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四臂蛇女

“小瞳,小璃,我给你们切了水果!”

楼下传来方母的声音。

“哦!我们这就下去!”

方瞳应了一声,拉着洛璃,出了自己的房间,快步跑下楼梯。

洛璃暗暗的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差生,实在太难教了。

实木的桌子上,放着一大盘洗好的紫葡萄,个个晶莹剔透,粒大饱满。

两人坐下之后,洛璃客气的叫了声阿姨,才开始吃。

方瞳挑了几粒卖相不错的葡萄,自己没吃一口,又匆匆跑上了楼。

洛璃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掏出手机。

“又没有信号!”

不仅没有信号,手机还闪烁不停,最后直接黑屏。

“不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吧?”洛璃暗道。

就算反应在迟钝的人,也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也仅仅的是意识到一些,仍然很难往太坏的方面想。

跑上楼的方瞳,进了房间,敲了敲床头的抽屉,接着轻轻的拉开。

正撅着屁股睡觉的小精灵,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呆呆的看着方瞳,像是还没有睡醒。

“别睡了,给你带好吃的。”

方瞳说着,把几粒葡萄放在她的身边,其中最大的一颗,塞进她的手中。

小精灵茫然的看着手中,比自己头还大的葡萄。

她先是趴在上面闻了闻,又狐疑的看了方瞳一眼,这才张开小嘴,轻轻咬在上面。

酸酸甜甜的汁水,瞬间浸透味蕾。

小精灵的神情,从疑惑变成惊喜,很快就沉迷其中,大快朵颐。

虽然不如精灵之森的水果,但是很久没有吃过水果它,仍然吃的很满足。

“我朋友还在这里,你可千万不要发出声响。”

叮嘱完,方瞳笑了笑,把抽屉重新合上。

刚下楼,就见到自己父亲方秉,从外面回来,口中骂骂咧咧:

“该死的破车,走几步路就熄火!”

注意到坐在桌边,正吃水果的女儿和洛璃,方秉立刻换了脸色,笑容满面。

“小瞳,你同学来了?”

“叔叔好。”

“你好,你好。别客气啊,在这里就当自己家一样!你们先吃水果,我在帮你们弄点肉。”

“叔叔,不用这么麻烦,我等一下就走!”

“不麻烦,不麻烦,很快就好。”

方父面对方瞳的男同学和女同学,完全是两个态度。

一个天,一个地。

盛情难却,洛璃只能坐下。

“陈平哥哥该回来了吧?”洛璃小声道。

“应该还要一会,我们家离市中心还有五六公里。”方瞳想了一下道。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杂乱的叫喊声。

“啊啊啊啊!”

“快,快跑!”

“怪物!”

两人一个激灵,猛然站起身,想去门口查看。

不等两人跑到门口,屋外传来枪击声,整栋房子剧烈摇晃,一整面墙壁,轰然倒塌。

一个头上趴满青色小蛇,四条手臂,浑身长着细密鳞片,上半身像女性,下半身像条大蛇的怪物,从倒塌的墙面上游进了屋里。

怪物身材纤瘦,身高接近四米,差一点就能碰到屋顶。

身上有很多血肉模糊的伤口,还有几个血洞,突突冒着血水,像是被炮弹炸过,很多鳞片不翼而飞,显得极其惨烈。

四条手臂,一个拿着青铜三叉戟,两个拿着木棍,一个则软绵绵的垂在那里。

在她的身下,一个穿着军警制服的男人,被撞的嵌进墙壁,生死不知的躺在那个。

仿佛扒了皮的烂番茄,浑身血肉模糊。

“嘶!”

满头青蛇像是嗷嗷待哺的幼鸟,伸长脖子,和四臂蛇女一起嘶吼。

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散发着凶残冰冷的煞气。

“怪,怪物……”

巨大的压迫感,吓的方瞳和洛璃两人停下脚步,汗毛倒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

下一刻,四臂蛇女淡金色的冰冷竖瞳,盯在了两人身上。

凶恶的煞气,扑面而来,一瞬间,压的两人近乎窒息。

当初的豺狼人和四臂蛇女一比,就像撒尿和泥的孩子。

“嘶!”

刺耳的嘶鸣声中,四臂蛇女扭动长长的下身,就要冲向两人。

那身姿扭动的幅度,比酒吧里最风骚的舞娘还要大。胸前两个比球还大的球,也是颤颤巍巍,惊心动魄。

当然,这个惊心动魄,是把人膀胱下炸的惊心动魄。

至少方瞳已经吓傻,几乎无法行动。

突然,一股力量从背后涌来,推着她踉踉跄跄,往四臂蛇女冲了过去。

谁?

