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斗剑

离五中不过三四百米的区域,一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废弃的六层楼房,静静地耸立在偏僻的街道之中。

厚厚的灰尘,在夕阳的余辉里飞舞,空气中弥漫着阴暗潮湿的气息,角落里一只油光锃亮的黄鼠狼,探出脑袋,又很快的缩了回去,远处的马路上,传来此起彼伏的汽车鸣笛声。

满身尘土的沈剑,抱着肚子,像只受伤的鹌鹑,躲在角落。在他的身边,穿着灰色运动服,带着鸭舌帽的李洵,有些嫌弃的吹了一下落在肩头的灰尘,警惕的四下打量。

自从上次受伤,已经过去了三天,刚刚养好伤的他,便立刻迫不及待地前来报仇。

“上一次是我大意,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你得逞。”

回去之后他也深深的思考一番,觉得陈平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对方很可能练习了瑜伽之类的柔术,这才能够轻而易举的骗过自己。

不过力量上的差距,是绝对无法弥补的,只要自己有所防备,他就再难以得手。

哒哒哒哒!

下一刻,楼房外面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门口,随着枯枝断裂的声音,手持木剑,同时身上还背着一把的陈平,从外面走了进来。

“单刀赴会,倒是有点让我刮目相看。”

李洵脸上露出冷笑,狠狠一脚踩在沈剑背上,直接把他踩了个狗吃屎。

啊!

沈剑发出一声惨叫,脸上沾满了灰尘,苦涩的看着陈平。

陈平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立刻上去救人。

“我已经按照约定来了,把我朋友放了吧。”

“想让我放了他,可以,先把剑丢过来。”

李洵不知道陈平剑术如何,但是既然拿着剑过来,那肯定是有所把握,至少比赤手空拳要强上很多。

上一次吃过亏的他,可不想再犯任何小错误。

“想让我把剑给你,肯定不行。”

进来之前陈平在附近观察过,可以确定只有对方一人,否则他也不会傻乎乎的进来。既然对方只是一人,有了剑的他,便无所畏忌。

不过他既然带着两把剑来,自然有自己的用意。

陈平抬起右手,用剑柄指了指背后的木剑:“以强凌弱不是英雄所为。咱们两个既然都是武者,那就以武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如何。”

“你想怎么说?”

李洵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冷冷的说道。

“剑术对决,如果你赢了,我就跟你去见见你背后的那个人!如果我赢了,你只要告诉我究竟是谁指使你的就行了!敢不敢赌?”

“呵呵!”

李洵发出一声轻笑:“看样子你对自己的剑术很自信,好,我答应你。”

见到对方点头,陈平没有犹豫,直接把右手的木剑丢了过去。不想,李洵抬脚又给他踢了回来,冷笑着说道:“我要另一把!”

他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接住对方踢过来的木剑,陈平眉头皱了一下,点了点头,把背后的木剑拔出来,甩了过去。

木剑斜斜的插在厚厚的沙土地上,微微的颤动。

李洵拔起长剑,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一脚把沈剑踢开。

逃出升天的沈剑,连滚带爬的跑到陈平身后。那形象,那动动作,就像是刚刚从黑煤窑里解救出来的弱智矿工。

“陈哥,你行不行?不行咱跑路吧?”沈剑小声道。

任何学校都有校霸,他们虽然没有被欺负过,但是也见过几次,这种人惹不起,只能躲着。

“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无论如何要打一架。”

陈平挥了挥手,让沈剑躲到一边去。

“开始吧!希望你说话算话,否则就别怪我下狠手。”

李洵右手持剑,轻轻舞出一道剑花,显示出不俗的剑术。他既然敢和陈平进行剑术对决,那肯定是有所把握。

几乎是话音刚落,李洵嘴角骤然露出意味莫名的笑容,不给陈平准备的时间,一个滑步瞬息接近,长剑犹如闪电般接连刺出。

让他意外的是,陈平像是早有预料,一边不停后退,一边出剑格挡,长剑撞击,发出连绵不绝的啪啪声。

不过很明显,陈平处于绝对的劣势,只能通过不断的后退,来缓解李洵的攻势。

幸亏这里不是比赛场,否则他这样退早就败了。

“剑术已经达到精通,难怪这么自信,可惜,我也是。”

