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娜迦祭祀

方瞳的父亲方秉,感觉自己这次,真的死定了。

没有士兵的牵制,就他这点实力,根本不可能从四臂蛇女的手下逃脱。

“只希望老婆和女儿没事!”

挡!

下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架住了即将落下的三叉戟。

“快走!”

陈平怒吼一声,全身肌肉隆起,长剑用力,勉强撑住。

方父惊醒过来,急忙后退。

四臂蛇女的力量,比陈平预料的还要强上一筹。

布满鳞片的青色手臂,稍微用力,压制住他了的长剑,另外一只抓着木棍的右手,猛地砸向陈平的头颅。

陈平脚步倏忽,迅速抽剑后退,轻盈的绕到右侧,一剑撩向他的手臂:“别以为是个女人,我就砍你!”

拉开距离的方秉,找到死去士兵掉落的枪支,想要帮忙。

他曾经当过兵,手里的步枪使用起来并不难,可是瞄了许久,又无奈的放下。

一人一怪,身影不停地交错变幻,高速移动,犹如交缠在一起的幻影,他看不清,也瞄不准。

他终于理解,为什么刚才那么多士兵,都对付不了四臂蛇女了。

吼!

四臂蛇女脸色扭曲,神色癫狂,她扭身避开陈平的横斩。

青鳞手臂挥舞三叉戟,撕开模糊的空气,形成白色真空,猛地砸向陈平,口中愤怒嘶吼。

攻击还未接近,陈平就感觉到了迎面传来的狂暴气流,足以让人窒息。

恐怖的破坏力,使得陈平面色微变,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刚才着急救人,他脑子一热就冲了上来,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怪物的实力如此强悍。

不过,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实力再强,他也得顶住。

热气能量进入大脑,开启“无法无念”。

全身的感官,提升到极致。

陈平脚下猛然用力,身躯滑动,微微一偏,避过攻击。

下一瞬,轰的一声,狂暴的劲风,擦着身体而过,白色气流把衣服瞬间撕裂,化为无数的碎布,纷纷扬扬。

陈平牙关紧咬,在躲开之际,无声的一剑,再度斩向四臂蛇女的腰侧。

这次,四臂蛇女不躲不避,左右开弓,木棒和三叉戟,同时抽向陈平的身体。

她动作势大力沉,一举一动,撕裂空气,宛如魔神,碾压一切。

不过,陈平很快发现,四臂蛇女的动作相当僵硬,身体也不能精准的控制,不停的出现失误。

看到对方满深的伤口,他也就不难理解什么原因了。

单论体能的话,陈平估计自己连对方一半儿都没有,速度也被全方位的碾压,但是若论身体的灵活性,他却远超身受重伤的四臂蛇女。

陈平抽身一步避开,身体如同泥鳅一般滑溜。

砰!

身后的一辆轿车,遭了殃,直接被打的扭曲变形。

四臂蛇女手中的木棍,咔嚓一声断掉,只剩三叉戟不停地挥舞。

一人一蛇,高速移动,一声声爆炸似的巨响不停发出,地面炸开一个个浅坑,无数水泥碎片,如子弹般,朝四周高速溅射。

随着不停的战斗,四臂蛇女的伤势越来越重,斗了十几招后,陈平终于抓住一次机会。

在四臂蛇女再度挥戟攻击之际,他脚下一滑,瞬间绕到对方下肋。

身随剑走,反手上撩,在四臂蛇女的手臂上狠狠一划,撕拉一声,肌肉连同筋腱都被切断。

四臂蛇女剧痛低吼,手中三叉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不等她有所反应,陈平矮身横斩,战剑闪电般切过她的腰身,划出深可见骨的伤口。

一剑得手,陈平面色不动,迅速抽身急退,然而四臂蛇女其中一只手臂,已经狠狠抽出,击打在他的胸口。

咔擦一声脆响,不知断裂了多少胸骨。

陈平的身体,更是像炮弹一样,倒飞了出去,足足飞了十几米,才跌落下来。

他立刻翻身而起,持剑站立,却见四臂蛇女正捂着伤口,迅速逃离,只是眨眼间,就跑了十多米。

陈平口中不停溢出鲜血,面色却丝毫不动,朝着方瞳的父亲方秉喊了声,让他躲起来,自己就往四臂蛇女追了上去。

这只四臂蛇女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但是对普通人来说仍然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如果不尽快将她击杀,肯定会造成更大数量的伤亡。