是谁?

此刻,方瞳脑袋发蒙,一片空白,像是一百年前的电脑,卡壳了,想象不到谁会这个时候推她。

嘭!

因为墙壁倒塌,震倒的椅子绊了她一下,重心不稳,直愣愣的摔在了地上。

倒下的瞬间,方瞳看到身后的洛璃,正转身往后跑。

“嘶!”

四臂蛇女张大嘴巴,长长的血舌伸出,在空中扭曲。

这舌头,绝对好活!

当然,怕是没男人敢享用。

她没有去抓倒在地上的方瞳,而是抬起其中一只手臂,把手中的木棍,用力投掷了出去。

嗖!

手腕粗的木棍,撕裂空气,发出凄厉的尖啸,瞬间洞穿了洛璃的身体,像穿蚂蚱一样,直接把她钉在了前面的墙上。

“啊啊啊啊!”

洛璃口中发出惨叫,身体因为疼痛,不停的剧烈颤抖。

忽略掉身上的棍子,看上去,像是得了前列腺,尿不尽的中年油腻男,抖啊!抖啊!

唰的一下,四臂蛇女跨越七八步的距离,到了方瞳跟前,那支空出来的手臂,往她的脑袋抓了。

嘭!

沉闷的枪声,从厨房的位置响起。

“怪物!有种冲老子来!”

方瞳的父亲方秉,拿着一杆老旧的猎枪,朝着四臂蛇女大声的怒吼。

脸色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愤怒,血液上涌,通红一片。

“吼!”

猎枪打出来的散弹,大部分都被四臂蛇女体表的鳞片弹开,但是有一小部分通过伤口,钻进了她的体内,虽然伤势不重,却让她彻底愤怒,舍弃到手的方瞳,往方瞳的父亲方秉扑了过去。

“老婆,照顾好女儿!”

说话的同时,方父已经闪进了厨房,顺势锁门,身体往打开的窗户扑去。

他虽然体格强壮,但并不是实力高强的武者,只是一个体能达到0.8的普通人而已,

别说他手中的猎枪,一次只能打一发,就算给他一把ak47的半自动步枪,他也不敢硬扛四臂蛇女。

轰隆!

三层实木的防盗门,在四臂蛇女面前,如同纸糊,被撞得扭曲变形,飞了出去。

借助瞬间的耽搁,方父已经跳到了窗外,拼命向外奔逃。

砰!

四臂蛇女挥舞手中的三叉戟,把玻璃窗户直接砸成粉,腰身一扭,如利箭一般,窜了出来。

窗外响起了枪声,像是有警察赶来。

浑身发抖的方母,从橱柜下面钻了出来,捂着嘴巴,满脸泪痕,连滚带爬地往大厅跑去,想看看女儿的状况。

方瞳已经站起身来,脸色依旧发白,身体虚浮,头重脚轻,此时正跌跌撞撞,往钉在墙上的洛璃跑去,刚好撞上方母。

“女儿,太好了,你没事!没事!赶紧躲起来,我去找你爸!”

方母见到女儿无事,心中稍放,立刻又担心起老公,不顾安危的准备去找对方。

“妈,我,我同学!”方瞳结结巴巴道。

这个时候,方母才注意,被钉在墙上,几乎晕死过去的洛璃。

血水顺着伤口不停的外流,比大姨妈还要汹涌十倍,下半身都湿透了。

母女两人赶忙联手,把洛璃从墙上取下。

洛璃身上那件白色的卫衣,从胸口开始,往下,几乎一片血红,就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那根木棍是从她的肋下穿透,身体取下来之后,血窟窿能从正面看到背面,像是打了个洞。

破碎的肺叶,混合鲜血,喷涌而出,眼看是活不成了。

“咳咳……我……不,不想……死!”

洛璃紧紧的抓着方瞳手,眼中泪水涟涟,瞳孔深处是对生命的渴望。

殷红的鲜血从她的鼻腔,口中流出,像是三条血色的蜈蚣,怎么挡都挡不住。

很快,弄得满脸都是!

“你不会有事的,我马上就带你去看医生!呜呜!呜呜!”

方瞳想要拿东西去堵住伤口,却搞得自己满手是血。

“咕叽!咕叽!”

小精灵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飞了下来,围在方瞳身边,关心的叫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