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深度睡眠

“你神经病啊!大晚上不睡觉,站我后面!”

被吓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的陈平,有些恼羞成怒的低吼道。

两人的体能差距过大,陈平连陈安安什么时候出来的都不知道。

陈安安面无表情,眼睛微微眯起,冷冷的说道:“你才神经病,大晚上不睡觉,跑厨房来干什么?”

“我饿了,来找点吃的,你管得着啊!”陈平狡辩道。

“你骗傻子呢,晚上就你吃的最多。”

“我就饿了,怎么着吧?”

陈平死鸭子嘴硬,努力保持自己作为哥哥的尊严,就是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秘密。

“你最好不要干什么坏事,否则我饶不了你。”陈安安隐隐威胁道。

本来就口拙讷言的陈平,又被气势压制,根本不敢反唇相讥,最后只能横眉以对,随手拿起冰箱里的黄瓜,哼了一声,绕过她身边,回到自己的房间。

陈安安双手抱臂,全程盯着他。

回到房间,关上房门,陈平立刻恶狠狠的说道:“可恶的陈安安,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你说什么?”

陈安安冷冰冰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我说总有一天你会貌美如花。”

这耳朵也太尖了,好在陈平急中生智,赶紧改口。

“哼!”

门外传来陈安安不屑的冷哼,以及离开的脚步声。

这个可恶的妹妹,简直像防贼一样的防着我,本来还可以再拿两个西红柿的。

你给我等着瞧好了,我很快就会超过你。

卡滋!卡滋!

陈平把黄瓜想象成讨厌的陈安安,狠狠地咬了下去,三两口便全部下了肚。

进入胃部的老黄瓜没有意外的化成一股热气,只是量有点少,仅有一瓶酸奶的三分之一不到。

“量少一点也好,免得出什么意外。”

心里安慰了一下,陈平重新躺回床上,调匀呼吸,有些忐忑的把热气集中到脑部。

大脑没有像手部似的膨胀发热,反倒清清凉凉,好像炎热夏日里,打开冰箱时,吹过的一阵冷风。

大脑传递出变强的感觉,不是陈平想象中的变聪明,只是单纯的增加了思维反应速度。

不过,此刻陈平的精神状态却有些异常。

在大脑被强化的同时,他的精神好像出现了剥离。有点类似于传说中的灵肉分离,或者说灵魂出窍。

当然,他的灵魂依然还在体内,只是产生了一种脱困肉身的感觉,不再被肉身束缚,情绪瞬间进入了一种,无悲无喜,无欲无求,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境地。

极其的玄妙!

自然而然,没有任何强求,他修炼起了冥想术。

精神化成深埋大地的种子,吸收养分破土而出,茁壮成长,化成参天大树,遮天蔽日。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变得极其的疲惫,无边的困意了上来,感知变的模糊。

困!

实在是太困了。

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人,看见了柔软床铺,想要不顾一切的躺下去,哪怕是天塌下来,哪怕下一刻就要死亡,也要先睡一觉再说。

强烈的睡意,席卷他的精神和灵魂,整个人瞬间进入最深层次的睡眠状态。

从来没有那一刻,那一次,他睡得如此香甜。

……

回到自己房间的陈安安,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同样开始修炼冥想术。

她的冥想术境界,不知道比陈平高了多少,可以随时随地的进入“深度睡眠”。

到了她这个境界,已经不是单单的辅助睡觉,更能够开发潜力,强大精神。

最可怕的是,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可以在深度睡眠的情况下,具有一定的意识,进行战斗。

就好像普通人在遇到巨大危机的时候,会刺激肾上腺激素,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拳拳力大无穷,精神反应神速。

而达到第三阶段冥想术,可以自由的控制这种状态,随时随地爆发出一百二十分的战斗力。

不过陈安安也是刚刚达到不久,还在仔细的体悟,也正是在这种状态下,她轻易感知到了陈平的所有行动。

别说只是隔了两堵墙壁,就是隔上两三层楼,她都能感知到。

至于陈平抱怨的话,她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只是不想计较而已。

毕竟是她哥哥,训斥两句也就算了。真让她动手的话,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也有可能是以前动手太多,有点厌烦了。

在似睡非睡的状态,陈安安的感知被放到了最大。

悉悉索索……..

路灯下扇动翅膀的飞蛾。

垃圾堆里翻找食物的老鼠。

房屋角落里,正在皮毛中抓虱子的流浪猫。

隔壁房间陈父和陈母轻微的打鼾声。

所有的一切,丝毫不差的落入她感官之中。

此时的她,可以在不使用眼睛的情况下,在脑海中勾勒出来周围环境。

“咦?”

陈安安刚刚进入状态不久,又突然惊醒了过来。

“深度睡眠!怎么会这么快?”

原来在她刚才的感知之中,陈平的呼吸变的若有若无,而全身的血肉则随着呼吸,产生轻微的收缩膨胀,像是全身的细胞都在呼吸一样。

血肉收缩膨胀的幅度非常的微小,如果不是陈安安进入了冥想术的第三阶段,未必能够在这么远的距离里感知到。

这种血肉的奇特反应,正是进入深度睡眠的标志。

“居然达到了冥想术的入门阶段,看样子我这个老哥也不是一无是处,难怪敢叫叫嚣着收拾我!”

惊讶过后的陈安安,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快十八岁了才进入冥想术第一阶段,这辈子几乎都不可能追上她,就算再努力也就是一个武者学徒的命。

所以对陈平要找她报仇的话,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能够成为武者学徒,对普通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起码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

“本来以为是快扶不上墙的烂泥!没想到还有一点潜力!既然这样,我这个做妹妹的可不能不管!以后打击刺激的力度,可以适当的加大一点!嘿嘿!”

想到这里,陈安安俊俏的脸蛋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谁让你小时候天天欺负我!

我现在也算是以德报怨,毕竟是我陈安安的哥哥,若是太差劲也不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