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一次就好

“这个老陈,嘴上说着没兴趣!结果全程抹油,撒狗粮!真是个牲口!还有班长!也不知道矜持一点,你干脆贴在他身上好了!”

站在墙外等待的沈剑,口中骂骂咧咧。

作为被抛弃的男人,他可以说是满腔愤恨。

“这两个家伙不会在里面干什么龌龊事吧?作为一个正直,勇敢,善良……的少年,我必须要监督一下他们。”

沈剑绕着围墙转了半圈,找了一处装有铁栏栅的位置,趴在上面,往小区里打量。

“咦?这个栏杆怎么……”

让沈剑懵逼的是,眼前的栏杆居然是活动的,他试着用力,居然取了下来。

“谁干的?”

小区有大门,那些住户肯定不会干这种事无聊的事情。

既然这样,谁会干?

“小兄弟,看样子,你运气不太好,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一个阴冷的男音,在沈剑的背后响起,不等他做出反应,只觉得脑袋一痛,就晕了过去。

……

“小雅,你在不在?我把笔记拿过来了!”

一个清脆的女声,不停的从门外传来。

“大哥,怎么办?我看不把门叫开,她是不会走的。在这样叫下去,说不定会被人发现。”

“我刚才看了一下,只是个小女孩!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黑暗的房间里,三个穿着修理工制服,戴着黑色鸭舌帽的魁梧身影,正聚在房间的一角小声议论。

被称为大哥的男子,看了看墙角,捆绑结实的汤雅一家,点点头道:“老三你上,动作麻利点,不要让她发出动静。”

“放心好了!一个普通女孩儿,我一只手就够了。”

窗外照进来的微弱灯光下,显露出老三阴毒的双眼。

他手中把玩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往门口走去。

右手放在门把上,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大哥二哥,随后点点头,轻轻转动手柄。

咔嚓!

门开了!

透过缝隙,借助紧急照明灯散发出来的光芒,他看到了那个女孩儿的面容。

精致白皙,清纯中带着优雅,一看就知道是出身上层家庭的孩子!

真是极品,比刚才玩那几个可要好多了,或许可以趁热来一发。

他心头一热,手上的动作却不见丝毫停留,灵活修长的手指,瞬间扼向女孩的喉咙。

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步,以他的体能,只要一个呼吸就能控制住对方。

可是,就这一步的距离,却成为了他的天堑。

一条白皙的手掌,突然从侧面闪电般的探出,先一步扼在了他的喉咙。

有埋伏!!

老三瞬间警觉,寒毛炸起,扼向女孩的右手,突然弹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本能的朝探出来的手掌挥舞过去。

这是他长久以来,磨练出来的必杀技,有出其不意的功效,有不少同层次的高手,都栽在他这一招上面。

很遗憾,他所谓的必杀技,在对方面前可笑至极。

匕首刚刚弹出,他的喉咙连同半个脖颈,就已经被人捏断。

那双手爆发出来的力量恐怖至极,他的脖子在对方手上,脆弱的如同一块豆腐。

屋子里的老大和老二,对老三的本事非常清楚,不认为他能够失手,所以只分出少量的心神关注。

见到老三动了一下,屋外传来微微的喉骨断裂声

他们知道,得手了。

“不要弄出伤口,血腥味不利于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老大提醒道。

老三没有说话,倒退着进了屋子。

老二皱了一下眉头,感觉有点奇怪。

这家伙向来喜欢吹牛,得手之后肯定要炫一下技,今天怎么改啦?

“不对!快……”

另一侧的老大,突然警觉,他注意到自己三弟的两只脚,是拖行的状态,而且浑身的肌肉,也极不协调。

此时,他依然不相信老三失败,只是本能的提醒。

嘭!

好似受到刺激!

老三的身体像炮弹一样,倒着朝他们飞了。

老二虽然听到了提醒,但是声音进入大脑,再转化到行动,仍然需要那么一点点的时间。

而这一点点的时间,已经足以要了他的命。

一道黑影仿佛贴地飞行,在尸体飞起来的刹那,跟着向老二扑了过去。

眨眼即至!

老二吓了一跳,手抬起,就要抵挡。

一道寒光,先一步闪过,他只觉得喉咙一疼,浑身的力气被抽空。

那黑影并不停留,一击得手,转而扑向仅剩的老大。

“不许多动!再动我就开枪!!”

