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五公斤

麻痒!

发热!

膨胀!

随着神秘热气被右手吸收,一种力量感从手部神经传来,像是连钢铁都能捏碎。

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到几个呼吸就迅速消退。

与此同时,陈平心中自然生出一种手部筋脉、血肉、骨骼、皮膜等等组织变强了的感觉。

感觉很突兀,却又实实在在,不似幻觉。

似乎冥冥中有个意志,在告诉他。

第一次强化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感觉。只是当时太过微弱,无法确认。

陈平用力握了握右手,微微有些不适,有种戴了手套的感觉。

“好像变大了?”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右手好像比原来大了那么一丢丢。

拿两只手比对了一下,又看不出明显变化。

“先不管这个,看看是不是真的变强了!”

心脏开始不争气的狂跳,陈平握着握力测试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咬牙用力。

电子显示器上的数字,飞快跳动变化。

20KG

……

50KG

……

70KG!

……

最后定格在了81KG上面,随后回落,在80和81之间来回跳动。

陈平瞳孔不自觉地放大,狂吞了一下口水,松开握力器,放松了一下手指,再度用力。

数值依然是80KG到81KG!

真的可以?

真的可以!!

啊啊啊啊!

陈平心中发出无声的呐喊,紧紧捏着拳头,重重的挥了几下,以此来发泄,激动到颤抖的情绪。

五公斤的提升并不算大,但是加上短时间可见,这个纬度,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奇迹!

足以上一个月热搜的那种!

“现在我了这种转化食物的能力,以后一定能成为妹妹一样的天才。”

从来没有一刻,他对自己如此的自信。

突如其来的异能,让他找到了超越自己妹妹的希望,也让他有了完成梦想的可能。

自信心膨胀!

激动兴奋的陈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如果不是时间太晚,加上妹妹在家,他早就跑到厨房,偷偷吃东西,积攒能量去了。

实在睡不着的他,干脆修炼起了冥想术。

武者的修炼有两个科目,一个是锻体术,有世界联盟集合异世界的战士训练法,蓝星各国的传统武术,现代生物学,有大批最顶级的专家教授学者,耗费大量时间精力,海量的财富,借助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研究出来的炼体法门。

另一个就是冥想术。

结合蓝星的瑜伽,苦行,祈祷,坐禅,冥想,静思,引导……以异世界神秘的术士,巫师,祭祀,圣职的锻炼法,形成的精神修炼术,可以使得人内心强大,精神集中,更好的控制呼吸,心跳,脉搏等各种人体被动机能。

冥想术修炼到高深境界,可以让人进入“深度睡眠”的状态。

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人类的自身体会,都很清楚的表明,深度睡眠的效果,远远超越浅睡。

有的人一天睡上十几个小时,还是昏昏沉沉,头晕目眩,这就是浅睡。

有的人,只要睡上四五个小时,就能龙精虎猛,精力充沛,这就深度睡眠。

如果睡眠质量足够高,那怕不怎么锻炼,也会身体健康,延年益寿。

冥想术的作用,往简单的说就是通过催眠的方式,让人进入深度睡眠状态,使得身体精力更快更好的恢复。

往复杂的说,那就以锻炼精神,达到可以自我控制的地步,最后在通过精神影响肉体。

举一个最简单的列子,如果一个癌症患者,能够用精神影响肉体,完全可以自我控制,切断癌细胞的养分供应,轻易灭杀。

什么长生不老,断肢重生等等不可思议的能力,都能实现。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态,至少陈平从未听说过,有人达到这个境界的人。

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断定,冥想术的修炼,可以帮助人达到这个层次。

但是这并不妨碍冥想术的伟大。

武者的身体素质之所以远远超过普通人,冥想术可以说是最主要的因素。

比较遗憾的是,陈平修炼了八年,冥想术还是没有达到,“深度睡眠”的入门程度。

能不能把冥想术入门,控制身体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是一个人武者天赋的直接体现。

冥想术陈平修炼了八年,依然在门外打转,而陈安安只用了三个月就达到了入门级别。

正是因为冥想术的原因,陈安安不过十六岁就有了恐怖的身体素质,如果放在30年前,几乎可以吊打全世界的格斗高手。

虽然陈平的冥想术无法入门,但是常年的修炼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在入睡之后,更快的跨过浅睡阶段,进入“深度睡眠”。

正式的冥想术训练,是五心朝天,盘膝而坐,陈平只是为了助眠,到不需要那么麻烦,躺在那里也可以。

先是平心静气,调匀呼吸,放松肌肉,接着幻想自己的身体,变成一粒种子,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一呼一吸!

阳光、雨露、微风、河流,自然能量全部进入体内,滋养身心,茁壮成长。

时间过了一会。

原本能够帮助他很快进入睡眠状态的冥想术,今天却有点失灵了。

原因就是他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然后就再也压制不住。

冥想术初期就是驱除杂念,保持本心,一尘不染,所以越年轻往往越容易入门。

这个念头就像一只小手,不停地在他心上抓来抓去,让他根本没有办法静心,进入状态。

如果热气进入大脑会发生什么?

是直接让他变聪明,还是增加神经反应?

这个念头,像钉子钉进了心灵,无论他如何驱逐都没有用!

不行!我得试试!

静不下心来的陈平,猛然起身,从床上跳下来,小心的出了房间,走向厨房。

大吃大喝肯定会被发现,他还不想让家人,少量的拿一点回房吃,应该没问题。

洗漱休息之后,陈平基本上不会吃东西,因为第二天会口臭,今天算是破例了。

陈母和陈父的房间,传来轻微的呼吸声,陈安安的房子也熄了灯,客厅里灰蒙蒙的,充满了静谧的成分。

街道上昏黄的路灯,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成为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哒哒!

陈平蹑手蹑脚,悄默默的往厨房摸去,但在如此安静的环境里。还是难免发出一点声响,好在十分微弱。

嘎吱!

他轻轻拉开冰箱保鲜层的门,内部的白炽灯,产生感应自然亮起,在灯光之下,里面的物品,清晰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一小盆晚上吃剩的饭菜,也是他明天的早餐。

两个拳头大小的红色番茄,一根发蔫的黄瓜,用了大半盒的鲜鸡蛋,一瓶陈母自己做的辣椒酱,一瓶未开封的豆腐乳。

“吃什么好呢?”陈平小声喃喃自语道。

“吃辣椒酱!”

“谁晚上吃辣……嘶!”

意识到什么的陈平,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急忙转身,紧紧的贴在冰箱上面。

穿着粉色卡通兔子睡衣的陈安安,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正双手抱臂,冷冷的注视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