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捆猪绳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53字
  • 2022-06-07 18:22:38

第79章 捆猪绳

跟踪了三天,都无法接近他,这只赌鬼这三天可没少干坏事,一条街上,所有女鬼都被他睡了一遍,那些鬼也被他拳打脚踢,敢怒不敢言。

把生前做混子的光荣事迹,全干了一遍。简直就是这个片区一大害虫。

他实力摆在那,连风水师的我,都忌惮他,更别说那些鬼。

这让我明白,无论是人是鬼,永远是拳头大的人说了算。

这种人生前坏事做尽,死后依然横行。真是应验了那句话,好人活不久,坏人乐逍遥。

以前之所以横行,是因为没遇到我这种人,看他丑恶嘴脸,我想拿他脑袋开瓢。

我很明白,想要进接他,只能混入他们的圈子。

我在跟踪赌鬼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城门旁边,挂着一条绳索,旁边贴着告示。

说这是捆猪绳,由本城法力最高的城主制成,只要用绳子套住鬼,马上就会变成一头猪,实力也被束缚住。

告示还说,本城的鬼,不能自相残杀,一旦发现,就用这条绳索拴住鬼,拉去杀猪匠那里,用杀猪刀砍头。

那杀猪刀也是法器,杀气太重,一旦砍头,很难修复。

我把捆猪绳拿下来,去找那赌鬼,他们几只鬼,正坐在大街上聊天,这赌鬼道:“老子三天不赌,浑身不舒服。来来来,赌一局。”

一听他说想赌,周围的鬼,如鸟兽散尽。

我暗道好机会,于是走过去,边走边道:“吗的,老子张山在城北名声太臭,没人和我赌钱我想得通,想不到这城南转了几天,都没人和我赌钱,赌博这么过瘾的事,竟然没人愿意玩,难道这里全是特码傻子吗?”

赌鬼一听,拍桌子道:“小子,我注意你好久了,你在这瞎晃悠,原来是城北跑来的赌鬼啊,来城南做什么?想找人赌一局啊,来来来,我两赌一局。”

原来他也注意到我了,这鬼真不简单。

“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听说你好赌,很想和你赌一局,但我跟踪你,观察你两三天,你名声不好,会耍赖,我不和你赌。”

他怒道:“呸,谁特码说老子名声不好的?我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我讥笑道:“切,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打听过了,这条街你的名声最臭,0你这些鬼话,拿去骗人还行,骗鬼你还嫩了点。”

“来来来,你们来作证,我要是耍赖,拉我到赌场,用断头刀砍头。”

听他这么一说,旁边的鬼都围上来凑热闹,拍着胸口保证,说帮忙作证。

见这些鬼上了我的套,我心中好笑,还是鬼好骗!

他刚想拿出骰子道:“我们玩大小,三局两胜算赢,赢的一方,可以提要求,输的一方必须办到。”

说完用一个小碗,罩住骰子,我不让他摇,让旁边作证的来摇。

摇好了骰子,我默默运起先天罡气,一眨眼瞬间开天目看了一眼,又迅速退去。

庄家问:“买大买小?”

“等等!”他道:“我刚才看到你眼冒金光,怎么回事?”

“放P,你实力比我厉害,你眼睛会冒金光吗?我看你一说到赌,眼睛都快冒绿光了,你这是成心捣乱,还玩不玩?”

一句话让他说不出话,庄家也叫他别捣乱。

我顺理成章地赢了他,他输光了身上的阴晶石,问我想要什么。

我拿出捆猪绳,他瞬间明白我想干什么,脸都吓黑了,我不说话,把捆猪绳丢给刚才拍胸口作证的人。

几只老鬼上去,把他按住,捆猪绳拴住脖子,他变成一头大肥猪。

几只鬼一脸严肃,陪我押送这赌鬼去杀猪匠店铺。

他们脸上都憋着笑,不难猜出,平时没少被赌鬼欺负,实力碾压,他们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放心中。

现在见赌鬼在我手里吃了亏,他们心中很爽。

我把它拉到杀猪匠店铺,几只老鬼帮助我,集体杀了一会猪。

猪头落地后,我拿了捆猪绳,他变成了原来的模样,只是脑袋怎么也接不上去。

无头尸提着脑袋,在街上行走,看上去有点渗人,但这些路人都见怪不怪,因为整个城的人都是鬼,他不理我们,自顾自走了。

我想跟去,被几只老鬼拉住我,说要我去喝一杯,庆祝赌鬼被砍头。

好奇他去哪里,那些老鬼告诉我说,他去城东找鬼医接头去了。

他们的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是用什么脏东西变出来的,我没敢喝,婉言拒绝。

本来赌鬼被砍了头,实力大减,我想跟去动手做了他,只可惜,让它溜走了。

找不到那赌鬼,到处在贴告示,说有人闯入锁鬼界,一对对的阴兵,全副武装在大街上来回巡逻。

这些阴兵是找我的,我不能老呆在那里,怕引起怀疑,只能在他家附近放一个小纸人等他。

路上又放倒几只小鬼,带回聚灵阵,有了捆猪绳,我捉鬼太方便了,只要用绳子套住脖子,对方马上变成一头猪。

我开始喜欢这法器了,不过,这是实力最高的城主炼制的,并非真正的法器,要是能得到这种绳子的炼制方法就好了。

黑火只长大到大碗口粗细,我只能打坐运行大小周天。

直到小纸人飞回来,告诉我赌鬼回来了,我又去找赌鬼。

他摸着后脖子,摇头晃脑,估计接上去的头有点不舒服,正在街上走来走去。

看到我后,远远就道:“我找你半天了,我不服,来,我们再赌一局。”

一听他要和我赌钱,上次作证的几只老鬼,满脸欢喜地跑上来,拍着胸口说作证,绝对公正。

毫无疑问,他又输了,他耍赖说不服,一共堵了九局,九局都是输。

我拍着胸口大笑道:“哈哈哈,老子好赌成性,以前不管走到哪,都是孔夫子搬家,全是‘书’输,输光了所有,今天遇到你这倒霉鬼,终于赢了,真特娘的解气,只可惜,赢的不是钱,你快点老实趴下,乖乖让老子拴住脖子,爷带你削脑袋去。”

他的鬼脸,绿了又黑,黑了又白。

从他的表情上看,不难想象那种砍头的感觉,很痛苦。

事情到这份上,就算我允许他耍赖,旁边的人都不允许,几只老鬼哈哈大笑着,帮忙按住他,我把捆猪绳套在他脖子上,带他去削脑袋。

砍下猪头,我才让他变回来。这次我拒绝了几只老鬼的邀请,远远跟着他去找鬼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