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威胁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242字
  • 2022-06-07 18:22:38

第90章 威胁

方丈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拳脚无眼,伤痛无情,还请各位施主,速速离去,善哉,善哉。”

“哼,区区十八铜人,也想拦住兰龙城风水师的路?”那蒙面和尚道:“且看我的。”

只见他轻轻一拳,一只如水桶大小的金色拳头,带着澎湃能量,轰向十八铜人。

十八铜人也祭出两只金色佛手。

“轰!”

蒙面和尚动也没动,十八铜人却被打飞。

我心中一惊,十八铜人那么强大,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这人只用了一拳,仅仅是一拳,十八个都被打废。

而且这拳头,和那天我看到回龙潭上空,和摊主对的那一拳,一模一样。

除了拳头比较小,气息和攻击方式,都一样。

我猜想,眼前人,估计就是那一拳的幕后主使。

那么,回龙寺那个慧戒法师,又是谁?难道是我想多了?

“南拳?”方丈也是瞳孔一缩,惊呼道:“天下拳头,有很多颜色,但金色,仅此一家,你是南聋子付风?”

“哼,算你有点眼力劲。”他扬了扬右手,这才发现他戴着一个金色拳套。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南聋子,可是传说中的五大高手之一。

也就是说,他是风水师这边,功力最高的一个。

付风眼睛一咪道:“今天,你护不住赵凡。”

“哼,即使护不住,也要尽力,让老衲我来会会你。”

“你拼死都想护住赵凡,其实是想要人家的宝物,出家人?我呸!”

“胡言乱语,看掌。”方丈和付风对了一掌,双方都退一步。

又对了一掌,还是退一步,双方旗鼓相当。

我心中很震惊,那付风,可是敢和传说中的回龙潭主对打的存在,想不到这慈眉善目,年纪近百的方丈,实力如此高深。

付风笑道:“不错,再来!”

两人又对了一次,不过这次,付风‘蹬蹬蹬’地推后了三步。

正当他惊疑不定时,从方丈身后,走出两个长老。

“竟然三个打一个,死秃驴,不要脸。”

“兵不厌诈,老衲这叫战术。”

“呸,群殴叫战术?说的那么好听,脸为何物?罢了罢了,反正老夫没把你们放在眼里,既然想玩群殴,你叫那几个老不死的一起上吧,老夫接得住,一起送你们下土。。”

说完,双方又对在一起,不过这次,吃亏的还是付风。

方丈站在原地不动,付风退了七步。

一看,才发现方丈后面,站了七个人。

“你!”付风气得差点当场吐血。

方丈笑道:“敢问施主,滋味如何?”

“我再问你一遍,这赵凡,你是交?还是不交?”

“老衲不交,施主又有何想法?”

“你们这些老秃驴,就像茅坑底的石头,又臭又硬。”

“你说得对,我们修佛之人,必须要有磐石一般的坚强毅力。”

“不见棺材不落泪。”付风怒道:“大家都动手,杀了了和尚,烧了寺庙,毁了他老窝,看他交不交。”

风水师们,拿着武器,杀向回龙寺。

和僧人打在一起,一时间刀兵相见,喊杀声不绝于耳。

见双方打起来,李丁衣衫不整地从房间出来,看他的样子,估计刚修炼过阴阳合并大法。

“爷爷,怎么打起来了?”

李元清怒道:“快去杀和尚,愣在这干么嘛?”

“我可是他们二师兄啊,太熟了,有点不好下手。”

“傻子,死贫道不死道友。”

“对哦,可万一他们认出我,以后去我们家找我们算账,怎么办?”

“你小时候没看过按特曼吗?”

“看过啊。”李丁一脸不解道:“奥特曼怎么了?”

“内裤套在头上,不管什么事,一个字:干就完了。”

“原来爷爷叫我蒙面,我真是急糊涂了,这么简单的事,竟然没想起来。”李丁笑道:“怎么不见杨婷?我发个短信给她,她一定会来,到时候,嘿嘿。”

“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老糊涂了,赶紧给杨婷打电话,快把她叫来。”李元清一拍脑门道:“但凡赘婿,都是废物‘耙耳朵’,老秃驴再厉害又怎么样?只要杨婷一来,赵凡还不得服服帖帖,乖乖出来送死。”

回龙寺后院,一伙人正在僵持,突然李元清带着一个女人,排众而来。

我躲在佛像后面,一看,顿时瞳孔一缩,暗骂:这不要脸的,竟然用杨婷威胁我。

杨婷看了一眼四周。

“李前辈,你和我说回龙寺被人围攻,我老公受了重伤,就快死了,他在哪里。”

李元清先是笑着,对李丁使了个颜色,李丁用剑架住杨婷脖子。

“李丁,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嘿嘿。”李丁笑得很狰狞,瞅着我的方向道:“废物赵凡,你家女王在我手里,你要是不敢出来,你就是窝囊废。”

我闻言一惊,真怕杨婷会出什么事,刚想出来,方丈传音道:“赵凡,千万不能出来,不然那些为你死去的佛门弟子,就白白牺牲性命了。”

“赵凡,你出不出来?”

我没动。

“你再不出来,我就在你面前,杀了你老婆。”

我恨得睚眦欲裂,俗话说,祸不及家人,这李元清爷孙两,没一个是好东西。

“老公,你真在这里?”杨婷焦急地看向四周,皱眉道:“你不要上当,不要出来,我不会有事。”

“赵凡,难怪那么多人看不起你,你不止是废物,还是胆小鬼,别说我看不起你,你丫的老婆都不要了,畜生都不如,真是从骨子里看不起你。”

我真想出去,一巴掌把他拍死。

但是方丈又传音道:“不要去,他们这是激将法。”

我知道是激将法,可我心里担心杨婷。

“老公,不要出来,他们想害你,我死了没关系,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我闻言更是坐立不安,狠狠一拳打在石像下的神龛上。

“赵凡,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李元清讥笑着道:“赵凡,我知道你躲在里面,这可是省城首富杨家千金,杨文虎把女儿交给你,你就躲着做缩头乌龟,真是把杨家的颜面都丢尽了。”

丢不丢脸无所谓,我担心的是杨婷。

我刚想站起来,只觉得某个穴位一疼,动弹不了。

这是方丈大师,隔空点了我的穴道。

“赵施主,还请你顾全大局,不要怪我,锁魂塔乃是我佛门圣物,我作为方丈,最后保护你一次,你走出寺院之后,我就无能为力了。”

“老公,面子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你不要出来,我量他李元清,也不敢动我。”

“不敢动你?就连你爸,我们李家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你,区区一个女人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