴才觉得两处大军同时遇到袭击绝非巧合,恐怕…”

仇永晨看着他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侧眼鄙夷的质问道:“你一个凝气初期的小小奴才,明白什么?”

“居然敢污蔑本位手下的诸位筑基强者,你不怕死吗?”

听到仇永晨的质问仆人不仅打了个寒颤。

不过紧接着他硬着头皮,回答道:“奴才是公子的奴才,只要公子不让我死没人能够杀的死我。”

“奴才这么做全是为了公子着想,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你能保证自己真的没有私心吗?”

仇永晨一脸戏谑的质问道

看到仇永晨似笑非笑的目光,仆人吓得颤颤巍巍的说道:“奴…才罪该万死,奴才的确有私心。”

仇永晨闻言不由脸色一黑,一股气势瞬间将仆人擒拿了起来,有些愤怒的质问道:“你有何私心,还不速速交代!”

“奴才绝无谋害公子之心。”

“只是奴才明白……”

听完这名仆人的解释仇永晨不仅淡淡一笑,身上的怒气也削减了不少。

询问道:“小子,你叫什么?”

这名仆人看到仇永晨转怒为喜不禁心中松了一口气,说道:“回公子的话,奴才姓王名野熊、今年二十有一。”

仇永晨闻言点了点头,二十一岁凝气三层这个修为有些不起眼,不过为时不晚还有培养的价值。

随即他面色和蔼的问道:“王野熊,不知你出身如何?”

“奴才的父亲乃是一名低阶散修,曾经加入仇庆麟老太爷帐下效力,只是最后不幸战死,老太爷看我孤苦伶仃因此将我留在了仇府之中。”

仇永晨闻言点了点头,凭借着修为上的差异,仇永晨感觉到王野熊说话时并无异常,因此也就暂时选择相信了他的说法。

随即他挥挥手将王野熊叫到身边,一缕真元顺着王野熊的经脉进入他的丹田之中。

王武也感受到了这股真元不过他并不敢说话,默默的等待着仇永晨的吩咐。

仇永晨先是脸色一喜,随即脸色有阴了下去,紧接着闪过一丝喜悦,随即脸上露出一股邪魅的笑容。

王野熊一直默默的低着头,不过当他抬起头看到仇永晨脸上邪魅的笑容心中不由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仇永晨笑着说道:“你身具万人难求的三灵根,不过却是水木火三种灵根,三种灵根相生相克,不仅修炼起来极为困难,合适的功法也是珍惜无比。”

听到仇永晨的话,王野熊面如死灰。

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跟他一起进入仇家的其他仆人普遍都突破凝气中期,而自己如此努力反而一直停留在初期。

见状仇永晨故作高深的说道:“我有办法能够解决你修仙的问题,不知你可愿意。”

随即用一种期待的看向王野熊,当然如果他没有上进心,仇永晨也不会强求。

“奴才愿意,还望公子指点。”

仇永晨接着又说道:

“不知道你可愿意加入我仇家!”

“奴才愿意,奴才愿意!”王野熊毫不犹豫,坚决的说道。

“好!”

“今日我赐予你仇性,排在子字辈,今后你就叫仇子熊。”

“奴才多谢公子赐名,仇子熊今后生是仇家的人,死是仇家的鬼。”

仇子熊连忙一脸欣喜得拜谢道,自己本来是一个毫无前途的小仆人,能够加入仇家对他来说无疑是偌大的荣兴,是平时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当他抬头之时却发现仇永晨在面色不悦的看着他,这使的他一脸迷茫。

看着他一副无辜的样子仇子熊不仅质问道:“你小子,刚刚叫我什么?”

仇子熊立马反应过来了,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永晨叔,侄儿知错了。”

仇永晨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本黑色的典籍递给仇子熊。

看到仇子熊接过了典籍,笑着讲解道:“子熊,此功法乃是一本黄阶极品的紫府功法—杀戮宝典,此书乃是族叔斩杀一名无色会筑基强者所得,非常适合你修炼,今日我就将他交与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多谢永晨叔。”

仇子熊一脸欢喜的接过宝典,不过随即他询问道:“永晨叔,此功法乃是无色会妖邪所修行的功法,我修行此功法恐怕误入歧途。”

仇永晨摇摇头说道:“子熊,你只要时刻保持一颗冷静清醒的头脑不要滥杀无辜,养成自己的道心就不会误入歧途,再说有族叔会时刻监督你现在不必担心。”

“多谢族叔”

仇子熊闻言眼角之中渐渐湿润,拜谢不已;自从父亲死后已经从来没有人在乎过自己这个低等仆人的意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