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那座桥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44字
  • 2022-06-07 18:22:38

第86章 那座桥

想要找到玄清,首先就必须先找到他的七魄。

付小梅说了,上一世的她,被龙城孙家,当着玄清的面,斩下头颅,被打的魂飞魄散。

也就说,孙家和玄清有仇的,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是玄清主动放弃,分散三魂七魄,还是孙家把他打得魂魄分开?

佛家讲究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玄清通晓佛理,选择故意等付小梅转世也说不定。

一切的谜题,只有玄清自己清楚。

我目前要做的,就是找到玄清三魂七魄,合成一个完整的他。

关键人物付小梅,在我手上,一切就都好办。

从拿到锁魂塔开始,再到付小梅,再到锁魂塔被打裂,收复付小梅,修复锁魂塔,引出锁魂塔炼制的人,玄清。

这一切好像都顺水推舟,冥冥中自有注定,难道说,这也是爷爷的安排?

“你的记忆中,上一世和玄清常去的地方,有没有小桥之类,长期逗留的建筑物?”

“小桥?”付小梅皱眉深思,好一会才道:“没什么桥啊,他出家之前,都不出门的,一生的记忆,都在那个深墙大院中。”

刚说完,她就瞳孔一缩,接着道:“我想起来了,他后院有一座用木头搭起来的小桥,那时是深秋,龙城的深秋很冷,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那天我弹琴,他练剑,我站在桥头,有感而发,说了句:妾年初二八,家住南桥头。

他心血来潮,对了句:山步溪桥又早秋,飘然无处不堪游,僧廊偶为题诗入,怨女常因贫道留。

我笑他死鬼,然后又对了句:独立小桥风满袖,相思阁楼人归后。

他说给小桥取个名字,叫怨女望梅。”

“应该就是那里。”

“可是那哪能叫桥,桥下没水不说,全是他自己用木头搭建的。”

“我去问问鬼医玄清,会不会经常去什么建筑物逗留,虽然他自我封闭了记忆,但多多少少会有感应,你们现在不适合见面,我怕你激化他,你在塔中等我就行。”

我去了玄清那里,呆了好几天,玄清都很正常。

有一次,他帮一个人接头时,说是要出城找药,去了一个离城池很远的地方,他定定站在那,凝望着好久,道:“你说,这里要是有梅花,该有多好?”

我看了看,眼前是到处光秃秃,黑压压的一片空地,但是却有几棵凋零的花,这种花叫曼陀罗,又名彼岸花。

曼荼罗来自佛经,是梵文‘Mandala’的音译,传说这种东西,只长在地府的路上,这里充满阴气,会长这种花并不奇怪。

又有传说,这种曼陀罗花生,长于断头台下,当它被人连根拔起时,所发出的尖叫会令在场所有生物死亡。

曼佗罗也成为被诅咒的花朵,有剧毒在身,玄清用它配合鬼之泪,治鬼的断头。

我心中留了个心眼,玄清不会无缘无故在这感慨,而且说的是梅花,他以前和付小梅对诗时,正是梅花。

他采集了彼岸花回城,我以借口离开,等他走后,我又回来原地。

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什么桥的标志性建筑物。正当我失望地想离开时,突然看到几根小木头,仔细一看,原来竟然是小木桥,由于时间太长,早已风化枯萎,只剩下一点点痕迹。

在一块痕迹斑驳的石头上,我看到几个字。

‘痴男长眠此,何时到彼岸。’

我瞳孔一缩,难道说,玄清的法体,或者舍利子,就藏在这?

于是我开始挖掘,还真挖到一个玄清,不过不是真的玄清,而是他的法体,他的尸体干瘪得就像木乃伊一样,浑身好多血肉都不见了,不难看出,他当年死得很惨,好在骨架完整。

我刚想拿起法体,那一道古怪的神识,又在扫描。我忙收心,封锁整个人的气息。

果然,那城主锁定的是玄清。我暗自庆幸,还好没动玄清,我敢说,只要一动法体,他就会马上动手。

或者把玄清藏起,让我找不到,或者杀了我。

现在问题来了,另外两个魂魄在哪?

我回到结界,用契约收服了七星孤煞和沉江尸煞,命令三煞都去城池,寻找玄清的另外两魂,我控制五鬼,四处寻找。

付小梅连九个鬼子都动用了,除了城主府,我们几乎把整座城都找了一遍,依然没有玄清的下落。

不过找到了最有用的信息,本城砍头最厉害的法器,是城主孙影手中的偃月刀,孙影生前在朝为官,为一方挂帅,武功了得。

一把偃月刀在他手中,杀了多少人,连他自己都不记得。

我怀疑,一个玄清估计就在城主府中。

城主府有一条由阴气凝结而成的河流,直通府邸,这种河流,一般鬼不敢下去。

说到河流,我收服的沉江尸煞,乃水中一霸,她叫王亚玲,我去鬼医哪里,吸引那道神识的注意,叫她趁机下水,从阴河去探查府邸。

她藏在里面三天,回来后,她说看到一个断头台,上门绑着一个和尚,旁边站着一个刽子手,手里拿着偃月刀,脑袋一长出来,就被刽子手砍掉,隔夜又长出来,第二天又被刽子手砍掉。

果真如我所想,那这段恩怨,就呼之欲出了。

当初玄清,几招就灭了大半的鬼物,其中大半都是孙家的人。

孙家这么恨他,当面杀了付小梅,应该是什么重要人物,被玄清灭了。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杀掉玄清,或者把玄清三魂七魄都抓起来,不断地砍头,折磨他消气。

而是选择抓到一个分散的灵魂,绑起来砍头?

还允许仇家的灵魂,在自己管辖范围内,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自在逍遥?

如果说是因为什么鬼医悬壶济世,城主才不忍杀他之类的的话,那连我也不信。

人都是自私的,更何况鬼?

其中唯一的原因,就是鬼医玄清,有城主不敢动的东西。

不可能是舍利子,我在他身边仔细观察过。

难道说,这个玄清,不但会医术,有着他生前所有的法力?令城主忌惮,不敢出手?

只有这个原因,能勉强说过去。

我又打算去会会这个玄清。

他看到我去找他,远远就笑,这个玄清真的很好。

“玄清大夫,有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天,想不清楚,你能帮我吗?”

“失忆症犯了?还是多疑症犯了?”玄清配着药方,头也不回道:“你说吧,我能帮你的,都会帮你。”

“你会法术吗?”

玄清闻言,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好一会才道:“怎么会这么问?本城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鬼医,除了医术,一点法术也没有,随便站出来一只鬼,都比我厉害。”

“那没人欺负过你,或者上门闹事吗?”

“没有,他们都很尊敬我。”

我心中道:尊敬你?因为你是鬼医?扯淡吧你,你当初杀了那么多鬼,人家恨不得把你扒皮抽筋。

嘴上却说:“真的吗?”

“你的多疑症又犯了,还很严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