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为了

猪脖子肉,又称血脖子肉,因为屠宰场宰猪时都是从猪脖子处开始放血,所以脖子处的肉就有淤血,看上去血淋淋的,称为“血脖肉”。

除了肉里面含有大量淤血,颈脖处也是大淋巴结、脂肪瘤和甲状腺等组织的聚集处。

脂肪瘤就不说了,就是脂肪上生出来的瘤子。

呕!

甲状腺的主要成分是甲状腺激素,其性质稳定,耐热,要加热到600℃以上时才会被破坏。人过量食用后,大量的甲状腺激素将扰乱人体正常的内分泌活动,人体正常的物质代谢也将受到干扰,严重者出现各种中毒症状,可致死亡。

总体来说是一种生物毒素,一般情况下在屠宰场就会被切除掉。

唯一比较好的就是淋巴结。

淋巴结的作用是过滤、杀灭、吞噬病原微生物和病毒等,里面会积存很多的病菌和病毒,不过煮熟后是可以吃的,当然,不包括病变的淋巴结。

这种肉基本上只有黑心食品商,才会拿去用。

确认袋子里的肉是什么部位之后,陈平真的是为自己捏了把汗。

“你说的,要最便宜的肉!如果不想要的话,晚上我还退回去,不过路费你要自己出。”

方瞳看陈平脸色不太好,害怕他嫌弃,便提了一句。正常的血牙猪肉,刚出来就会被抢光,能留下的只有这些肉。其实就连这些肉,暗地里也已经被人定下。方瞳也是因为大伯的关系,才拿到一部分刚刚宰割,还没有来得急去除甲状腺的脖子肉。

“要,要,要!”

虽然外形有点恶心,但肉就是肉,他一个连玻璃球和绿化带都能下手的人,还在乎这点东西,大不了到时间闭着眼吃。

肉摸起来硬邦邦的,还有一层淡淡的白霜。应该是昨天晚上拿回来之后,被方瞳放在了自家的冰箱里冷冻,防止变质。

在方瞳手中有些沉重的袋子,落在他的手里被轻轻松松的提了起。

“你先去学校吧,我把东西送回家。”

“嗯!不过,我再提醒你一次,要是自己吃的话,一定要把那些东西给割掉!”

“知道了!”

陈平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用力蹬着着自行车,风声从耳边划过,穿过拥挤的街道,往自己家所在地方向疾驰而去。

割掉,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花钱买的。

……

“那个小精灵丢了,你知道不知道?”

刚到学校,沈剑就抛给他一个“大瓜”。

“丢了?怎么可能!咱们这里又不能释放魔法,还那么多摄像头,怎么可能让她跑掉?估计下午就能抓到。”

陈平好奇了一下,就没有再关心。马上就要临近下一次模拟考了,他想要再努力努力,争取一鸣惊人。

“说的也是。”

沈剑点了点头,过于短的脖子,让他的点头,看起来更像是缩头。

“不过那么小个东西,天天被关着,看起来挺可怜的。”

“有什么可怜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现在看着它可怜,说不定到了异世界它第一个吃的就是你。”陈平道。

他看过不少相关的报道,异世界生物的危险凶残程度,可不是靠外貌和体型来判断的。上一刻看着娇小可爱的东西,下一刻就有可能把你吃的渣都不剩。那是一个神奇的世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不要说的这么吓人好不好?”

“不相信就算了。”

陈平不置可否,他自己也就随口一说,再说以沈剑的体能,这辈子估计都没有机会进入异世界。

下午临近放学的时候,班长夏诗瑶找到他,想邀请他明天一起去秋游,被他遗憾的拒绝了。

“连班长的邀请你都能拒绝,哥们儿,你不会性取向有问题。”

沈剑紧了紧背上的书包,眼神里有羡慕,也有疑惑。

夏诗瑶在他们学校可是名副其实的校花,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暗恋她,想要和她多说上几句话。

“这是班级活动,又不是只叫我一个,不是也叫你了吗?而且我是真的有事。”

“叫我只是顺便,人家明显是冲着你来的。”

沈剑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把握,如果是他的话,早就把脸都贴上去了。

“什么叫冲我来的,人家有男朋友,你可别这样乱说。万一被她男朋友知道了,我可不想挨打。”

如果放在以前,他倒是不介意和对方加深一下关系。后来知道对方有男朋友,加上他身上出现的变故,心思就一下子淡了下来,后来发现也就那么回事儿,一个鼻子两个眼,胸也不够大。

“你还不知道啊?”沈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什么还不知道?”

陈平有点蒙圈。

“上次那个人是她堂弟,根本不是她男朋友。估计也只有你这个,一天到晚埋头学习的家伙,才不知道。”

对于这个突然变身学习狂人的死党,他既有些佩服又有些无语。

“哦!”

陈平淡淡的应了一声。

心里微微泛起一丝波澜,然后又很快的恢复平静。

“现在你可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只要肯努力,还是有很大机会追上。班长家里可是相当有钱,起码能让你少奋斗20年。”

说起这个,沈剑忍不住开始兴奋,恨不能取而代之。

说着说着,沈剑的老毛病又犯了,他猥琐的靠近陈平的耳朵,小声的说道:“班长那两个小馒头,明显没有开发过,刚好让你磨练一下手艺。小伙子,大有作为啊!”

