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刘彤的怒火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78字
  • 2022-06-07 18:22:38

第69章 刘彤的怒火

“是啊,刘彤不但漂亮,而且修为奇高,家族背景强的离谱,如果能把她征服,以后我们李家,将把多少大家族踩在脚下。”

想到刘彤的妙曼身材,李丁差点流口水,双眼放光道:“爷爷,我等不及了,刘彤就算实力再高,也撑不过今晚,现在情蛊药性差不多该发作了,爷爷我去了。”

李丁站起来就想走,李元清怒道:“站住。”

“怎么了爷爷?”

“孙儿,你别着急,先听我说。”李元清老神在在道:“这刘彤是控尸高手,修为奇高,如果我没猜错,她恐怕到了天元境初期,前不久和她谈话时,我看见她肩膀的‘守宫砂’还在。”

守宫砂,大体产于秦朝时期的方术,用朱砂喂养壁虎,从小喂养,大体喂养七斤左右,壁虎全身都是红色。

把它捣碎,点在女子白皙的皮肤上,这个红点无法去除,只要一行房事,才会消失。

但凡大一点的家族,怕子女名声不好,毁坏家族的名声,都会保留这种方法,给子女点守宫砂。

“什么?竟然还是没被男人碰过的干净的女人?”李丁兴奋得猛一拍桌子,站起来笑道:“哈哈,娘滴,我这次捡到宝了,抱得美人归,名利双收。这段时间我为了杨婷被那废物抢走这事,吃不好睡不好,恨得牙痒痒。想不到上天待我不薄,竟然让我遇到刘彤这种极品,和她一比,杨婷什么都不是,哈哈哈!”

“咳咳,孙儿啊,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李元清好像还有话要说。

“爷爷,我不该高兴吗?”李丁兴奋地喝了一口酒。

“刘彤是很好没错,以前任由你胡来,但这次必须听我的,刘彤让给我。”

“噗哧!”李丁一口酒当场喷,呛得眼泪直流。

“爷爷,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李丁一脸懵比。

见李丁一脸不信看着他,李元清嘴角憋着笑,但他沉浮极深,没笑出来。

“你先听我说,九阴门不轻易让子女出来走动,尤其是女子,她们这一派,只要和人同床,多多少少会提升男方的修为,就算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人,和她上床,都会变成高手。”

李丁一听,抢着道:“我修为不行,爷爷你是知道,把刘彤给我,我和她上床,提升我的修为,不是很好吗?”

“你要是没有丝毫修为还好,错就错在你修为不行。”

“什么意思?”

“你不专心修炼,刘彤修炼的是阴柔的功夫,两成功力度给你,真气在你体内乱窜,你控制不住,反而会把你害死。而且刘彤是极阴之体,功夫更精纯,你绝对受不了。”

李丁心里骂他爷爷,但是不敢说出来。

李元清看在眼里,笑道:“家族这么有钱,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再漂亮的女人,只要有钱,都能把她砸上床,你看,爷爷我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遇到九阴门的人,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修为一直停滞不前,要是得到刘彤的功力,有生之年能突破洞玄,甚至是天元境也有可能,你要体谅下爷爷。”

李丁黑着脸。

李元清接着道:“到时候爷爷修为厉害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都给你绑来,她杨婷算什么东西?刘彤又算什么?”

“好吧!”

看到这里,刘彤恨得牙痒痒,关掉电脑。

“蛇鼠一窝,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说完,又用枕头砸我,怒道:“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姑奶奶,我也是受害者啊,我被朋友坑了,拔了你几根毛而已,被你追杀得夹着尾巴逃命。”

“你还说!”她脸刷地一下红到脖子根,怒道:“再说半句,我启动九阴针。”

母老虎要发飙,我吓得闭嘴不敢说。

我只是好奇,她也会脸红。。。

就在这时,传来敲门声。

刘彤叫我藏在卧室,我躲在门缝偷看。

刘彤用尸气,将房间里多有鹅毛打扫干净,装作没事人一样,把爷孙两引进门。

爷孙两见刘彤很正常,对视一眼,各怀鬼胎。

刘彤倒酒招待两人,等两人喝下去之后,她直接问李丁:“李丁你这畜生,竟然给我吃下情蛊。”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李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脸茫然道:“什么是情蛊?”

“不承认没关系,我们说好的合作,你们竟然和我玩阴的,你们知道刚才给你们吃下去的是什么吗?”刘彤神秘一笑,爷孙两瞬间不淡定。

李元清脸上阴晴不定,笑道:“刘小姐,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谣言?你为什么说给你吃下情蛊?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够了!”刘彤邪笑道:“我九阴门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毒这一类的东西,你们做初一,我做十五,实话告诉你们,我给你们吃下的,是天下第一药,奇Y合欢散!”

我一听,顿时觉得脊背发凉。

这种药,一旦吃下,就像种马一样,只想交配,不分男女,见缝就钻。

有时候实在找不到发泄对象,连畜生也会拿来凑合。

李家爷孙两急得脸都煞白,直冒冷汗。

刘彤笑道:“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叫酒店赶走所有人,今晚这栋楼,除了我的房间,至剩下你们爷孙两,你们去做一对玻璃吧。”

爷孙两对视一眼,双方都一脸嫌弃,都觉得对方不是良配。

“刘小姐,这一定是误会,有话好说,为什么一来就给我们下毒?”

“住嘴!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性!”刘彤拿出两颗九阴针放在桌子上,再把玖龙棺拿出来,放在一旁。

“是想横着出去,还是想直着出去,自己选!”

见刘彤铁青着脸,满脸杀机,爷孙两不敢再多说,站起来自己离开。

这爷孙两,走出这道门,一定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见她背对着我,蹑手蹑脚走向门边,想偷溜。

这女魔头性情古怪,手段毒辣,修为奇高,要是一个不高兴,我的小命就有危险。

现在身上还有一根九阴针,随时随地有死亡的可能。

“想变成一团血雾的话,你接着走一步试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