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玄清高僧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84字
  • 2022-06-07 18:22:38

第72章 玄清高僧

第二天,玄清便在大街上开坛做法,为上万冤魂念经超度。

可是这里依旧是白天无人,晚上鬼城,谁也不理玄清,仿佛一直都是局外人。

一直持续了十多天,还没有任何成效,一只鬼都没有成功度化。这些鬼戾气太重,根本无法度化。

玄清是得道高僧,有一颗菩萨心肠,他坚信,只要自己够执着,就一定能度化这些鬼,他顽强地在原地敲木鱼念经。

起初,还有农民为他送吃的,直到二十多天后,依然没有任何进展,本城的人,以为他是骗子,便不再给他送吃的。

僧人,吃的是百家饭,你不给他吃得,他不会强求。

到底四十九天时,玄清饿得皮包骨头,依然没有度化一只鬼。

玄清一生自信,然而,此时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他有气无力,抱坐在地,仰头看着苍天,强撑着最后一口,念叨:“苍天啊,你告诉我,何为道?何为佛?何为善念?”

也许是他的执着,竟然引动天象,一口刻着密密麻麻铭文的铜棺,从红衣坟缓缓升起,从棺椁中,出来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

她笑着对玄清道:“小和尚,求神,不如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帮你收了这些阴魂。”

玄清当然能看出这女子并非人类,而且是道行高深的女鬼。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鬼无法度化,原来是有这鬼王在这。

“孽障,人鬼殊途,你不去转世投胎,在人间作祟,佛曰: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你现在种下的因,将来的果,你可曾想过?”

“哈哈。”红衣女笑道:“你是不是吃斋念佛念傻了?你也不看看,周围什么格局?能转世投胎,我干嘛在这一躺就这么多年?”

玄清看了一眼四周,不知所以,他并不知道这里是天道斩龙。

“实话告诉你,这是天罚,斩龙局!你心里只有善念,你可曾问过苍天,它有没有善念?”红衣眼里,全是讽刺。

小和尚如梦初醒,颓废坐在地上,看着苍天道:“上苍有好生之德,为何在此布下屠城之举?”

“我劝你赶紧离去,不要多管闲事,我不想杀你。”

“阿弥陀佛,佛渡世人,既然遇到了,我就不会走,一定要化解这场浩劫,将你伏法!”

“冥顽不灵,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和尚,管事管道我头上来了。”

“阿弥陀佛,我看你是这里最厉害的一个,只要降服了你,我就能度化他们。”

“降服我?就凭你?吃几天斋,念几天佛,就敢来教化我?”

“我劝你还是早点伏法吧。”

“你道行不底,我看你修了一辈子也没修明白,现在我来告诉你,何为道,我的主场,我就是道。强者就是道!你修的什么道?不如来快些死去,来跟我修鬼吧。”

红衣放肆大笑道:“既然你做不到度化他们,我做给你看!”

红衣隔空一指,红衣坟出现很多坟墓,上万厉鬼,排着队向着红衣坟走去。

然而,玄清却看得很清楚,这些人表面上是进去密密麻麻的坟墓,实则是,红衣却把这些魂魄都装进她的铜棺,吸收了他们的鬼气,让他们变成白痴,抹掉记忆,压缩为一个个小孩,这些小孩能量更精纯,更厉害。

这是在造鬼!

红衣如一方鬼母,号令万鬼,掌握他们的生死。

玄清身为慈悲的出家人,怎么会允许这种事在自己眼前发生。

他宁愿自己杀掉这些鬼,哪怕自己背负一身阴债罪恶,下十八层地狱,也绝不能让这些鬼为祸人间。

于是,玄清拿出锁魂塔,坐在原地,双手合十,念了一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整个人发出耀眼金光。

一时间,佛光万丈,锁魂塔肆虐当场,金光过处,所有厉鬼消失殆尽。

他丢出法器降魔杵,被红衣在空中打飞。

两人的修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玄清不是红衣的对手。

红衣也发狠,加快造鬼的速度,随着那些原住民魂魄的消失,厉害小鬼的不断出生,向着玄清冲去。

玄清杀红了眼,一个个佛门金色符号,从他身上飞出去,符号所过之处,都是屠戮。

成千上万的厉鬼,在佛光下魂飞魄散,没了转世投胎的机会,也没成为红衣作恶的养料,在世间再无半点痕迹。

他本身就又饿又累,杀了三天三夜,身心疲惫,心力交瘁。

他渐渐发现,随着他的不断杀戮,新出生的小鬼越来越厉害,怨念越来越重。

有的小鬼看到自己爷爷奶奶,家人全被玄清杀害,不用进铜棺,戾气就已经比新生的小鬼还重。

红衣讽刺笑道:“你口口声声说,佛法无边,普度众生,现在你杀了这么多鬼,难道他们以前活着时,就不是人吗?他们在你的佛光下,魂飞魄散,从此消失在天地间。你的慈悲心肠哪去了?你修得什么佛,念的什么经?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玄清一生修行,蚂蚁都没踩死过,现在一下子发狠,杀了这么多鬼祟,一时间心中无比惭愧,竟然哭了。

他哭着笑问苍天,他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身体极度虚弱,自己所做又是不义之举,他双手合十,放弃抵抗。

那些小鬼冲上去,抱着玄清撕咬。纵使玄清有通天修为,但是他放弃抵抗,没人能救得了他。

他跪在地上,跪天跪地跪神灵。

“佛祖为了众生芸芸,曾割肉喂鹰,如果我的死,能化解这场浩劫,那我宁愿受万鬼撕咬,受尽折磨而死。”

“你装什么大义?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和尚,天天吃斋念佛,口口声声慈悲为怀,你们杀起鬼来,却心狠手辣!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能说到做到。”

红衣说完,下令每个小鬼只能咬一口,不能将他咬死。

上万小鬼,一窝蜂冲上去,玄清咬紧牙关,忍受着无边痛苦,看着上苍。

突然,乌云背后,一只眼睛悄悄出现。

那是一只很大的眼睛,就像十七的残月一般,俯视芸芸众生。

这是天眼!

天眼给了他自信,也给了他希望。

“弟子原姓付,字宇轩,出家修行,道号玄清,一生修行,叩谢诸天神佛,无心卷入天罚,引来浩劫,弟子只求一死,还望满天神佛开眼,还给龙城太平,盛世永昌。”

天地间,除了钻心的痛楚,和天上的那只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玄清以为自己感动了上苍,平息这场浩劫有望,于是在地上不断磕头,他以为,上苍会出手。

可即便是磕破了额头,除了小鬼不断撕咬,身上的血肉不断减少,其他什么也没改变。

玄清意识开始模糊,强撑着抬头看向天上那只眼睛,它却像一个旁观者,任凭他血肉模糊,就是无动于衷。

天若有情天亦老!

“弟子玄清,叩谢佛祖,叩谢神灵,求求上苍出手,给百姓一个太平人间。”

然而,那只眼睛还是一动不动,就像景观物一样,一动不动挂在天边。

玄清开始怀疑,那只眼睛是不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某个生物的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