老大拿着手枪,脸色狰狞的指着地上的一家人,口中低吼道。

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老二老三虽然没有考过武者学徒的证明,但是两人都服用过强化剂,体能绝对不输于普通的武者学徒,结果在对方手上,连一招都没有过。

他们只是打劫一个普通居民区,怎么会这么倒霉,碰上这种强者?

黑影停下了脚步!

“把枪放下,我可以不杀你。”

微光下,老大只能看到对方模糊的面容。

五官刚毅,算不上多出彩,身上穿着廉价的运动,手上拿着老三的匕首。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街边少年,透露出几分稚嫩。

但是,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弹指间灭掉了两个穷凶极恶的歹徒。

手中有枪,他仍然不敢和对方硬刚,而是拿人质来进行威胁。

“把枪放下?你当老子是傻啊!”

老大脸色疯狂,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

“你想怎么样?”

看着阴影中的男子,陈平有些头疼。

他终究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计算失误,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如果他再杀掉老二的瞬间,甩出匕首的话,应该能够打断对方的出枪的动作。

他全力爆发的话,可以在对方调转枪头的瞬间,干掉的对方,但没有办法在对方扣动扳机的刹那,解决对方。

对方是一名武者学徒,这也是他计算失误一个因素。

一名武者学徒,有着大好的前途不做,去当劫匪,这本身就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怎么样?我想活命!让门外那个女人进来,把你的手脚绑上,否则我现在就开枪!就算正式武者,也绝对阻止不了我!”

“不可能!”

陈平摇了摇。

自缚手脚,这不是作死。

他可以修复身上的伤,可没有办法修复脑袋上的伤。

“不愿意,那我现在就打死她!老子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劫匪把汤雅拉起来,枪顶在她的脑门上,身体躲到她的身后。

“呜呜呜呜!”

被绑住手脚,堵住嘴巴的汤雅,拼命的发出声音。

陈平看到她的眼角,不停地有光线反射,看样子哭的很厉害。

“我可以放你出去,并且答应不追击你,到了安全的地方,你把人放掉如何?”

“好!”

劫匪非常干脆的答应,他也知道让对方自缚手脚不可能。

“离我远点!快!”

被称为老大的劫匪,有点歇斯底里,手枪把汤雅的脑袋,都顶的不得不低下。

“诗瑶,你先躲起来!”

陈平缓缓后退让开道路,同时朝门外喊了一声,避免夏诗瑶被误伤。

屋外传来脚步声,她应该是跑到上层去了。

呼!呼!

一阵阴风突然吹了进来,陈平眉头一皱,想到什么,双眼瞬间化为漆黑一片。

血迹斑斑的“李阳”,居然从屋外瓢了进来,他怔怔地看着被劫持的汤雅。

定格在脸上的迷茫之色,缓缓地出现了波动,他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他颤颤巍巍的抬起手,去触摸对方。

怎么回事?

劫匪老大浑身肌肉紧绷,眼神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陈平,避免他有任何举动。

就在这时,身边突然刮起一阵冷风。

这风十分的邪门儿,简直冷到了骨子里。

以他的体能,居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在陈平眼中,“李阳”脸上挂着激动的神色,他终于回忆起来生前的记忆,他想要拼命的靠近汤雅。

被劫匪抓在手中的汤雅,也被对方身上散发的血气笼罩,成为了普通人无法看到的屏障

蓝星的神秘力场本来就弱,“李阳”也不过只是一阵阴风,连沈剑他都无法彻底靠近,更何况是体能达到武者学徒的劫匪,

“李阳”越是靠近,消散的就越快。

生前触碰不到!

死后依旧如此!

一次!

只要一次就好!

“李阳”用尽了全力,他的脸色扭曲,魂体剧烈波动,身体中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他碰到了!

没有知觉,没有触觉,只是轻抚了她的发丝。

一堆毫不相干的泪水,穿透了他的身体。

“李阳”在血气下消融殆尽。

阴风给劫匪老大,带来了刹那的僵直。

糟糕!

眼前的陈平消失不见,他的心一下子坠到了冰窟。

手指弯曲,拼命扣动扳机。

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