在追击的过程中,陈平用战剑切开胸口,手指伸入腹腔,把断裂的肋骨一根根的掰回去。

热气能量可以修复伤势,却没有办法正骨。

面对这种关公刮骨疗伤一般的治疗方法,开启“无法无念”的陈平,面不改色,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

骨头纠正,控制肌肉闭合伤口,陈平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立即调动热气能量过去。

只要拥有足够的热气能量,他就堪称不死之身,严重的足以让人下不了床的伤势,不到几个呼吸便被完美修复。

不过也因为伤势的耽搁,四臂蛇女和他拉开了很远的距离,钻入附近的街道,眨眼不见。

陈平脚尖一点,顺着血迹,爆发全力,迅速追得上去。

……

随着血液的大量流失,四臂蛇女原本因为法术反噬,而混乱的大脑,渐渐获得了一丝清醒。

“该死的杂碎!昂脏的生物!”

她一面捂着伤口不停窜逃,一面发出嘶吼,咒骂这个世界的人类。

她本是娜迦一族的尊贵祭祀,受到娜迦神灵的神谕,带着族群和大量附庸种族,进攻这个世界,掠夺祭品和食物。

没想到刚刚通过裂缝,就受到了炮弹的洗礼。

那些跟随过来的鱼人,瞬间就被撕成粉碎,娜迦族群也被冲击得七零八落,她拼着法术反噬,才侥幸逃过一劫。

身受重伤她,通过河道流落到了这里。

原本想要吃些人类补充一下体力,没想到这群该死的蚂蚁,反应如此迅速。

使用那种奇怪的武器,不停的骚扰,加上伤势复发,最后彻底疯狂。

“该死的蝼蚁,如果不是被这个世界的力场压制,我一定杀光你们!”

她是祭祀,并不擅长肉搏,就算这样,按照人类的体能划分,也达到了七点的恐怖程度。

如果不是因为法术反噬,再加上炮弹炸伤,陈平连她一招都挡不住。

若非蓝星力场的压制,体能达到十点的武师,也顶不住她随手一记石化光线。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在异界高贵的娜迦祭祀,此时却像丧家之犬,被一名她随手可以杀死的蝼蚁追杀。

“先找个地方把伤养好,再想办法回去。等神明的光辉真正照耀这个世界,我要把这些胆敢伤害我的蝼蚁,全部生吞活剥!”

娜迦祭祀冰冷的竖瞳之中,是掩饰不住的无尽杀意。

就在她快要逃到,那条她曾经藏身的河流时,身后突然传来炸裂声。

砰!砰!

一个身影如同幻影,一步跨越数米的距离,带着狂暴的气势,向着她冲来!

此时的陈平,双腿肌肉膨胀,整条脊椎大龙剧烈颤动,调动全身力量,猛烈奔跑,空气中响起剧烈的呼啸声!

每一步下去,都有五六百公斤的力量,在脚下爆发,坚硬的水泥地面,被踩出一个个浅坑,身影像缩地成寸,迅速向娜迦祭祀靠近。

“可恶的家伙!”

面对穷追不舍的陈平,娜迦祭祀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视野中渺小的身影,却给她带来一丝丝难言的压力。

她明明记得,自己那一拳,把这个蝼蚁的胸骨都打断了几根,为什么对方现在活蹦乱跳,仿佛根本没受伤一样。

难道他也会法术?

不可能,这个世界力场压制极发,连她都无法施展治疗术。

如果对方有这么强大的法力,她早就死了。

看对方的样子,明显是要不死不休。

既然如此!

“这是你自寻死路!”

娜迦祭祀突然停止逃跑,扭转身体,冰冷的眼眸中出现一抹阴毒,满头青蛇同时扭动身体,面朝陈平,张开猩红的蛇口,一股无形的力量开始汇聚。

顿时,陈平寒毛炸起,像是心脏被人掏出来,换了一个冰坨坨,从里冷到外。

危险!

极度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