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张铁胆妹妹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65字
  • 2022-06-07 18:22:38

第8章 张铁胆妹妹

张铁胆一愣,怒道:“你少危言耸听,你道爷我可不是好糊弄的。”

“你专精降妖除魔,可我是麻衣相士,比你精太多了,看一个人最直接的,就是看相。”

“那你看看我会怎么样?”张铁胆心中打起小鼓。

“你有没有老婆,或者妻儿?”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是道士,哪来的妻儿?倒是有个妹妹。你从我脸上看出什么了吗?”

“你印堂左上角有颗痣,克亲人,你左颧骨青灰色,右脸上,人中穴和右眼角九十度直角交叉处,有颗红痣,有人自尽。”

“胡说八道,你丫的也不看看你是谁,算面相算到我头上来了。”

见张铁胆被自己糊得一愣一愣的,我努力憋住没笑。

张铁胆原本是那种一本正经的人物,现在被人当猴耍,气的吹胡子瞪眼,那模样,像是想好好修理我一顿时。当我报出爷爷的名字后,张铁胆这才放弃这个念头。

原来这张铁胆从小梦想做道士,他拜了很多师傅,因为为人比较耿直,道法没学会多少,一位师傅在临死前,送他一把压箱底的断剑,凭着一身高强武艺,专斩妖。

嗅觉异常敏锐,难怪能感应到我身上的罡气。这也提醒我,以后要一定注意收敛气息。

两人一聊天才知道,原来他去过乡下我老家,得知我来兰州城后,一直在杨家周围转,只为找到我。赵半仙当年对他有恩,他来蹲点找我报恩来了,顺便警告杨家。

两人一合计,稍微推理就知道,问题都出在杨家那狐狸身上,既然斩杀了狐狸,那邪祟肯定去祸害张铁胆家人去了。

当两人赶往张铁胆家时,他妹妹果然出事。

那女的直挺挺地躺在家门口,身体都僵直了,早已失去温度。

张铁胆一屁股坐地上,一把鼻子一把眼泪道:“妹妹啊,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就想不开,手机聊天把你喜欢的人摇跑了,那人渣跑了就跑了,你怎么会因为感情,殉情自杀呢?”

我眉头紧皱,见他哭得伤心,安慰道:“我看你妹妹的死相,不像是殉情自杀。”

“你滚一边去,你是不是看相看上瘾了?死人也不放过?”

“你个牛鼻子,被气傻了吧?殉情的人应该是绝望,或者怨恨的表情,你妹妹表情那么惊恐,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凭我的直觉,从坟地狐狸出现开始,再到杨家狐狸闹事,后面应该都和什么人扯上关系,她妹妹的死,应该和他斩杀狐狸有关系。

什么人如此强大,能控制狐狸帮他做事,我想找他妹妹,当面问清楚。

老道士半天才反应过来。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唯一的方法,是你亲自去问问你妹妹。”

“你丫的,你去问问给我看看?”

“我还真能问,人虽死了,但是可以借尸还魂!”

张铁胆这才想到,眼前人可是风水界传说人物‘赵半仙’的孙子,那‘赵半仙’和许人物?

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孙子会一些非常手段也不一定。

“怎么还魂?”

“人体有原始密码,女七男八,婴儿在母体里,最少经历三十六个七才会成型。女人二七天癸至,七七天癸行,男人二八天癸至,七八天癸行。死后成为灵魂,也就是佛家讲的中阴体,以七为基数,念头一动就飞走,三魂七魄游荡在外,等你妹妹头七,阴兵捉住她,押解她回阴曹地府时,会在她生的地方看一眼,再去断气的地方看一眼,最后看亲人一眼,我们趁机抢生魂,让她还魂。”

“你胆子贼肥,不愧是‘赵半仙’的孙子。”

张铁胆家是老房子,男左女右,我在右边中柱下,洒满筛好的碳灰粉,还有灶房里,满地碳灰粉。

把尸体用道家秘法保存,以免尸臭或者腐烂。为了保险起见,送到了停尸房冰冻起来。

算好头七回魂夜那天,再把尸体拿回来,放在大堂的棺材里,棺材前面点上长明灯。

在祭台前,放着三个碗,每个碗里放一个煮熟剥好皮的鸡胆。

这种横死的人怨气重,但不是大凶大恶之徒,前来捉拿她的,基本都是一两个阴兵。

凉风阵阵,入夜心慌慌。

张铁胆和我两人用锅底灰抹在全身,这样阴差不会发现。

我还是不放心,手蹑法指,念动咒语:“藏身藏身真藏身,藏在天上紫红云,风来随风,雨来随雨,吾有三魂七魄无处藏,通明殿下云藏身,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双手在两人身上不断画符,念了藏身咒,贴了隐身符!

这东西对人不怎么灵光,对鬼物百试百灵!可面对的是鬼差,普通隐身咒根本没用,只有藏身咒能把三魂七魄都藏起来。

但是这种法术一般人不敢乱用,怕用不好被反噬,魂魄藏在不知道的地方,就连自己也找不回来,那就麻烦了。

准备好一切后,两人躲在角落,蹲在地上眼睛不眨地盯着柱子看。

等待,是无奈的,尤其是在黑漆漆的地方,等待这种古怪东西。

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我也开始按耐不住。

张铁胆负责长明灯,他用手挡住风,生怕被吹灭了。

一阵冷风无声无息地出现,吹得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是一种冷彻骨子一般的寒冷。

长明灯差点熄灭,张铁胆用手小心护住灯芯,我戳了戳他。

他不解地望去,我示意他别出声,再指了指他身后。

两人回头望去,只见身后什么也没有,地上却出现三叉脚印,像是鸡的脚印,随着第二个脚印,第三个……

不难看出,有什么东西正向两人走来。

两人捂着嘴,对视一眼,才用长明灯油抹眼睛。

只见两个穿着桑布麻衣,青目獠牙的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在他们的手中,分别拉着一根铁链。

两人顺着铁链望去,大跌眼镜,铁链尽头栓的不是他妹妹,而是,一只老母鸡。

“我妹妹呢?”张铁胆情急之下,出声问道。

我忙一把捂住他的嘴,指了指那只鸡。

两个鬼差像是发现不对,目露青光,木讷地回头,检查四周!

两人大气不敢出,慌忙屏住呼吸。

张铁胆直勾勾看着那只母鸡,那只母鸡也直勾勾看着他,难以想象,几天前还活蹦乱跳的妹妹,现在竟然变成一只鸡。

心理阴影面积有点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