通过短短的几次交手,李洵已经完全摸清了陈平的底细,对方的剑术等级让他略微感觉惊讶,但是还在他的控制范围。而且他在实战方面明显占据上风。

只是陈平淡漠无比的眼神,让他很不舒服。明明被牢牢压制,必败无疑,那双眼睛里却没有丝毫慌乱,就像是一个旁观者。

这种眼神,他只在自己老师身上看到过,因为两者的实力差距太大,交手的时候,对方才能保持平静无波的心境。

“实力差我一大截,居然可以这么冷静,肯定是在故弄玄虚。”

李洵直视陈平的眼睛,余光捕捉到他已经快要靠近身后墙壁,脚下基本步不加思索,猛的探步上前,木剑迅疾一刺。

陈平好像也察觉到了身后的情况,知道退无可退,冒险出剑格挡,随即反刺一剑。

在李洵眼中,这个动作明显太慢,他身如扶柳,轻易晃开这式刺剑,脚下不停,指尖用力,一个滑步,炉火纯青的基本步,让他如游鱼划般灵活,出其不意的滑到了陈平的右侧。长剑如毒蛇般,刺向他的腰部。

“给我败!”

剑尖发出破空声,像夜晚归巢的雀鸟,这一式明显用了全力,如果被击中恐怕要躺一段时间。

不想,陈平再次后退,用一个侧身躲过攻击。

“后面没路,我看你还怎么退。”

此时陈平离身后的水泥墙只有半步,两侧是废弃的木材堆和碎砖堆,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接下来的攻击他是挡也得挡,不挡也得挡,而两者的体能差距明显,陈平不可能挡住他的全力爆发

陈平再次出乎了他的预料。

弓步直刺!

他居然先行反击,无视李洵的上撩剑式,而是采用玉石俱焚的方式,直接刺击对方的胸口。

“又来这套!”

对于陈平的这种不要命打法,他上次就深有体会。心中露出一丝不屑,上次他是有伤在身,被对方抓住机会逼不得已只能躲避,结果被死死压制。而这一次他完好无损,各方面都碾压陈平,他只要稍稍退后半步,寻找机会,立刻就能反败为胜。

“垂死挣扎,我看你能……该死,你……”

在李洵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本来只能刺到他身前一寸的木剑,突然从陈平手中飞出,原来他借助弓步直刺的势,用手掌击打在剑柄之上,使得木剑脱手而出,像利箭一样往他的胸口撞去。

变化实在太快,李洵只有本能的挥剑斩击,通过击打剑身,改变“飞剑”的攻击轨迹和力道。

嘭!

李洵体能强大,接近1.2,剑术也足够精深,在毫厘之间斩在剑脊之上,把木剑斩飞出去。

在体能方面本来就不占优势的陈平,现在又丢了木剑,可以说必败无疑。

“花里胡哨,我看你没剑了……”

全部心神被陈平怪招吸引的李洵,心中正得意,只是还不等他调整剑势,展开反击,一柄粗糙不堪的手工木剑,已经顶在他喉咙半寸处。

“你输了。”

陈平语气平平淡淡,眼神依然清澈见底,好像获胜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喜悦。

“你……你……你耍赖!”

看着眼前削的坑坑洼洼的木剑,李洵气的差点吐血,这明显是对方提前准备好的。

“按照正规的决斗规则,我可是没有一点犯规。”

“你……”

李洵憋了一肚子气,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泄出来,因为对方说的并没有错。

但是让他这么认输,实在心有不甘。

目光闪烁,他握着木剑的右手悄悄紧了一分,脚指微微舒展,只要一瞬间,他就可以完成滑步,格挡的动作。

嘭!

可惜,陈平没有给他机会,粗糙的木剑闪电般的抽打在了他的手腕,啪嗒一声,木剑跌落。

“你是武校的学生,我是普通院校的学生,论卑鄙,你好像更甚一些。愿赌服输,不要让我看不起你。”陈平双眼恢复了神采,活灵活现,还带着一丝不屑和得意,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李洵脸色青白转换,只能不甘心的倒出缘由。

“你妹妹抢了我大哥的东西,我想把你抓回去,给我大哥出出气……”

陈平:“……”

你TM果然有病!

我妹妹抢的东西,你找我干嘛?

陈平也是满心的郁闷,原本他还猜测是黄韬,没想到还冤枉了人家,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幸亏没有在学校动手,否则就丢人丢大发了。

“你大哥叫什么名字?”

“韩振羽!”

陈平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没有听他妹妹提起过这个名字。

“我可以走了吧?”李洵握着自己肿痛的手腕,冷冷的说道。

“走?当然可以!不过在这之前,你是不是还忘了点事?”

“什么意思?”

“你把我朋友打成这样,难道不用出医药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