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付风的阴险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06字
  • 2022-06-07 18:22:38

第99章 付风的阴险

我突然想起南聋子,会千里耳的神通,猛地一惊。

“我们在这的打斗,他会不会听到?”

“主人请放心,使用神通,精力消耗大,他被你重伤,应该不会动用神通偷听。”

我听到这,心中放松了很多。

“但愿如此吧。”

“放心了,我的实力,他很清楚,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一般人都经不住我的诱惑,别说不惑后期,就算洞玄后期,在我手里也会倒霉,以前百试百灵,没事的。”

“目前只能这样了,你假装已经收服我,不能让付风看出破绽,从此以后,你帮我监视付风,他的任何动静,都必须告诉我。”

“是,主人。”红娘接着道:“付风世代都是巫师,精通南疆各种巫术,他叫我给你吃下金蚕蛊,以便更好地控制你,他生性多疑,肯定会试探,金蚕蛊打罗就会疼,为了不让他怀疑,你一会装作很痛苦的样子。”

我一听,感到头皮发麻,华夏历朝历代都有大巫师,蛊毒也算得上历史悠久,共有蛇蛊、金蚕蛊、蔑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这十一种。

本草纲目说:造蛊的人捉一百只虫,放入一个器皿中,这一百只虫互相争斗、相食,最后活在器皿中的虫就叫做蛊。

蛊本来是一种专门治毒疮的药,可后来被人利用来害人。

众蛊之中,最为凶恶,最臭名昭著的就是金蚕蛊,金蚕蛊是用蛇、蜈蚣等虫类十二种埋于十字路口,经四十九日取出,取出放在香炉中,成为金蚕,放蛊时,取金蚕的粪便或者香灰下在食物中让过往客人食用。

蛊虫会长在人体里,只能用刺猬炼制药物,慢性控制,没有非常手段,很难治愈。

如果没有药物的话,会受尽蛊毒撕咬的痛苦,慢慢全身溃烂而死。

这是黑巫术,也是巫师们最喜欢使用的手段。

“好的!”我记住她的话,接着道:“起来吧,你换上一身衣服,我们去会一会这付风。”

“是,主人。”她换了一身得体衣服,跟我一起回到酒店。

付风见我两来,他仔细观察红姐,见红姐一脸红潮,才笑道:“收服他了没有?”

“他已经是我的双修道侣了。”

“嗯。”付风看着我道:“赵凡啊,做红姐的道侣,感觉如何?”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不像是知道了我和红姐的事,但这人极为阴险,喜怒不形于色,很难从表情上,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但继而一些,凭他的实力和傲气,如果知道我反客为主,收服了红姐,估计第一时间杀掉我,而不是对我笑着点头。

毕竟,在他眼中,以他的实力,想要杀死我,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我挠了挠脑袋,笑道:“能做红姐的双修道侣,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

他拿出一个小罗,轻轻一拍。

红姐给我暗示,我忙捂住肚子,装作很痛苦的样子。

“这,这怎么回事?”

付风不说话,阴险地笑着,把锣鼓敲的更快。

我疼得面部扭曲,在地上打滚。

“你竟然给我下蛊毒?疼死我了,不要敲了,再敲要人命了。”

见我疼得有模有样,青筋暴露,满头大汗,他折腾了半天,看了一眼红姐,满意地点头。

“赵凡啊,给你下药不是想害你,只是以防万一,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叫红姐,定期给你解药。”

“我已经是红姐的人了,我对她忠心耿耿,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嗯,你能想通,那就最好不过了。”他用看废物的眼光,看着我笑道:“呵呵,赵凡啊,我来给你讲个故事,想必你也知道,当年玄清的事,慧空大师告诉你了吧。”

我点了点头,他接着道:“玄清临死前,把破天道斩龙的方法,告诉了他的弟弟付文轩,以两个鬼母命格的人,断头断魂,一个压在会所,一个压在红衣桥。

而这位付文轩,就是我们的先祖,只可惜,当时先祖动用朝廷关系,花了很多人力物力,寻遍天下,都找不到鬼母命格的人,而更加讽刺是,一个鬼母命格的人,就出生在付家,甚至就是先祖的女儿。

为了拯救兰龙城百姓,为了苍生,为了众人的福祉,先祖大义灭亲,忍痛把自己女儿斩头断魂,镇压在会所。另一个被压在桥墩下。”

我听了后,心中怒骂,这老狐狸,说得到好听,什么大义灭亲,自古虎毒不食子,这是毁灭人性,丧尽天良。

说白了就是自私心作祟,贪图荣华富贵。两个女人的牺牲,换来你付家世代为官,生出的儿子都是将才富商,你付家百代荣昌。

但我不敢说出来。

他顿了顿接着道:“当时那个白衫,有人说他是神仙下凡,敢跟天眼沟通,他丢出的阴阳盘,经过五百年的演变,在地下已经形成大世界,也就是说,这兰龙城表面上看似繁荣昌盛,实则地底下是空心的,阴阳盘的中心,就在会所底下。

但凡太极,都分两仪,一生二,二生三,这阴阳盘在龙首掉落之地,吸收龙元,越来越强大。随着阴阳盘的不断转动,形成左,中,右三个独立的地下世界。

回龙寺地底下只是其中之一,下面镇压的是当时万千冤魂,井口被回龙寺守了这么多年,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下去过,你也清楚。

而会所的下面,是阴阳盘的中心,白衫青年当年说过,五百年后会有一场造化,有缘者得之,我们付家一直守着这个井口。

还有个井口,在红衣坟,有这个阴阳盘在下面,这兰龙城的所有人,死后不归阴界地府,就去了城市地底下,阴阳盘造出来的世界。

几位先祖联合起来,用大神通,推演窥视过这井底之下,真会出了不得的宝物。但那神秘白衫仙人的法力之高,通天彻地。当时得到信息后,几位先祖当场死亡,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些年,每一代都派人下去,不但没得到任何信息,这些人都有去无回,井口又有禁制,洞玄中期以上的人,根本进不去,地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家族为了这口井,死了太多精英了,弄得家族后辈,谈井色变。”

他仔细看着我道:“我们风水界上层,在一起商议过,原本,大家的主张,是想杀掉你,兰龙城是我付家的地盘,他们叫我动手,但我觉得,杀掉你太可惜了,我也不希望,赵半仙老鬼,断了传承。”

说的倒是好听,你有那么好心?你的分明就是忌惮神秘男,自己不敢动手,怕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还曾经阻止回龙潭主,想让红衣杀掉我。

我有一种预感,这王八蛋找我来的目的,可能是想让我去送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