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收复付小梅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48字
  • 2022-06-07 18:22:38

第84章 收复付小梅

所谓洞中无岁月,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破洞玄中期,放出神识,闭着眼睛,不用看也知道周围十米内,发生的一切事情。

我的控制能力,也越来越强,周围的一切物质,都成了我控制的目标。

数目由起初只是四十多,变成现在的接近五十多。

控制范围也渐渐扩大,由以前的五米,变成现在的十米。

我手捏法指,念动咒语,将地上的枯树叶控制起来,时而上下纷飞,时而围绕着我转动,最后凝聚成一个人形,在周围走来走去。

我对自己控制能力,还算满意。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将实力巩固,却不见增长,想要再突破,除非遇到特殊的契机。

是时候放出锁魂塔的尸煞了。

我将神识放进锁魂塔,经历了寺庙念经修复,里面的几只鬼煞都醒来了,她们在塔中,正盘坐修行。

首先放出的,是付小梅,她一出来,就对我怒目而视。

她的身上,少了很多戾气,还多了一丝丝平和之气,应该是佛经,对她有一定的影响。

记得那天我用阴阳盘将她打败后,她跪在我面前求饶。

而如今,她实力恢复得差不多,提着脑袋看着我,似乎,有想要动手杀掉我的意思。

那样子有点渗人,我拿出七星剑,念动咒语。

将所有阴柔之气和罡气同时放出,控制七星剑,在我身后的上空,由一把,瞬间变成五十把,剑柄朝外,剑尖为中心,凝成一个太极图模样。

两股气息,在空中慢慢旋转,随时都可以发动攻击。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混沌决,这功法的强大,远非我能想象,太极图中带着浩瀚能量,仿佛要将空间撕裂,发出滋滋的响声。

她眼里出现恐惧。

既然她知道怕,那我就可以提要求。

“你召唤我出来,想做什么?”

“跪下,我要你臣服于我。”对她,我绝不客气,眉毛一挑道:“要么跪下,要么死,自己选!”

她又看向我身后,那太极图中,纯金色的先天罡气,发出刚猛的气息,付小梅见过我出手,她知道我拥有先天罡气,这东西,对鬼物,有着致命的震慑力。

我曾经在她面前,释放先天罡气,一招就将她七个鬼子打废。

“想不到,你竟然拥有先天罡气,而且如此浓烈,天下人都瞎了眼,竟然不知道,你这怪物正在成长中。”

“你知道就好。”我冷冷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性,杀你,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你本就不该存在于世间,我很乐意替天行道!”

“哼,我被人拿去祭祀,镇压了这么多年,睁着眼睛就在遭罪,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痛苦,那种感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以为,我会在区区乎生死?休想威胁我!”

她说的没错,的确如她所说,她的命运坎坷,我的威胁,对她不好使。

硬的不行,只能用软的。

“你知道玄清吗?”

她猛地一震。

“你什么意思?”

“付宇轩,法号玄清!”

她又是一震,先是疑惑,然后是眼睛圆瞪,惊疑不定看着我。

果然,这付小梅,真跟玄清有关系,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要知道,她身为一只尸煞,经历了那么多悲惨的遭遇,早已看透一切,能让她惦记的事情不多。

而现在,一提起玄清,她竟然出现人类该有的反应。

“你怎么知道他的?”

“实话告诉你,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来找他。”我接着道:“你首先臣服与我,主动和我签下灵魂契约,我就告诉你!”

她就那么看着我,估计是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要知道,灵魂契约这东西,一旦签下,就必须听命于我。

但是强行和主动,是两回事。其中的差别,天差地别!

强行签下的契约,她修为高了,可以抹去,但是主动签下,那就不同,无论我叫她做什么,都不能违抗!

一旦忤逆,契约会收了她的性命。

她考虑了很久,认真看着我道:“你没骗我?”

“你身上,没有我想要的东西,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是,我不喜欢鬼。我即便要骗,也去骗人,没必要骗鬼。”

见她犹豫,我接着道:“你和我签订了契约,我就把关于他的事,全说给你听。”

好一会功夫后,她才道:“行,我和你签约,但是,丑话我说在前头,如果你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我即便是拼着被契约杀死的危险,也要先杀了你。”

“我和你签约,一则是防止你伤害我,二则是为了彼此相信,坦诚相待,而不是为了伤害你,来吧。”

她过来,我口念咒,手做法,然后起誓:

“天门山祖师爷在上,今日我赵凡,和付小梅签定灵魂契约,从今往后,她必须服从于我,忠诚与我,如有违背,请祖师爷收他性命。”

我刺破中指,点在她眉心,一道金光,飞进她灵魂深处。

“付小梅,该你发誓了。”

然后是她跪下发誓道:“鬼仙在上,今日我付小梅和赵凡签定灵魂契约,从此以后,我将服从于他,忠诚于他,如有违背,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不知从哪里飞出一道白光,飞入她眉心。一道光飞入我眉心。

完事以后,我问她道:“你把你和玄清的事情,完完整整说一遍,我发现玄清很痛苦,我是为了找到他,帮他解脱。”

估计是签订了灵魂契约,付小梅才愿意对我敞开心扉。闻言,她惊疑不定地问道:“什么?他没入轮回,还在世上?”

“是的!”想起玄清的遭遇,我也心中为他觉得难受,语重心长道:“你先把你的故事说完,我再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她坐在我身边,将头放在膝盖上,双眼迷茫,陷入回忆。

“事情是这样的,玄清原名付宇轩,他祖祖辈辈都是巫师,而且每一代,都是时很厉害巫师,在全国名声赫赫。多数都为朝廷做事。

玄清从小聪明,成为家族重点培养对象,一身巫术,更是无人可及。而我,是她堂妹,巫师这个奇怪的职业,想要学会容易,想要学精却很难,玄清从小被关在大院里,与外界隔绝,苦练巫术。

他吃苦耐劳,寒窗苦读,可以说是文武双全。但是,十多年都是我为他送饭,我也是他十多年来,接触的唯一女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