“……”

陈平彻底无语。

这胖子早晚有一天要被人给阉掉。

“你真的不考虑考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滚蛋!不要再拿你肮脏的精神,来玷污我高贵的灵魂。”

“唉!少年不知软饭香啊!”

见陈平没太大反应,这让沈剑感觉自己一腔热血,全部泼在了狗身上,别提多难受了。

随即,他又想起了陈平的妹妹,恍然间反应过来,这家伙横竖都能吃上软饭。

为什么我没有这么优秀的妹妹?为什么我没有武道天赋,老天爷,你不公啊。

和陈平分开之后,沈剑憋了一肚子牢骚,直到被一个从来不认识的高大青年,给堵在巷子里。

“你想干什么?我身上没钱!我有痔疮,菊花用不了。”

说话的时候,沈剑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自从来没有去过小旅馆的少女一样。

“……”

李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脸上一下子变得铁青。

老子就是再下贱,也不可能对一块土豆发情。

“菊花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

……

回到家和陈母做过简单的交接,陈平便开始摆弄那一袋子血脖子肉。

“炖着吃,蒸着吃,还是煮着吃或者炒着吃?”

说实话,陈平的厨艺还是挺不错的,可能是平时做饭做多了,熟能生巧,虽然不如饭店的大师傅,但起码的色香味还是有的,至少比起陈母不差多少。

正常情况下生吃自然最好,营养丰富嘛!但这肉的外形,实在是有点恶心,哪怕是闭着眼,他也有点下不去口。

“煮一煮,放点酱油和盐好了。”

不管味道怎么样,起码看起来好看一点。

就在他刚刚放好锅,把肉切成麻将大小的块,准备放进锅里去的时候,身上的电话,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陈哥救命啊!呜呜呜呜!”

电话那头传来沈剑的哭声,听上去,就像要下刀子的出栏猪,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沈剑?你怎么了?是不是你爸在打你?你们家的事我也帮不上忙啊!”陈平无奈道。

“陈哥,都什么时候了?别开玩笑了,我被人绑……呜呜!”

电话那头的沈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巴,拉到了一边,接着是一个故作高深的声音。

“我现在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立刻赶来学校附近的烂尾楼,否则就别怪我对你朋友不客气。”

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有点熟悉,陈平稍微一想便意识到,是上次伏击自己的那个家伙。

“现在是法制社会,你要是敢把他怎么样,我立马报警。”陈平威胁道。

“想报警你尽管报好了,我只是请他过来聊聊天,帮他开发一下菊花。”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明显带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显得有持无恐。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要他没有真正动手,以现在的社会情况,就算报警也最多是被说教一顿,解决不了问题,否则就不会有校园霸凌这种事情了。

陈平正沉默着,思考怎么应对的时候,电话里又传出沈剑可怜兮兮的声音。

“大哥,我菊花不好用!我用嘴帮你解决吧!我的舌头挺灵活……”

“滚一边去。”

恶心的汗毛直竖的李洵,一记“窝心脚”狠狠踢出。

快如风暴,重重踢在了沈剑的肚子上。

沈剑惨叫一声,土豆一般的身体飞出三四步远,狠狠摔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翻滚。

“你不要乱来,我答应你便是!不过要晚上几分钟,我这里离得有点远。”

听到惨叫的陈平,再也沉不住气,咬牙答应了下,这件事情早晚都要解决,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

“好,我给你20分钟的时间,如果不来,我绝对给你兄弟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

“这个混蛋,居然用这招来坑!”

陈平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拿沈剑来威胁他。

“先过去看看,实在不行就打电话报警。”

君子不立于危墙,就算两人关系再好,也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没意义。

“肉看来是没时间煮了,只能生吃!”

时间紧迫,就算再恶心他也只能忍了。

看着上面一个个凸起的脂肪瘤,就像一个个躁动的青春痘,饱满,而又多汁。还有那蚕豆一样的淋巴结,还有那形似蝴蝶,犹如盾甲的甲状腺,对陈平的肠胃,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兄弟,为了你的菊花,老子也算仁至义尽了。”

闭上眼睛拿起一块肉塞进嘴里,不敢咀嚼,强行咽了下去。

滑滑嫩嫩的,好像还不错,如果不去想的话。

这种吃生肉的体验他是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好在,他的肠胃已经基本成为摆设,否则普通人这么吃,恐怕怎么进去的,就怎么吐出来。

时间紧,任务重,花了十分钟,终于把二十多斤生肉干光,随后狂喝了三斤自来水,才算缓过劲儿来。

感受着体内充盈的热气能量,他算是稍稍的有了些底气。

“接近十天的量,不知道能提升多少?!”

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细细考量了,除了十分之一留下应急,其他的全部投进了身体之中。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冲上心头。

“学校附近的烂尾楼!话说,你还真是会挑地方!嘿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