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鬼医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13字
  • 2022-06-07 18:22:38

第81章 鬼医

“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他苦着脸道:“这个真不知道,我好久没见月亮了。”

我毫不客气,丢出捆猪绳,几个作证的,不用我说,自己动手,将他按住,套上捆猪绳。

拉去又把他脑袋削下来,不过这次我没放开捆猪绳,我说我要拉着这头猪,围着城转一圈,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输给了我。

几只老鬼没有怀疑,笑着回去庆祝了。

我一手提着猪头,一手拉着猪身体,不听话我就打。

直接把他拉到结界。

原本我以为,要经过一番辛苦的战斗,才能把他降服,有了捆猪绳,直接智取了。省去了很多麻烦,也省去了被发现的风险。

将他的身体用灵符封好,放在阵眼上,再把头踢飞很远,固定好之后,我使劲踩着猪头。

他好像知道不太对了,用力挣扎,变成人头,骂道:“放开我!”

一句话说完,马上变成猪头。

“不放,你咬我啊。”

他又用力挣扎,企图挣脱城主布在绳子上的法力束缚。

变成人头道:“吗的,你拿我当猪耍。”

我踩着猪头道:“你本来就是猪头。”

挣扎了半天,他终于伏软了。

“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都给你。”

“那我问你,本城有没有什么和尚,舍利子,又或者厉害的克鬼东西,或者禁地,传说一类的?”

他皱眉考虑。

“你要是说出有用的消息,我就放了你。”

“没有!”

“我想你可能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你好好想想。”我转身想走。

“求求你放了我,我真不知道。”

“你还是好好想想吧,你的实力雄厚,身体那么多阴气,在聚灵阵里,一时半会吸不完。”

“我求求你,放了我,我真不知道,那次屠城后,确实有个和尚出现过,他好厉害,一招就杀了我们几千只鬼,从那以后,本城没听说过和尚什么的。”他接着道:“和尚,本城倒是有一个,他是我知道的惟一一个光头。”

“谁?”我顿时来了兴趣。

“鬼医!”

“你觉得你逗我玩很好玩是吧?”

“我发誓,是真的,真只有他一个和尚,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出名后大家才知道他,他救死扶伤,医术精湛,菩萨心肠。”

我听了后皱眉,跟踪他的时候,就忘了进去医馆看一眼。

我一脚把他猪头,踢进聚灵阵的另一角。

“你,你这死骗子,做鬼还骗鬼。”

“老子是人,当然要骗鬼。。。”

“你,你是人?”

“嘿嘿,当然!”

他看了看聚灵阵,看到黑龙,瞪大眼睛,一脸吃惊看着我道:“原来最近传闻的那人,就是你?”

“你总算知道了,可惜,太迟了!”

“人不要脸,鬼都投降!”他怒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现在不就是鬼吗?也没把我怎么样啊。你坏事做尽,做人都没机会了,好好享受最后时光吧。”

我去到医馆,很多鬼正在排队。

的确,这是个和尚,见人就微笑,和蔼可亲的和尚。

他五官端正,长相斯文,白白净净,谈吐温和。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我凝视着他,问道:“请问医师,您贵姓?”

“小僧法号玄清,他们叫我鬼医。”

我心中猛地一惊。玄清?不正是我要找的人吗?他怎么在这做了鬼医?得道高僧圆寂后,灵魂不是直接去西方极乐世界吗?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你记得你的生前事吗?”

“生前事?”他一愣,皱眉道:“出家人,六根清净,四大皆空,生前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点也想不起来吗?”

他又一愣。

“想不起来,更何况,我想那些做什么?我在这救死扶伤,我觉得我现在过得很好。”

“……”我一阵无语,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是不是多疑鬼?我可以施法,帮你治好你的多疑症。”

他无论言行举止,干净的气质,处事态度都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我怀疑他得了失忆症,只能说我是失忆鬼,留在医馆,不断向他提起生前的片段,看能不能让他想起生前的片段。

据我对佛教的了解,修佛得到的人,灵魂很强大,绝不会轻易失忆。

是不是某段记忆被封印了。

我向他提起锁魂塔,降魔杵,甚至和他说生前的大战,他都想不起来。

晚上我和他睡在一房间,他和我说,他会在梦中会看到某种片段,在一个封闭的断头台,另一个他被绑在断头台,被人不停地砍头,每天都在砍,晚上头会长到脖子上,第二天接着砍,五百多年,周而复始,好痛苦。

另一个片段,他跪在佛像前,一直在哭,一直在忏悔。已经跪了五百多年。

我猛然一惊,这玄清,是不是觉得自己罪孽太重,死后,把自己三魂七魄分散了?

一般的人死后,三魂七魄要是分散了,他就会消失。

但是玄清不一样,他是得道高僧,灵魂强度不是一般的强。更何况,当年,城主在他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法力之高,令人无法想象,白衫青年都感叹说,玄清的善良,害死了他自己。

玄清是主动放弃抵抗,一心求死,等他想出手时,已经受了重伤。

三魂七魄分散,那气魄在哪?

我正在发愣,好半天回过神,看到玄清也在发呆。

“你在想什么?”

“我突然想起佛教四大典故之一,《千年等待》,佛教四大经典故事之一《千年等待》。我愿化身为青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此女子从桥上走过。这里的鬼,等待太长时间了。我悟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他们到底在等什么?”

我却是瞳孔一缩。

“你怎么突然想起《千年等待》这个典故的?”

“我也不知道,当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典故。”

我一愣,出家人,讲究一切随缘。玄清绝不会把一个故事牢记在心,是不是爱上了谁?当初大战时,他反应那么反常,会不会是他杀掉的鬼物中,有他喜欢的女子?

我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个玄清不完整。

如果真是那样,他会把七魄藏在某座桥下。

找不到完整的玄清,就找不到舍利子,或者锁魂之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