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修炼功法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10字
  • 2022-06-07 18:22:38

第77章 修炼功法

我跑到井口附近,气喘如牛,他追着我像喘不过气来一样。

我是真喘不过气,但是,他哪里需要空气?

他皱眉道:“奇怪,你怎么有一股人气?”

“我是新鬼。”

“这里封闭了好多年,城主想出都出不去,会有新鬼?奇怪!”

“其实,我说我是人,你信不信!”

“你不要吓我,我真的好害怕。”

“我不是吓你,我真的是人。”

“你……”他闻了闻我身上,猛然往后跳出一米多,惊恐地看着我道:“本城到处在传闻,说五百多年,第一次有人进来这里,传说还是个风水师,三清铃铛打扰了这里的安宁,难道真是你?”

我就猜到,我进来锁鬼界的消息,会在这传开,听他这么一说,果然如此。

那就代表,有厉害的鬼在找我,如果发现我在这,那我真会死无葬身之地,此小鬼不能留,必须死!

“没错,那银铃铛就是我带进来的。”

“妈呀,有人啊!”他刚想跑,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一剑把他刺成透心凉。

他惨叫声都没发出,化作一股阴气,刚想散开逃跑,我用准备好的葫芦,收了他。

我的目的不是杀他,而是捉住他,所以我没用罡气。

用五行旗做了结界,就地打坐,试试看能不能吸收阴气。

试了半天,我失望了,因为无法直接吸收阴气。

对于阴修来说,我还是初窥期,严格说来我连初窥期也算不上。

试了半天还是徒劳无功,我终于明白,人鬼殊途,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能直接吸收阴气?正当我无计可施时,我觉察到了肩膀上的纹身动了动,这是小黑龙在不安躁动。

我召唤出小黑龙,它还和以前一样,只有巴掌大小。

“黑火,你为什么躁动不安?”

小黑龙告诉我,由于改造体质的缘故,这段时间它一直在沉睡,

之所以躁动,是因为它闻到了精纯的阴气,小黑龙是原本就是阴蛇,靠吸收阴气为蛟龙,接受龙息之后,彻底改造了体质。

人不能直接吸收阴气,但是龙可以。

龙是神圣的生物,它的气息,人体是可以接受的。我大胆试想,可不可以让他吸收阴气,再转换给我。

一听我说,黑火明显不愿意。这很正常,就算是一只修炼的畜生,想要它让出自己的苦苦修来的能量,它都不愿意,更别说是灵智更高的龙。

这小黑原本就是刘彤圈养的,什么样的人,养出什么样的宠物。

刘彤性格暴躁,高傲冷酷,她养出的小黑,也桀骜不驯。

我好一番威逼利诱,小黑总算是勉强同意了。

我把那只胆小鬼放出来,几灵符打晕,镇住后,任由小黑龙吸食。

这些鬼阴气太重,加上长期的成长,已经成了真正的鬼,他们已经习惯现在的状态,连阴司都不收,佛门也不愿意度化,风水师们更不愿意度化他们,出力不讨好。

要是假以时日,出口撕裂,他们放到人间,又是一大祸害。

吸了他们的阴气,减少他们的戾气和实力,然后把他们收进葫芦里,找时间度化他们,或者放回阴司,让阴司来管教。

当然,那些不听话的,唯有杀之,消失在天地间,是他们最好的归宿,所以我也没有任何负罪感。

小黑估计是因为体形太小的缘故,阴气吸食得太慢,根本满足不了我的要求。

我打算学刘彤一样,布下一个聚灵阵,把黑火放在最中间,然后去抓很多鬼来,放在四周,所有阴气都集中在中央的小黑身上。

没多久就布好阵法,打坐运功,静静等待小黑吸收阴气。

但等了好久,小黑吸收速度,实在太慢了。好不容易等到胆小鬼被吸得只剩下虚影,虚弱无比,小黑却只是长大一点点。

速度令我好失望!我收了胆小鬼之前,打算问点有用的信息出来。

我问他知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和尚,舍利子或者传说中的克鬼神物,哪知一问三不知。

这也不怪他,他只是微不足道的寻常小鬼而已,不知道很正常,我也没难为他,直接收了。

不过在收他之前,他跪在我面前苦苦求饶,说这里有个脸上写着‘囚犯’的‘囚’字的鬼,经常去城里的赌场混迹,他可能知道的比较多。

原来鬼也会赌钱,这又刷新了我的认知。

不过我想到,鬼也是人变的,也有七情六欲,有赌场并不奇怪,也就释然了。

想要打听消息,赌场确实是好去处,那地方鱼龙混杂,什么样的鬼都会去。

说不定知道一些小道消息也不一定。

我走出阵外,打算再去弄几个落单的小鬼进来,让小黑多吸点阴气,长大速度快一点。

我小心翼翼潜行,就看见一个女人,在偏僻的地方游荡。

这鬼很反常,不管是人是鬼,但凡女的,都不会选择阴暗偏僻的地方独行。

我悄悄跟了她好久,发现她在偷东西,原来是个小偷,还会不断变换相貌。

偷完东西出来,马上变成另一只鬼的样子。我知道,这是欲色鬼,生前就是站街的,通过不正当的交易得到钱财,死后就能随意变换相貌,就算投胎,来生还是戏子或者J女,除非得道高僧或者道士,帮她念经超度,放下执念,才能逆天改命。

她刚走没多久,就遇到一个双眼放光的男的,这男的一身戾气,横眉竖目的,一看就知道是色鬼,而且,他脸上就有个‘囚犯’的‘囚’字,看来生前没少做坏事。

他专门来这里,估计是瞅准了,要来欺负这女鬼,他上去揪住女鬼的头发,一阵拳打脚踢,女鬼不敢反抗,跪在他面前,任由他摆布。

两鬼一番纠缠后,在树林里抱着吸,我趁其不备,上去打了那色鬼闷棍,然后收进葫芦。

至于那女鬼,吓得跪在我面前,我觉得挺可怜的,没打算把她怎么样。

带回赌鬼一番逼供,他也不知道我想找的东西,但是他又说,本地一个混混头子,脸上写着‘囚犯’的‘犯’字,他可能知道的更多。

此鬼生前就好赌成性,死后更是变本加厉,只要看得见的东西,都想拿来赌。

甚至连说话做事,都是以‘赌博’为中心。他管着城边这一代的所有大小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