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又见黑蛇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203字
  • 2022-06-07 18:22:38

第9章 又见黑蛇

为了方便押送,人死后的灵魂,都会被鬼差打成各种形体,有鸡、鸭、鹅,牛、羊、狗、猪等六道轮回的各种畜生模样。

两人这才发现,忽略了重要的环节,死者回魂,会看亲人一眼。

这只母鸡是张铁胆妹妹生魂,所以才会找上他,差点暴露行踪。

也亏得这两鬼差级别低,要是换了修为高深的鬼将以上的鬼差,今天必然前功尽弃。

张铁胆有点发毛,我也不敢动,不是说打不过鬼差,而是一旦惹上他们,让下面的大人物知道了,就会很麻烦。

鬼差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见那只鸡盯着一个地方猛看,两鬼差凑近鼻子去闻。

两阴差和张铁胆脸贴脸,他什么场面都见过,愣是没见过这样的渗人场面,差点吓尿了,大气不敢出一下。

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阴差,吓得屏住呼吸。

鬼差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正当他们去享受贡品时,我乘其不备,从背包里拿出小塔,以一生中最快的速度,放出女鬼,将那只鸡收进去。

鬼差猛地回头,押运的鬼物不见了?这还了得?

见一个女鬼不知从哪冒出来,首先骂道:

“赵凡,不是说放我出来是为了超度我吗?人不要脸,鬼都投降!”

小女鬼骂了一句,转身就逃。

她是属于在人间作恶,不愿意投胎的饿鬼,要是不被超度,把心中怨气释放的话,就这么被抓回地府,十层八层地狱不说,反正有的受了。

见她原本就惨白的脸,气得发黑,与欺负杨婷时,成了鲜明对比,我真的很想笑,又笑不出来。

暗道:“你丫的欺负我老婆这事我还没跟你算呢,现在放你出来,岂不是正合了你的意,让你下地狱!”

我这人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特别记仇!

阴差追了出去,我两没敢动,缩在原地等着太阳出来。

阴兵借道,阳人退避,鸡鸣收兵,不得出现,乱了阴阳,这是规律!

这期间阴差回来找了好几次,我们两人由始至终都保持一个姿势,大气不敢出。

天亮后,张铁胆如视珍宝般,抱着那只老母鸡,坐在门口,一把鼻子一把眼泪,哭得死去活来。

过路的人都说他原本就疯癫,今天更是大脑落在床上,没带出来。

任凭我怎么抢都不给,不得已,我只好动手打了他一拳,抢走母鸡。

我念动还魂咒,做法将母鸡打进女死者脑门,还阳之后,一问才知道,她是被一条毒蛇咬死的,她死后一刹那,看到那只毒蛇不一样,浑身黑气笼罩,她都能看出来,不是活物,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张铁胆一脸懵。

“接下来怎么办?”

“只要知道在哪里被蛇咬伤,任何毒蛇,都跑不掉。”

“你的啥意思是?”

“我用‘招蛇术’,把那条蛇召回来。”

“什么?”他见我说的云淡风轻,张铁胆吓得一脸惊容,兴奋地抓住我的双肩。

“传说中,这种招蛇术,只有‘勿惑’期大修为的风水师,才能使用,你是不是得了你爷爷的真传?”

这块大陆灵气缺乏,像是被众神遗弃的地方。

所以,衍生出超脱武者之上的职业:风水师。

练气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殊途同归,万变不离其宗!

大致境界分为初窥,精通,登堂,不惑,洞玄,知命,天元,天启,登天,我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勿惑期的境界,但是自己努力压制修为!

爷爷和我说过,我的玄天罡气比一般人纯净,属于先天罡气,而别人的是后天的,我一旦出手,就会惹来很多麻烦。

本来爷爷叫我低调行事,不要随便暴露修为,面对这爷爷的狂热小粉丝,我也不打算藏着掖着,更何况他为了帮我家说好话,还死了妹妹。

于是,收起嬉皮笑脸,严肃地道:“是的,我尽得爷爷真传。”

“哈哈,哈哈哈!”

张铁胆大笑三声,深吸一口气,激动地哈哈大笑道:“想当初,‘赵半仙’何等威风,和风水界其余四大高手,并称五大高手,而晚年落寞,人人都以为,他的后代子孙撂倒,一身了不得的本事,也只好跟着他一起入土了,绝对没人想到,他的孙子,尽得真传。也是,强如赵半仙,又怎么甘心就这么失去传人。我还一直纳闷,原来是我想多了。”

“张叔,你要替我保密!”

“我的命,是赵半仙他老人家救回来的,我自认没资格做你长辈,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叫我一声哥,我会替你保密的。”

张铁胆原本就是豪爽之人,笑道:“你要注意隐藏实力,当年你和杨婷的婚事,已经是风水界众所周知的事情,你爷爷本事了得,仇家也很多,有很多大人物一直在暗中观察杨家。”

“难怪我在杨家,总感觉无形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

“这也被你发现了?是的,这些天我仔细观察,杨家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好像在等什么人出现,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在等你!”

“这狐狸我在爷爷坟前看到过,还有一条黑蛇跟着他们轿车离开,如果你妹妹说的没错的话,那条黑蛇和狐狸精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张铁胆顿了顿道:“小凡,有高手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就有江湖,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以后你要谨遵你爷爷的叮嘱,小心才是!”

“大哥,我知道了,我先把蛇招回来,看看能不能依靠这条线索,找出墓后主使。”

时间已经是晚上,我准备好一切,在地上用灰画了个圈,在圈子中点上三炷香,烧了三份冥币。

摇动铃铛,这种铃铛叫三清铃。尾部有个‘山’字样!

念叨:“混沌浩荡,涤荡凶神,或魔或鬼,或妖或精,或远或近,或亲或邻,铜铃一荡,蛇无逃形,吾奉帝命,敢不遵承,速至速疾,速疾速至,急急如律令,敕!”

起初没啥动静,随着我将罡气输入铃铛,不断念叨:“速至速疾,速疾速至,速至速疾,速疾速至,速至速疾,速疾速至,急急如律令。”

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在我们目光注视下,一条碗底粗细的黑色眼镜蛇,从草丛钻出来。

这条蛇的眼睛里,像是冒着黑气,让人一看,就觉得很邪乎。

正是那天钻进杨婷家轿车的那条。

蛇刚一出来,就发现不对,转身就逃。

“想逃?逃得了吗?速速给我引路!”我迅速打出一道神识,附在蛇身上,跟着这道气息追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