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狗头酋长

轰的一声巨响。

一名普通的狗头人,就被陈平一脚踢飞出几米外,鲜血混着内脏,狂喷而出。

他手持短矛,扭了扭脖子,嘴里啧啧有声道:

“杀了你,其它的不足为惧。”

陈平脚步不紧不慢,神态从容,任谁都不可能看出,这是他第一次生死搏杀。

几个小时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虽然小有成就,但也仅仅在小范围里面有点名气。

结果,转眼之间,天翻地覆。

人掉到异界摔个半死,被路过的狗头人抓走当祭品,跳到石锅里差点烫死,偷袭杀死强大的狗头巫师,硬吞下和火球一样的魔石,连杀十几名狗头人,直到现在,单挑狗头人酋长。

任何一样,都是他以前打破脑袋,不会想到的事情。

现在,几个小时内,全部过山车一般的让他经历了一遍。

如果不是转化异能,他已经是一堆烂肉。

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汪汪汪!”

酋长不知道陈平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他只知道对方杀了自己部落的巫师,杀了自己的手下。

十几只狗头人不值钱,死了还能拿来当肉吃,可恨的是,他杀了狗头巫师。

没有狗头巫师,整个部落很可能分崩离析。

狗头人酋长朝陈平挥剑斩击,铁剑虎虎生风,它不会什么武道剑法,全凭强大的身上素质。

原本可以将陈平轻易击杀的剑击,此时落在眼中,却有些慢了,完全感觉不到什么压力。

下一刻,他身体宛如平移,向后滑行了一大步,轻松躲过狗头人酋长的斩击。

“我的体能已经完全超过它了!”

陈平不知道魔石究竟提升了多少,此时他感觉脚下轻飘飘的,基本步施展起来行云流水,狗头人酋长的这种出剑速度,对他而言,躲避起来几乎毫不费力。

狗头人酋长愣了一下,明明很弱的猎物,为什么突然变这么强?

它理解不了,也不打算理解。

迈步,挥剑,它朝着陈平连连追击,长剑发出一声轻啸,迅疾如风。

周围的狗头人被陈平吓破了胆,站的周围,畏畏缩缩不敢上前帮忙。

哒哒哒!

长剑还未斩到,陈平的身体,就已做出本能反应,双脚肌肉紧绷,猛然爆发,脚步滑行,比先前更加快三分,再次轻松躲避。

强大的感知,让他的直觉变得极为敏锐,在狗头人酋长身体刚做出动作,自身思维还未反应过来,身体肌肉本能,就已下意识的做出躲避反应。

剑尖在离陈平一寸的位置,迅速划过,这一寸好似相隔天涯。

接连失手,让狗头人酋长似乎开始发狂了,他咆哮一声,疯狂的对陈平进行攻击。

狗头人酋长力量强大的可怕,如果是在人类世界,每一次攻击,恐怕都会引发空气炸裂,惊人声势。

面对狂暴攻击,陈平没有硬接,手中的短矛虽然比普通木材结实,但和铁剑还有很大差距,若是硬碰硬很吃亏。

他动作轻柔,身上的肌肉如水般流动,像一只灵活的野猫,在狗头人酋长的攻击下,不断调整着自己的角度,寻求一击必杀。

现在看上去,他好像占据上风,其中依然危险万分。

狗头人的性格是欺软怕硬,如果他再和狗头人酋长的交手中,身受重伤,对方必然会一拥而上。

如今,可没有第二块魔石给他吃。

狗头人酋长比普通狗头人高了一个头,接近一米三,但是和陈平比,依然是个侏儒。

身高优势,加上体能优势,陈平很快找到机会。

他脚下用力一点,下一刻,身体似幻影而动,基本步滑行中,朝狗头人酋长头颅,一式刺剑,以闪电般刺出。

狗头人酋长脑袋微微一偏,躲过陈平的攻击,随即迅速回身横斩,电光火石般,斩向陈平腹部。

它是生死搏杀出来的酋长,或许招式威力不如陈平精妙,但反应绝对不慢。

野兽本能不是开玩笑的。

陈平似乎早有预料,脚下灵活的一退,轻易躲过。

大长腿,有的时候真好用。

狗头人酋长挥了一个空,那把铁剑明显不是为它量身打造,横扫扭转身体的时候,因为剑身过长,不可避免的出现微微的停顿,无法及时调转做其他动作。

“机会!”

脚尖蹬地,力量节节贯穿,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一记标准的弓步直刺,犹如教科书。

“噗嗤”一声。

下一刻,手中木矛,生生穿透狗头人酋长的胸膛。

一击而中后,他没有在原地做丝毫的停留,抽身急退。

胸膛出现足有婴孩手臂粗细的窟窿,大量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狗头人酋长体质强大,加上陈平为了避免意外,有所保留,伤口不足以让它立刻毙命。

“呜呜!”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身受重伤的狗头人酋长,愤怒狂暴的情绪,像破洞的气球,一泻千里,

它跑了!

“……”

陈平知道狗头人喜欢欺软怕硬,性格胆怯,但是如实干脆利落,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狗头人酋长跑得很快,转眼便是五六米。

可惜它忽略了两者的腿长和速度,陈平一个箭步,就跨越了一半距离,三两步便到了它的身后。

猛的一跃,一矛刺杀,如同海中的箭鱼,劈波斩浪。

呜呜呜………

陈平一抖长矛,破空怪啸顿时升腾,速度极快,划破空气,狠狠击杀向狗头人的后背。

吓破胆的狗头人酋长,仿佛察觉不到危机,仍然疯狂奔逃。

噗嗤!

矛尖还带着温热的鲜血,煞气腾腾,霎那间洞穿狗头人酋长的后背。

似乎一个气球被扎破,那狗头人酋长的心脏被击破,顺着惯性往前跑了几步,仰天栽倒,抽搐两下,失去生机。

“汪汪汪!”

“呜呜!”

巫师,酋长,接连殒命,畏畏缩缩围在一旁的狗头人,算是彻底吓坏。

上百个狗头人,眨眼之间就跑了个精光。

呼!

解除“无法无念”状态的陈平,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天见可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中二少年。

“无法无念”的可以屏蔽负面情绪,否则刚才那样的局面,陈平不确定以自己的心智,能否扛得住其中一个。

没时间在这里感叹,陈平深吸了两口气,重新站起身来,扛着狗头酋长和狗头巫师的尸体,拿上铁剑和没有魔石的权杖,迅速离开。

幸亏体质大增,否则在接近四倍的重力下,他还真扛不走。

刚才逃跑的狗头人,全都钻入了山谷周边的地穴。陈平不确定里面是否还有更强大的狗头,安全起见,他还是决定先离开。

相比较锅里的肉,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陈平刚走不久,石壁上粗糙的狗头人之神雕像,突然散发出莹莹光辉,双眼渐渐出现神采,无形的威严,吓的躲在地穴的狗头人,全都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是谁?杀戮我的信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